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來自大學教學現場的反思:民主台灣所需的歷史教育?
在備課與教課的過程中,事實上,我常在思考的問題是:要如何講得有概念?要如何講得讓他們對歷史的思維方式感到興趣?要如何讓他們能正視每一個民族國家都所想遮掩的傲慢,從而可以更具備對人性的普遍理解能力?從而可以更有自信更具包容心地去面對這個世界的紛擾。
2018/06/14 | 顏正芳
國中小是性平戰場,大學西線無戰事?
「抗拒面對錯誤和改進」、「將學術自由當成是違法的遮羞布」、「缺乏能力和機制來發現教育內容違反法治」、「缺乏有效機制來協助老師提升性平觀念」、和「缺乏自我檢討的動機和能力」等五大疏失,如果未發生這些大學教育現場的違反性平事件,上述這些長年根植、存在的疏失,還真無法被看見。
人文學者適合擔任台大校長嗎?從美國頂尖名校的經驗回答
最近正值國立台灣大學校長遴選期間,在候選人名單中出現了三位人文社會科學的學者與一位女性,此乃前所未見。不過,馬上看到有些朋友的議論:「人文學者擔任校長行嗎?會不會有太理想化的問題?」本文整理美國頂尖大學名校校長背景與性別,並進一步比較之。
2016/02/29 | 共誌
沒有研究產出就是不事生產的魯蛇嗎?大學教師的告白:我仍將把「教學」進行到底
學術體制內的伙伴們都心知肚明,「教學」是無底洞,體制內獎勵的是出版與拿案子的持續性。換句話說,教學還是次等於研究的。而我想談一個問題:我們是如何年復一年地繼續大學教師這份工作?
2015/10/21 | Shih Yuan
課程精減將衝擊外語教學品質?政大校長:阿拉伯語沒比英文難,多預習即可
政大研究生學會表示,政大目前的問題是師生比例極度不平衡,國立大學平均師生比是1比18,但政大卻是1比23,顯見政大老師缺口之大。但學校卻反而以課程精實名義行節省經費之實。
2015/08/03 | 讀者投書
一個大學生對教學評量的反思:輕鬆給高分的教授,我們也該給高分嗎?
有時候,除了責怪學校形式化的程序,也該回頭思考我們能為自己的教育環境所做的改變吧!
2015/08/03 | 讀者投書
一個大學生對教學評量的反思:輕鬆給高分的教授,我們也該給高分嗎?
有時候,除了責怪學校形式化的程序,也該回頭思考我們能為自己的教育環境所做的改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