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牧民族

游居者(英語:nomad)或非定居民族指頻繁從一處移居到另一處、甚少定居於一地的族群,主要包括狩獵採集者(hunter-gatherer)和游牧者(nomadic pastoralist)兩類,但有時還包括提供手藝或經商的非定居民族(比如吉普賽人)等。 --來自 維基百科


最新文章

TNL+ 2022/07/31 | 余杰

「治癒不安」的李娟有如中國文壇的李子柒,替中共把新疆書寫得「歲月靜好」

在李娟唯美輕快的文字中,看不到統治她和統治新疆的共產政權的蛛絲馬跡——好像她和新疆人都生活在某種黃老之學「無為而治」的理想狀態之下,生活在權力的真空之中。但實際情形是,中共政權是這個星球上有史以來控制人民最嚴密的政權,新疆是中國專制政治表現得最為嚴酷的地方。

2022/07/01 | 精選書摘

《絲路上的帝國》引言:若不把中央歐亞各民族之間的關係包括在內,就無法理解歐亞史

歸根結底,這本書講述的是歐亞大陸範圍內的中央歐亞人和周邊民族的糾葛,直到後者的勝利,中央歐亞國家的毀滅,以及中央歐亞民族在最後關頭,在二十世紀末,奇蹟般地重生之前,所陷入的極端貧困和瀕臨滅絕的境地。

2022/04/14 | 精選書摘

《蒙古與伊斯蘭中國》導讀:超越族群認知的藩離、尋求文化理解的歸屬

蒙古族出身的人類學家楊海英留意到「伊斯蘭中國」這種獨特的文化構成,為了釐清這片土地上複雜的文化關係,他親自前往中國西北,走訪「伊斯蘭中國」的穆斯林族群,探索這片土地的文化內涵,呈現出蒙古與之密不可分的關聯性。

2022/04/14 | 精選書摘

《蒙古與伊斯蘭中國》:清代「西北穆斯林大叛亂」對蒙古人究竟代表著什麼意義?

楊海英透過梳理蒙古族的口述史與記錄,道出原只是漢、回間的亂事,被捲入其中的蒙古人其實是「受害者」。此書利用珍貴的口述資料,呈現了極為豐富的民族信仰精神。就是這獨特之處,才能察見少數民族是如何看待自身的歷史,完成這趟貼近民族心靈的旅程。

2022/01/29 | Louis Lo

【圖輯】土耳其「鬥駱駝」摔跤競技,夾在民俗傳統與動物保護之間的難題

駱駝文化和摔跤聯合會表示,這項傳統在安納托利亞開始的確切日期尚未確定;但普遍認為,這項傳統可以追溯到19世紀,主要存在於相互競爭的游牧部落之間。

2022/01/21 | 林泉忠

哈薩克動亂的重災區阿拉木圖,其「核心樞紐」地位源自唐朝史詩級民族保衛戰「怛羅斯之役」

對哈薩克民族精英而言,怛羅斯忽里勒台大會所代表的,是中亞民族國家建立的根基,同時也是建構中亞地緣板塊的基礎,是實現文藝復興與民族崛起的精神源泉與法統依據。

2021/10/17 | 黎蝸藤

對台灣的漢人而言,認識「民族英雄」岳飛更加重要

岳飛的貢獻還不只是在一時一地,放在更大的歷史框架下,意義更重要:由於岳飛和其他抗金將士的抵抗,把漢人被滅國的歷史往後推了150年,對確立「漢人民族」立下大功。

2021/09/26 | 精選書摘

《皇帝的家書》:繼承蒙古帝國的大清帝國,是漢滿蒙回藏五大種族的「共主邦聯」

透過康熙的親筆家書,不僅能得窺傳統漢字史料中極為難得的帝王情感與私人生活,更可以從中認識巔峰期的滿洲帝國與蒙古、西藏之間的複雜關係,甚至還能見到西方——遠道而來的耶穌會士的影響。

