• 確認
  • .
【圖輯】從居住權觀點看「瑠公圳人瑞迫遷案」
讓住民賴姐一直不能理解的事情是,為什麼建商在毫無接觸和好好來磋商之前,就直接吿上法院,使他們陷入迫遷的威脅中。而人權公約是怎麼談迫遷與合於人權保障的搬遷?
2019/06/02 | 破土 New Bloom
「待騰空的地上物」最後展覽:大觀社區的汙名、抵抗與哀悼
退輔會堅持在大觀事件上「無行政疏失」,並指責住戶「違占國有地」、「無居住正當性」。而大觀自救會屢屢在抗爭後,遭受網民謾罵(「違法」、「不理性」、「暴力」等)。但是大觀社區仍選擇抵抗,並創造例外的行動。
2019/05/20 | 讀者投書
大觀事件爭點釐清:居民能否訴諸「信賴保護原則」與「居住權」?
本文探討信賴保護、居住權等法律概念,是希望能藉此理解大觀事件的歷史脈絡,重新檢視雙方的主張。由於政府多年來對大觀社區的忽視與怠惰,也許才是導致整個迫遷事件的肇因。因此即使大觀居民最後仍需返還土地,卻也揭示了政府應落實居住權。
2019/05/17 | 讀者投書
讓受壓迫者共同發聲:大觀社區作為「抗爭-藝術」的實踐場
面臨迫遷的板橋大觀社區,就像是一個被世界遺棄的惡地,但是比地面上的任何一處都有人味。人們忙進忙出,是為了即將舉行的最後展覽「待騰空的地上物」進行佈展。他們希望讓活水注入意志消沈的社區,讓要塞高築的社區有對外交通的機會。
2019/03/08 | 精選轉載
【圖輯】「被國有地」之後:板橋大觀社區迫遷事件簡介&爭議釐清
「大觀社區」近日將遭到強制拆除,大觀的形成背景是什麼?這個「非列管眷村」為何成了「違建」?他們訴求的原地安置是想侵占土地所有權嗎?以下一一簡介。
2018/12/04 | 精選書摘
《永夜漂流》鍾文音推薦文:兩條孤獨線索各在北極圈與太空漂流,不絕望、不放棄
小說彷彿為孤獨重新給了新定義,孤獨者是強大者,能撐過孤獨的人,就是堅忍者,就是一心一意投入生命的人,因為一切的困難皆能視若無睹地活下去。如此才能走到黑暗的絕對人生旅程裡。
2018/10/07 | 精選書摘
《如何謀殺一座城市》:窮人和中產的需求被漠視,城市成為「成長機器」
貧窮社區被認為有潛力取得更高利潤,政治家與企業會努力改變社區的使用用途,藉此增加它的交換價值。而在一個不加限制、將房地產商品買賣的體系中,縉紳化只是合乎邏輯的正常結果。當經濟成長是首要目標,在追求土地增值的慾望下,窮人和中產階級的需求被漠視。
2018/10/07 | 精選書摘
《如何謀殺一座城市》:「縉紳化」與全球資本如何深入美國社區?
MIT的克雷教授曾提出縉紳化(Gentrification)的四階段,至今依然可被參考。但今日我們需要加上第五個階段,才能正確描述在紐約、舊金山這些地方發生的事。在全球化城市中的縉紳化,不再關乎個人,甚至不關乎在地開發商。而「縉紳化」又是如何被推動的?
讓居民被「隱形迫遷」的不平等住屋市場
社會住宅不斷淪為周遭居民嫌惡的「鄰避設施」,背後就代表居住不再是單純的使用價值,而是「資本累積」商品的強烈社會暗示,而勝出者往往是價高者得。這種經濟競標的生態,為住宅交易快速增值的同時,自然也將有限經濟能力的勞動階級推往邊陲,如同一種「隱形迫遷」。
嚴重缺乏公義的台灣社會,可否就把都市計畫廢除?
當政府無意願執行相對容易的土地使用管制時,又有何理由來執行土地徵收與市地重劃?若政府無意執行土地使用管制時,是否也能夠放這些多屬於社會弱勢的土地被徵收戶及被重劃戶一馬?
2018/08/05 | 讀者投書
你還記得居民擋拆的黎明幼兒園嗎?它又被盯上了
面對民間團體抗爭,官方常在媒體面前表示「正面態度」,但卻幾乎沒看到任何相應的補償措施,反將大把白花花的鈔票丟進選前的鎂光燈中,對受害的當事人而言,這恐怕是依靠財團的鈔票與居民的血淚點亮的台灣。
2018/07/22 | 李修慧
屏東拆遷事件:「同意書」到底寫了什麼,為何住戶簽了又說要「退回」?
影片經過剪接,下一段,是屏東縣政府公務處人員講電話的聲音:「可能要處理下去吧,楊宗原(住戶名字)他們不同意。」
2018/07/19 | 李修慧
從被罵「水準差」到被讚爆的「孤鳥」議員,什麼原因讓她出口「咬人」?
一名住戶表示,公勇路旁本來就有一塊台鐵的用地,可以直接蓋道路,但縣政府不用公有地,反而徵收民地作為道路。
2018/05/20 | 精選轉載
【圖輯】板橋大觀社區的歷史&迫遷事件始末
大觀社區早在土地移轉為國有前便有居民定居,其後更在當局長期默許下才得以發展成今日的規模。而在過去逾廿年裡,居民不斷尋求能夠繼續在大觀生活的方式,然而政府卻未拿出誠意與居民協調,甚至在未有使用社區土地的需要時便提起民事訴訟,要求居民遷離並繳交不當得利。
2018/04/02 | 李修慧
拉瓦克部落寧可面對怪手「強拆」,也不要一家人安置後被「拆散」
今日遭拆除的住戶,都曾在填寫「安置意向調查」時,被半哄半騙下簽署了一份「安置切結書」,當時高雄市政府人員告知住戶,「先簽切結書,反正簽了可以取消」,但後來高雄市政府就以切結書,要求住戶接受安置。
2018/02/24 | 李修慧
做過加工出口、吸過台塑廢氣,曾提供經濟勞動力的拉瓦克部落,現在成了「違建」
1990年代開始,拉瓦克居民依照法規中有關違建編釘門牌相關規定,申請門牌。高雄市政府也陸續發放門牌,並向部分的住戶收取地價稅。但1997年,拉瓦克部落卻被認定為違建。
假如有一天有人告訴你︰我要收回你的家了……
橫洲、新界東北的居民不少正面對如此狀況︰被迫遷離居住多年的地方,但政府卻不是另覓地方安置,而只是以60萬打發居民,或以為可以上公屋,可是都必須先符合資產審查。
假如有一天有人告訴你︰我要收回你的家了…
橫洲、新界東北的居民不少正面對如此狀況︰被迫遷離居住多年的地方,但政府卻不是另覓地方安置,而只是以60萬打發居民,或以為可以上公屋,可是都必須先符合資產審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