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5/21 | 精選轉載
【插畫】「自由」女神就是莊子的理想型
以萬物為芻狗的無形大愛,好像不是一段很穩定的關係,但或許這樣的靈性,才會讓她成為道家心目中的女神。
2019/05/08 | 精選書摘
傅佩榮《無用的日子讀老莊》:孝順的六種境界,重點在於「忘記」
莊子說:「相吁以濕,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忘記自己的社會角色,也是期待更親密地融合善與惡、是與非、物與我。在莊子看來,萬物之間沒有什麼嚴格的分別,這種齊物的智慧對於我們今天的生活有怎樣的啟迪呢?
2019/05/08 | 精選書摘
傅佩榮《無用的日子讀老莊》:孔子是個有用的人,但老子覺得他書都白讀了
莊子提倡人要處在有用和無用之間,才能安全,活得自在。但在現實生活中,這樣的尺度卻很難判斷。那麼,我們該如何把握、處理事情?老莊又推崇怎樣的最佳狀態呢?
2019/03/09 | 精選書摘
《醫道同源》:連孔子都想拜師,我們為什麼要跟王駘學「用心」?
人生路上我們會遇到很多得失成敗,當然不是叫你不要去處理這些事情,相反的,我們更要努力地處理、更積極地面對,因為如果這些事會讓我們傷心,那我們就不要讓它一再發生。可是外在世界往往是比較難以操控的,所以你能努力的、能掌握好的,只有自己的心。
2019/02/22 | 精選轉載
他知道哭是沒有用的:魏晉文豪阮籍示範與人妻共眠而不失霸氣
禮教於阮籍如無物,因為禮教教條不能夠彰顯他真正的感受。這種亦是名士普遍的思想特色,以自由、順性反抗禮法的不近人情。
2019/02/17 | 精選轉載
魏晉名士到底有幾風流?齊看竹林七賢之聚
其實「名士」二字,本為泛指高尚、有名望的人物,後世則著重其特色為「風流」。此「風流」非我們現在的風流,日日去Club喜愛夜店,而是形容一個人的生命氣質。
2018/10/23 | 精選轉載
【插畫】道家遇到貓:養貓跟治大國一樣
仰望藍天,一起玩樂、一起睡紙箱,你夢你的魚我夢我的蝶,餓了就吃飯,累了就睡覺,讓一切自然而然的發生,反而成功的聚了貓心。
2018/08/16 | 精選書摘
《形如莊子、心如莊子、大情學莊子》:太極拳、皮拉提斯與《莊子》身體原則之異同
《老子》、《莊子》裡的「自然」、「無為」,並非「無所作為」。但是,道家的「無為」之「為」如何達成?在此筆者將參驗太極拳與皮拉提斯之身體技術,以照見「緣督以為經」較詳明而落實的操作原則。
2018/05/21 | 精選書摘
莊子:千萬別讓別人為你哭泣 ——「死亡」就是那麼回事
在人情與天理之間,顯然有可以讓我們做抉擇做決定的自由的空間,一切就看我們對「天理」體認到什麼地步,而我們心靈自由的程度,也同時依我們被「人情」所牽絆的程度而定。
2018/02/05 | 王偉雄
假如不斷重複過同一天,人會變得更好嗎?
電影《今天暫時停止》的主角陷入了一個時間迴圈,不斷重複過同一天、經歷相同事情,他最終領悟到需要自我完善。
2018/01/08 | 王偉雄
印度文化支配了中國文化兩千年?
印度內政部長辛格稱「印度不費一兵一卒,就在文化上控制並支配了中國逾兩千年」,究竟是對是錯?
2017/12/26 | 精選書摘
《生命的學問12講》:說生死——三句話說明儒家的「不死」思想
道家認為順乎自然,死也是生,葉落歸根,瓜熟蒂落,回到大地,新生命又在泥土間生根萌芽,茁長壯大,還開花結果,這樣,死是新生的開端,而人為造作,卻適得其反,反而走向死亡。
2017/10/20 | 精選書摘
只有在簡樸與脫俗的茶室,人們才能不受打擾地獻身於對美的崇拜
在茶室中,茅草屋頂暗示了短暫易逝,纖細的支柱暗示了脆弱,竹製支架暗示了輕微,平凡的建材則暗示了外觀上的拙劣。這些簡樸的事物所體現的精神,用自身優雅的微光讓一切變得更美好,而永恆就存在這樣的精神當中。
2017/10/15 | 精選書摘
《老子為你排難解憂》:天之道,利而不害;聖人之道,為而不爭
善於言談者較易獲得大眾好感,所以大眾也就認為他是善人。但是老子仍然和盤托出,指出常識未留意的另一面,亦即「辯者不善」──善於言談者不必然是善人。至於善人則可能言談流利,但也可能訥言,故為不必然善於言談的「不辯」。
2017/10/15 | 精選書摘
《老子為你排難解憂》:「道可道,非常道」的兩層內涵
觀諸天地四時,是否能追尋出「常道」?人類畢其心智,化萬物於言語,然而「言」與「意」可否劃上等號?如何以「言」說明「道」之「意」?
2017/06/22 | 精選書摘
《現代草民哲學讀本》:老子也按讚的索馬利亞海盜矯治方案
正如老子所言「大道廢,安有仁義」一般,人們在「不道」的狀態下習慣標舉仁義等「有為」手段做為對治,國際組織對治海盜問題的手段,恰巧可化約至仁、義、禮三個面向之中。並且你可以看出,這些「有為」的手段在實際運作上均成效不彰。
小大雖殊,逍遙一也──郭象的逍遙(上)
郭象是《莊子》最著名的詮釋者,然而他對《莊子》的理解一直引來極大爭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