2021/08/22 | 楊俊業 博士

蒙古包文化巡禮(下):至今仍有三分之二蒙古人,住在800年前名為「氈屋」的蒙古包

根據《蒙古秘史》的記載,800年前生活在漠北草原上各民族的「氈屋」即是「蒙古包」,而800年後今日的蒙古國仍有超過三分之二的人口,依然居住在「蒙古包」並過著從未改變的遊牧生活。

2021/07/31 | 楊俊業 博士

「以天為幕、以地為蓆」,兼具生態科學與智慧巧思的蒙古包為何冬暖夏涼?

「蒙古包」的居住概念,巧妙地呈現出「天」、「地」、「人」三者的緊密連結關係,但其實「氈帳」的建築風格並非屬蒙古族的原創專利,而是包括匈奴、突厥、回紇及其他北方遊牧等民族的共同居住模式。

2020/11/26 | 家扶基金會

蒙古國棘手難解的矛盾:生育兩極化與貧窮的代間循環

整體環境的惡化不僅衝擊蒙古的傳統生育價值,也考驗政府的施政品質與社會環境的調適能力。在財政得以負擔的情況下,建立更臻健全的社福制度與社會安全網,無疑是蒙古政府在推行鼓勵民眾生育時所必須要兼顧的。

2020/09/23 | 精選書摘

《歷史學柑仔店1》:六馬浮雕的故事合起來宛如卷軸,舖陳出達也太王的建國史詩

在達也太王陵墓中的這六匹馬是選擇性的記憶,聚焦在他最自得的成就,代表他前半生的征戰。對此,研究悉尼卡中古歷史的學者Y.F. Liao說:「這六匹馬雖然不是虛構與想像的產物,但它其實是詮釋歷史、定位自我的工具,成為達也太王自我合理化的象徵。」

2020/09/03 | 精選書摘

《用地理看歷史》:對漢朝來說,占據河西走廊有哪三個作用?

漢朝在河西走廊設了四個郡,即武威、張掖、酒泉、敦煌。南北朝時期,張掖改名為甘州;隋朝的時候,酒泉改名為肅州。所以甘肅實際上是張掖和酒泉的合稱。河西走廊和隴右合起來就是古時的涼州。

2020/04/26 | 精選書摘

朱振宏《跬步集》:古代突厥民族「歷史意識」興起原因探析

突厥第二汗國建立時,突厥領袖們透過突厥人民共同的祖源記憶,以及藉由亡國的歷史教訓,凝聚出高度的民族認同。但我們要進一步追問,為何突厥民族會在第二汗國建國期間產生出強烈的民族認同感?

2019/10/07 | 精選書摘

《富國強兵》:對暴露在草原襲擊下的農民而言,花錢維持一支伊朗式的重騎兵相當值得

除了地理和社會經濟因素,武器系統的進一步變化也幫助界定遊牧部落和定居農民之間變化劇烈的平衡。這種武器變化儘管不如上文提到的那般影響深遠,但仍重要到足以改變西亞很多地方和歐洲大部分地區的社會結構模式。

2019/05/30 | 林九黎

《蒙古帝國的漫長遺緒》書評:為委屈受曲解的大汗獻上辯護

對台灣人而言,本書有助於擺脫舊認知的窠臼,同時也讓我們應當對自己的歷史記述有所警惕,威權政府時代對某些事物或歷史的負面評價,是不是經得起新近研究、史料的驗證?

2019/03/31 | 林九黎

《草原王權的誕生》書評:最後的匈奴人劉淵&西域恐怖份子班超

林俊雄在本書提及匈奴與中國的爭霸過程裡,不無感嘆說由於中國人打不贏騎馬游牧民,每每試圖以詐術的方式取勝,班超在西域的經營更加驗證了中國人是靠恐怖行動、金錢攻勢、詐術來控制西域諸國,可想而知,在這種環境下西域人對中國可說是深惡痛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