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


  • 確認
  • .
2018/04/02 | 讀者投書
公民儒學:一種具台灣特色的民主理論
透過儒學來結合羅爾斯的政治自由主義所發展出來的民主特色,可以說是屬於「知識臺灣」的「臺灣理論」,除了能夠彰顯臺灣的民主特色之外,未必不能給予歐美國家一些啟發。公民儒學的提出,值得我們進一步考察。
如果你是道德相對主義者,會面對甚麼困難?
哲學家Boghossian認為,道德相對主義不是建立一種相對的道德判斷取代原有絕對的道德判斷,而是取消了所有道德判斷。
「不過是觀點與角度」——甚麼是道德相對主義?
道德相對主義的任務不是要打倒整個道德領域,而是要以相對的道德判斷代替絕對的道德判斷。
2018/03/11 | 精選書摘
邁可桑德爾《訂製完美》導讀:完美是美麗的偶然,還是可訂製的必然?
邁可・桑德爾教授的《訂製完美:基因工程時代的人性思辨》並不是他最有名或最暢銷的著作,然而卻可能是爭議性最大與影響最深遠的一部作品。
2018/02/15 | 精選書摘
「自由」並不是跳脫於人生枷鎖外,而是戴著枷鎖盡情舞蹈
從最終的效果來看,人終究不是神,不可能真正「心想事成」,所謂的「自由」,「並不意味著能做自己想做的」,而是意味著「能拒絕自己不想做的」。
我可以(叫她)墮胎嗎?(一)
「胎兒是一個生命」就代表不應墮胎嗎?這種想法背後,其實牽涉更多哲學問題。
2018/01/28 | TIME
成功複製猴寶寶的下一步:複製人可能成真嗎?
如果日後複製獼猴的效率提高,社會將面臨一個「極大的道德兩難」:是否該在人類身上施行同樣的實驗。
2018/01/20 | 王陽翎
是誰殘忍?這位法官在判案之前,參考了著名的「電車難題」
作者從一宗「雙胞胎案」判決,談論一本「電車難題」的著作,分享一件有趣的往事,說一些道德價值的反思。
2017/12/01 | 新公民議會
賴清德的「照護員功德說」,反映了道德集體主義的變形壓迫
關於高標準的「道德」,理應只有「自己要求自己」的可能。我們不需要、也不應該讓任何人來勉勵、要求自己「做功德」,尤其是不應該由強勢者去勉勵弱勢者。一個正常的社會,應該是用力督促政府以法令規章建立起一套完善的制度,讓每一個人都可以活得有尊嚴;而不是用道德教條去深化一個人的精神力,讓一個苦難的人像佛陀般偉大地割股餵鷹、犧牲奉獻著。
2017/09/13 | 精選書摘
選擇邪惡也是一種自由?順流而下是物的哲學,而不是人的哲學
簡單講,自由的意思不等於就是和別人不一樣,自由的意味不顯示在特別有錢、特別有名或特別有地位上頭,而是人在做選擇的時候可以克服天性或外在環境給人的道德障礙。
兩顆蘋果怎麼分給三個小孩?男女心理發展路徑的異同
所謂的「道德」──行為是否正確,對男性而言是普遍原則的應用,堅持善與信念就難免有人犧牲。對女性而言卻是超越好壞,是她所處情境中所有關係所有人能和諧接受也能認同的結果才算。
2017/08/09 | 精選書摘
德國公民必讀・圖解世界哲學史:世界是我所做的表象——叔本華
一切的現象都無非是一個意志的客觀化。意志是不可知的「物自身」,是世界背後的基礎。這個意志是無理性、盲目的衝動。它不曾休息片刻,不斷地尋找一個外表。
2017/06/24 | 王陽翎
如果「吃狗」問題也沒有共識,何談日後停吃更多動物?
作者並非意圖在短篇文章終結一切議論,相反,只要放下平等愛動物的主張,實在大有議論空間,因為我們便可以把焦點撥回:到底有那些理據,可以隨時代按等差擴闊關懷動物?
2017/06/22 | 王陽翎
如何一句KO吃狗肉詭辯:你吃肉嗎?狗跟雞鴨還不都是一樣
反擊之前,放下「平等愛動物」:你之所以能夠如此狠狠反擊,是因為你懂按事理、分層面來應對不同人、不同事,既可以保留心中的價值,也懇請選擇更強而有力的理據,別助長屠狗及虐待動物者的氣焰。
2017/06/02 | 王陽翎
「是你見死不救」(下)——極端情境下吃人、殺嬰未必有錯?
近日香港人曾燕紅成功登上珠穆朗瑪峯,她在電台分享在「攻頂」期間,目睹有人在沒有氧氣及嚮導之下,呆坐在攀山繩旁;事後有港人批評她「見死不救」,有時候,如果發生某件事比較貼近我們身邊,甚至是我們比較熟悉的人,人們的道德判斷容易主觀和苛刻。作者以不同角度及情境提出一些反思。
2017/05/20 | 精選書摘
祕密即是謊言、隱私即是偷竊:資訊本來就該自由傳播,不是嗎?
誰都有知道一切的權利。全世界累積的知識屬於全人類所有。「就是啊,」梅兒說,「我要是藏私,不跟某些人或是所有人分享我所知道的事情,會怎麼樣呢?那不就是偷竊他人的資產嗎?」「嗯,我說,隱私即是偷竊。」 
2017/05/05 | 精選書摘
為了避免屠殺,可以處死一個無辜的人嗎?道德哲學的「義務論」與「後果論」
有些事就算它的後果對自己或對整個社會有利,我們也不能做,這是義務論倫理學的樞紐;而對後果論者來說,良好的態度就是最大限度地尊重權利,以及最小限度地侵犯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