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勞

過勞(Overwork)指表示工作過度勞累、工作量太多或是工時太長的情形,也和工作者的工作量超過其能力有關,常會造成生理及心理的相關疾病。 --來自 維基百科


最新文章

2022/05/15 | 讀者投書

被壓榨的醫護覺得不如染疫被隔離,健保主導下的醫療體質根本玩不起!

綜觀全世界,疫情下多數的醫療人員都有心理壓力或是創傷,包括對工作的不確定性、覺得自己被榨乾、怕染疫、怕傳給家人、與上司的溝通問題等等,但這些問題,政府官員現在有看到嗎?有拿出相對應的補償辦法嗎?還是繼續把醫療人員當成奴隸在使用?

2022/03/23 | 方格子vocus

公車司機下車買便當很誇張?開罵前請先了解客運業的過勞與肥貓文化

你還會覺得司機買便當,是真可惡?還是其實有跡可循呢?想想今天如果休息時間,有正常的加班費,有正常的工作休息環境,符合安全衛生、符合法規勞基法......那這樣司機買東西就是貪吃了,但現實狀況真是如此嗎?

2022/02/16 | TNL 編輯

比利時勞工將能選擇每週工作4天,雇主要給出充分的理由才能拒絕

比利時勞動部長在記者會上指出,若員工要求縮短工作日數,雇主要給出充分的理由才能拒絕。不過,比利時的每週總工時還是維持和5天工作日一樣的38個小時,若改為每週工作4天,就得把38小時壓縮在4天完成。

2021/04/21 | 李秉芳

台灣記者面臨政府與老闆「雙重壓力」:長官點菜找碴縣市首長,直到取得業配

多數媒體的記者員額遭到再三裁減,如果有同事請假加上輪休,會出現「1個記者需要防守看顧1到2個縣市的新聞」、「1個人跟同1個集團下的2個不同電視台連線」等情況。

2021/02/04 | 李秉芳

我是新手想爬高山,該如何選擇商業登山團?

低價團省成本的最主要方式就是嚮導隊員比,還有嚮導自己開車。這兩個是削價的最主要來源,其他包餐炊煮保險什麼的大家成本其實差不多。 當然還有一種是剋扣嚮導薪水。

2021/01/21 |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

疫情與災害中的核電廠(上):基層工人過勞賣命,怒斥「 核電廠就是病毒溫床和糞坑」

艾索倫集團顯然視基層產業工人如草芥。當動員全美各地1400名工人於疫情中同時進入單一核電廠裝填燃料的情況接續在美國發生,我們必須質問:既非核災,核能集團為何非要犠牲產業基層工人?

2020/12/15 | 精選書摘

《站在邊緣之境》:「忙碌」是大家公認的美德,更是一種普遍存在的暴力

佛洛依頓伯格和同仁蓋爾・諾斯(Gail North)的研究顯示,過勞倦怠通常有一定的故事情節:我們覺得有必要全力投入工作以證明自己的價值。

2020/12/08 | 林柏勛

首都客運集團驗尿發現毒品反應,是故意用「四杯尿」轉移你的注意力

吸毒不對,但利用吸毒個案當作遮羞布,來掩蓋經年累月結構性的過勞血汗,來討好運輸集團巨獸,是比吸毒更恐怖的惡行。政治不難,用「四杯尿」轉移你的注意力而已。

2020/12/01 | 精選書摘

《倉鼠累了嗎?》:壓力連續運轉,會讓身體長期處在「戰或逃」模式中

置身在一種壓力連續運轉的警報之中,身體會持續不斷地產生壓力荷爾蒙,讓我們似乎身處在長期的戰鬥模式或逃亡模式中。如果缺少了必要的恢復階段,身體便無法再回到正常狀態,因為沒有時間恢復。

2020/11/19 | 讀者投書

身心耗竭、自我迷失、成就低落,你是「職業過勞」的高危險群嗎?

常常聽到許多人覺得自己「過勞」,其實「職業過勞」有著明確的定義。在歐洲許多企業裡如果員工被診斷為臨床過勞,則公司將受到規範,有義務提供員工醫療相關之協助。

2020/10/27 | 讀者投書

自以為「有創意」就夠了嗎?勸退想要進入行銷產業的新鮮人

許多畢業生都常對行銷這個職位有些不切實際的期待,眾多原因大概脫離不了以下這幾項,舉例來說,大部分會選擇行銷為第一志願的學弟妹都會跟我說他很有創意,但坦白說我們不缺創意,缺的是能將創意落地執行的人,而且創意是可以外包的。

2020/10/22 | 研之有物│中央研究院

比較東亞四國加班文化:中、日、台、韓誰是加班爆肝王?

分析這些加班者的過勞程度,檢視每週工時超過70小時的勞工比例:韓國(12.5%)比中國(10.1%)來得更高,名列榜首。換句話說,真的加起班來,韓國人恐怕最爆肝。

2020/10/15 | TNL 編輯

GoogleMaps足跡紀錄追工時,金山區公所小編猝死認定是過勞

勞保局職業災害給付組死亡給付科科長紀淑吟表示,因社群小編工作性質特殊,單憑出勤記錄無法真實反映工時,勞保局辦事處進一步與陳嘉緯家屬聯繫,由家屬提供陳嘉緯手機的足跡紀錄,另也輔以市府提供的金山區區長行程、出差紀錄、臉書發文紀錄等,追查其出勤時間。

2020/10/14 | 林柏勛

大都會客運同一位司機四年撞兩次人,卻仍年年拿到「優良公車」評鑑?

藍26路線公車一死一傷事件後,從地方到中央全面同意「防止毒駕」,但吸毒的背後其實是過勞的「綜合原因」,而且過勞的源頭「客運業者」即使意外持續發生,在現行體制仍有很大機率拿下「優等公車」,甚至能利用這樣的評鑑結果,拿下賺錢路線的營運權。

2020/10/10 | 林柏勛

公車司機血汗又過勞,為什麼客運業者評鑑還是年年拿優等?

台北市公車評鑑每年幾乎編列市府100萬的執行預算,是監督台北市公車營運的一道防線。當台北市發生了重大的公運事故,回顧這道防線卻驚覺完全沒發揮作用,您知道制度是怎麼運作嗎?帶您手把手拆解,讓你知道「血汗公運」是如何煉成的。

2020/09/25 | 精選書摘

《我只是好好生活,工作竟然變順了》:世界並不會因為你「下班後不想工作」而毀滅

我們當中有許多人,以取悅所有人、超越別人對我們的要求(或需求),把自己、甚至是自己最基本的需求擺在最後,以此來尋求成功。這不僅對你、也對你身邊的人有害,包括和你一起工作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