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無期徒刑的解方(七):校園犬、陪伴犬、監獄犬……多元送養仍待開發
2013年後,全國公立收容所每年的送養隻數皆可達五萬隻左右。不過有意願也有能力養狗的家庭總有漸趨飽和的一天,在零撲殺政策正式上路後,需要更多元的出養管道,減少狗狗待在收容所內的時間。
嘉義悶死狗事件後,中正大學師生協助開闢新送養管道
零安樂死不到三個月就要上路,許多缺乏資源的收容所正面臨極大壓力,但很慶幸在存亡危機之際,民間的資源能投入其中,給予新的能量幫助裡頭的動物。
動保政策是否落實?「世界流浪動物日」各縣市首長回報工作進度
站在第一線的縣市首長,是否如同選前一樣重視動保政策?施政又是否能深入了解地方需求,穩固零安樂的基礎?也許,正是個檢視各縣市首長施政成效的好時機。
若官方無法做到零撲殺,恢復安樂死政策,你同意嗎?
儘管多數民眾樂見實施零安樂死政策,但若未妥善進行飼主、繁殖業者、寵物業者等多方的源頭管理,將會衍生無數問題。
破獲非法繁殖場為何不「沒入犬隻」,而是「責付業者保管」?
犬隻施打晶片後「責付」業者「保管」的原因是什麼?為什麼不比照新北市成功寵物坊案,直接將犬隻沒入呢?
鬼島變狗島?戳破「零安樂死」的神話
小老百姓也常做白日夢,每年只要1%的國民(有23萬人)每人領養一頭流浪狗,不只能達成零安樂死,收容所裡的貓狗還不夠被領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