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0/10 | 果殼
如果一則貼文就能搞死NBA,美國選爭霸還是賺錢?
中國人覺得既然要在這邊賺錢,就該聽我的,包括說出來的話,而香港反送中運動是對國家主權的挑戰,支持中國主權被挑戰就是恐怖份子,這些人的話不該視為言論自由,而對許多商人來說,賺錢的動機很單純,就是順應著資本主義的規矩。
心直口快說錯話,如何用英文表達「那不是我的本意」?
日常生活中我們也經常會遇到溝通不良的狀況。若發現或擔心自己的話被誤解,可以怎麼用英文澄清呢?日常生活中難免會遇上溝通不良的情形,如果發現或擔心自己被誤解,可以善用幾個表達法。
2019/08/25 | 讀者投書
至今不願對二戰說一聲抱歉,只因日本人的「恥感文化」
二戰後,德國上下作了徹底反省,贏得國際的認同與肯定,曾經向德國學習現代文明的日本,卻沒學到反省,導致想要遺忘過去,卻走不出歷史的陰影與泥淖。
2019/08/21 | 德尼思化
政治不正確:香港人未來,與對中共的誤判
香港人一廂情願覺得港共政府會為政策而真誠道歉,其實是看不穿香港政府已經被改造了,已經混雜了共產黨思維。
2019/08/13 | 李修慧
CK、Coach等被指「分裂中國」,中國網友加碼要各品牌「翻牆道歉」
不少中國網友要求這些品牌也要在「牆外」向中國道歉。「對我們中國人來說,在微博道歉等於敷衍,也就是你們不想要中國市場。真心道歉麻煩請上Facebook Twitter and Instagram。」
點解要一錯再錯、唔肯改變?可能因為犯咗「沉沒成本謬誤」
香港政府及警隊一直不肯承認錯誤、堅持立場,在記者會不斷重複相同論點,可能是犯了「沉沒成本謬誤」。
2019/08/03 | 精選書摘
《好好說話,擁抱高情商》:道歉的效果,有時恰好跟你丟臉的程度成正比
理想的道歉,要越明確、越集中越好,要拿掉前面提到的這些「尾巴」「前提」「但是」。如果你要為說錯話道歉,就應該簡潔明瞭地說:「我知道我的話傷到你了,真的很對不起。」——停在這裡,不要再說了。
2019/05/27 | Madeleine
危機處理的常用英語:不需委曲求全,也能讓客戶滿意離開
面對情緒處理不佳的客戶,我們不需要委曲求全,一味的道歉,也能讓客戶感到滿意的離開,而且有些時候,危機同時更是轉機。
2019/04/05 | 精選書摘
《殺人犯的孩子》:媒體只求獵奇報導,無人理會犯罪者家屬所受的傷害
家屬普遍都不是對於家人走上犯罪之路,身為家屬的自己該負起什麼樣的責任而道歉,只能單純在形式上對於造成社會騷動與不安致歉而已。
2019/04/04 | 精選書摘
《殺人犯的孩子》:媒體將犯罪者奉為神,報導「獵奇」比事實更重要
家屬普遍都不是對於家人走上犯罪之路,身為家屬的自己該負起什麼樣的責任而道歉,只能單純在形式上對於造成社會騷動與不安致歉而已。
2019/01/11 | 精選書摘
《交友的科學》:引導青少年「處理爭執」的六大步驟
處理任何爭執與意見相左的第一步,是保持冷靜。意思是在當下避免任何懊惱或憤怒,以免衍生更嚴重的怒氣。
除了說「I am sorry」,還可以怎樣用英文道歉?
我們都難免有意或無意得罪到別人,在此VoiceTube分享五句道歉的方式,讓你在需要道歉的時候,可以用誠摯的心加上順暢的口語道歉,並得到他人的原諒!首先,我們來看看sorry和apology/apologize的差別。
除了說「I am sorry」,還可以怎樣用英文道歉?
我們都難免有意或無意得罪到別人,在此VoiceTube分享五句道歉的方式,讓你在需要道歉的時候,可以用誠摯的心加上順暢的口語道歉,並得到他人的原諒!首先,我們來看看sorry和apology/apologize的差別。
2018/11/03 | 李秉芳
日本記者在敘利亞被綁架3年獲釋:我自作自受,但當地需要有人發聲
日本社會有不少輿論在安田純平2004年第一次前往中東地區遭綁架時,就認為安田自己不聽勸告,前往戰區取材才會被綁架,應該自負責任。
2018/11/03 | 李秉芳
日本記者在敘利亞被綁架3年獲釋:我是自作自受,但當地需要有人公諸於世
日本社會有不少輿論在安田純平2004年第一次前往中東地區遭綁架時,就認為安田自己不聽勸告,前往戰區取材才會被綁架,應該自負責任。
2018/10/03 | 湯米
【插畫】我來示範如何用愛化解仇恨
人類發現物理攻擊常兩敗俱傷,便開始談判、開始論理,原本對立的兩方找到中間值,得出一個彼此都滿意的解方......直到出現了一種叫做酸民的物種。
2018/09/17 | 黎蝸藤
若日本人要為慰安婦負責,馬英九該如何反思「軍中樂園」?
慰安婦不光是日本的問題,是人類如何在一個很長的時期,漠視人類的一半人的權利的問題。馬英九把一個應該用於反省人類社會特別是反思自身的問題,變成政治操弄,這種做法是可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