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7/05/26 | IAN討厭想標題

《無痛失戀》作為愛情的某種隱喻:抹得掉記憶,抹不去的百分百女孩

原來我們的愛情在真正解開心結之前,永遠只是在原地打轉。想要取得真正的幸福與愛的關鍵,永遠在我們自己的心中。這種薛西佛斯存在主義式的反諷,無止盡的受傷、絕望後的再次期待,也許可能是人生中最有美感,也最悲傷的事。

2017/05/26 | IAN討厭想標題

《王牌冤家》作為愛情的某種隱喻:抹得掉記憶,抹不去的百分百女孩

原來我們的愛情在真正解開心結之前,永遠只是在原地打轉。想要取得真正的幸福與愛的關鍵,永遠在我們自己的心中。這種薛西佛斯存在主義式的反諷,無止盡的受傷、絕望後的再次期待,也許可能是人生中最有美感,也最悲傷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