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8/05 | 精選書摘
《手機消費革命》:「手機沈浸效應」增加人們在擁擠地鐵上消費的可能性
隨著更多通勤族占據車廂,個別的私人空間與實際空間被入侵。這種空間制約所施加的行為限制,導致外在可做的事情減少。行為限制理論顯示,隨著越來越多人入侵私人實際空間,人們會調適性的轉往內心世界,過濾掉來自社會與實體環境的影響。在心理上為了應對這種空間損失,以及避免不小心大眼瞪小眼,大家會逃進自己的手機空間。
2018/04/19 | BabyHome
面對選校不知所措?六點建議幫助你和孩子討論更順利
除了面對琳琅滿目的校園選項不知從何著手。但更關鍵的卻在於,我們對於眼前看似熟悉的孩子,是否依然陌生?不要忘了,未來進入學校就讀的,可是孩子他自己。
一則預防過勞死的寓言故事,將成為台灣日常慣見之現實
通勤者若遇上尖峰,上班一個半小時、下班再另一個半小時,工作8小時;相當於每日有11小時時間無法運用,而1小時午休;相當於一日12小時貢獻給社會與公司,每日的人生,扣除理想值的每日睡滿8小時,也就只剩4小時。這樣的上班,倘若再上加「2小時而已」又會如何呢?官員憂心於勞動成本提升會造成中小企業的困境,但又有多少人認真思考:如此透過勞力密集、勞動成本低而工時長所創造的,將會是怎樣的社會未來?
2017/10/30 | 李修慧
雙北市將推2000元內公車、捷運吃到飽,「補貼業者」的經費從哪裡來?
未來若視月票購用情形修正推出「區段型月票」,根據民眾固定的出入站,給予不同程度的優惠。
2017/10/10 | 精選書摘
「不能坐」的韓國博愛座,讓我對老人們的善意歸零
如果看到有老人站在一般座位區,知道我的想法是什麼嗎? 我的想法是:「你怎麼不去站到博愛座旁邊?不是已經幫你們留了那麼多位子嗎?我們平常想坐都不能坐耶。」
2017/09/10 | 器研所
今天太潮濕了不適合騎單車?分析不想騎單車出門的四種原因
你平常上班的通勤方式是騎單車還是搭乘大眾運輸工具呢?影響你、讓你放棄騎腳踏車的因素到底是什麼?
2017/07/25 | 精選書摘
現今的通勤與物流運輸量,猶如一日之內同時建造古夫金字塔、胡佛水壩與帝國大廈
你可能沒想過每天早上買的咖啡、穿的襪子,下班後買回家的狗糧與洗衣精,必須耗費數千個工時,以及運用耗資數十億美金的科技與基礎設施,還得仰賴無數無名英雄盡心盡力去打包、裝載、運送與追蹤物流。林林總總加起來,我們每日真正的通勤路程大約超過三百萬英里。
2017/07/07 | 讀者投書
從國道eTag公開數據,分析為什麼「前20公里免費」應該取消
筆者假設,若取消高速公路前20公里免費,並且改為20公里均收取最低費率的一元,超過20公里的里程計費維持現狀,假設所有的用路人均願意接受,也就是說沒有人會因為這一元不上高速公路,則推估國道基金年收入至少可增加接近八億元。
共享都市空間:YouBike站點閒置車位再利用,能產生多大價值?
YouBike站點這些空間是否可能在停車之外,提供更多利用的可能性呢?這篇文章通過分析台北市YouBike使用動態,跟實地觀察,為我們提出YouBike站點的可能再利用方式。
2017/01/20 | Yulin
【圖輯】騎單車、走路是一種幸福,被公共運輸載是一種享受
中國社會認為「現代五子登科」就是:銀子、妻子、孩子、房子、車子。現代生活圓滿的想像,除了住所、就在擁有一台自己的車之上,有一台車,好像一切操之在我,但「以車為主」的城市卻無法帶來市民的生活更幸福,為什麼?
2016/12/19 | 精選書摘
一座超大綜合體育館 vs. 街區附近充滿小公園,哪個對居民健康較有幫助?
美國每一百個通勤或通學者裡,只有五個人搭大眾交通工具,三個人走路,至於騎自行車的只有一個人。如果走路或騎車這麼「爽」,為何選擇的人不多?為什麼保持健康基本的日行一萬步,大部分人完全做不到?
2016/12/19 | 精選書摘
我們的城市為何幸福感停滯?比起惡名昭彰的貧富差距,「社交貧血」更具腐蝕性
社交孤立有可能正是都市生活最可怕的環境風險——什麼噪音啦、污染啦,甚至擁擠啦,相較起來真的還好而已。我們跟家人或社區的關係愈緊密,感冒、心臟病發、中風、癌症與憂鬱症就愈不會找上門。
2016/12/12 | 精選書摘
獨學者不要吝嗇買書錢:在圖書館還書的剎那,得來的知識也會一併歸還
閱讀書本、畫重點線、思考,為了擴大思考範圍而參考其他書籍;有時花上一小時閱讀,有時也可能只趁五分鐘的空檔翻一下書──這便是獨學。
短工時減碳救地球 經濟學家推「週休第三日」
經濟學家指出,與其長時間缺乏效率的工作,不如擁抱短工時,「週休第三日」,不僅增加休閒時間,改善身心健康,還可能是拯救地球環境最簡單的辦法,甚至保障未來經濟,政府、政黨、智庫和社會運動者都應該認真考慮。
媽呀!我真的不想搭電車──關於東京通勤的大小事
電車對道地的東京人來說應該是一種矛盾的依戀,需要它卻又討厭它,除了某些情侶之外,應該沒甚麼人想認真地待在滿員電車中半秒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