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8/05 | 道路硏究社

路牌的謎思:「所有目的地」搞邊科?

「所有目的地(All Destinations)」呢塊路牌,港九新界都一樣去到,咁因爲地球係圓㗎嘛。就好似「你阿媽係女人」,咁豈不是廢話嗎?究竟點解要整一塊「所有目的地」嘅路牌出嚟呢?

2020/04/02 | 道路硏究社

香港首批啡色路牌登場:不完美,可接受,但都有驚喜

海洋公園對出迴旋處出現全港第一塊啡色路牌。嗱,講明先,啡色路牌並非羅湖橋以北嘅專利。咁究竟啡色路牌係何方神聖呢?

2020/03/21 | 港台電視31

香港「路牌男孩」與「監獄體」

是異想天開的「造字」工程、還是理正氣壯的保育,無論如何,這裡需要更多像Gary義無反顧的年青人。這失憶之城,若不施救,很快,怕連自己也認不出來了。

2019/10/01 | TIME

全美超過4.7萬座橋樑具有「結構缺陷」,為什麼政府不趕快修?

全美上下有超過4.7萬座橋樑具有「結構缺陷」,將近20%的道路狀況不佳。為了提升美國的國際競爭力,我國的船隻尺寸越來越大,但大部分的港口設施卻不足以應付。除了經濟上的風險,美國忽視基礎建設亦可能危害國人的安全。

2019/09/28 | 火花羅

回到客觀事證,蘇花公路男童死亡車禍真正的禍首是誰?

經過這幾十年的交通事故新聞的累積,不管是指責車輛方還是指責行人方,社會輿論卻從來沒有考慮到第三個可能:錯在錯誤的交通規劃。

2019/02/08 | Gearlab Outdoors戶外實驗室

「友善超車,請給單車1.5公尺」在台灣可行嗎?

我們也能直接從過去報導中瞭解到單車安全是一件持續在發生的事,尤其共享單車正在逐漸被大眾所接受,民眾更應該重新重視單車騎乘安全,那這篇文章想先帶大家從汽車駕駛的角度來討論單車與汽機車爭道時該有些什麼樣的觀念來保護彼此。

2018/10/29 | 新加坡紅螞蟻

讓人啼笑皆非的新加坡道路:除了水果、三明治,還有不好意思唸出來的路名

雖然新加坡許多路名都都讓人啼笑皆非,新加坡的確「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穿街走巷,看到的是各個街道的名稱融入了新加坡特有的種族和語言特色,記載著從前到現在的風土人情和歷史風貌。

2018/09/16 | 精選轉載

京都縮減鬧區車道、拓寬人行道,結果交通反而更順暢

隨著京都鬧區四條通一改拓寬道路為增加行人徒步區的計畫。在市民反感中化為成功典範,我們該想想道路的縮減這種違反人民直覺的事情,是否反而能帶來吸引逛街人流、促進經濟效益的結果?

2018/09/16 | 精選轉載

京都縮減鬧區車道、拓寬人行道,結果交通反而更順暢

隨著京都鬧區四條通一改拓寬道路為增加行人徒步區的計畫。在市民反感中化為成功典範,我們該想想道路的縮減這種違反人民直覺的事情,是否反而能帶來吸引逛街人流、促進經濟效益的結果?

2018/08/31 | 李修慧

「水災」不只會淹水,高雄出現5000坑洞因為瀝青「不防水」

南台灣的淹水雖然逐漸退去,但「水災」不只有淹水,大雨過後,光高雄市就出現至少5000個路面坑洞,大型坑洞甚至造成車輛「倒栽蔥」跌進去。

2018/05/16 | 回收綠報報 R-Paper

回收綠報報#19|循環經濟正夯,廢輪胎轉出綠色新商機

借鏡保綠資源股份有限公司國際經驗,讓更多人看見廢輪胎回收在應用的可能,也凸顯臺灣環保署在推動廢輪胎回收上的用心。

2017/12/01 | Lo

為什麼天龍人要住在「中國地圖」裡?台北有條被遺忘的「中正路」

台北市路名有大量的中國元素,一直被認為是1949年國民政府來台後的「心懷故土」之舉。但出現這些路名的初衷,或許並非完全是為了緬懷失去的中國江山。

2017/07/28 | 精選書摘

我們需要道路與街道,但不需要融合兩種功能的醜陋大道

美國人早已高舉雙手投降,將每天大規模的車禍死傷數目視為現代世界中不可避免的移動(運輸與通勤)成本。從常見的致命駕車行為與汽車設計中便可預測會有許多車禍傷亡,但它們卻不被視為缺陷,而被當作「意外」。

2017/07/25 | 精選書摘

我們需要道路與街道,但不需要融合這兩種功能的醜陋大道

美國人早已高舉雙手投降,將每天大規模的車禍死傷數目視為現代世界中不可避免的移動(運輸與通勤)成本。從常見的致命駕車行為與汽車設計中便可預測會有許多車禍傷亡,但它們卻不被視為缺陷,而被當作「意外」。

2016/06/08 | 眼底城事

單車騎士整體消費貢獻高於汽車駕駛,「自行車經濟」早已在國際上不容忽視

假使交通配套措施完善,失去機動車輛客戶的商店街很可能會因為自行車及行人等新客群進入而有新的光景。

2016/06/08 | 眼底城事

單車騎士整體消費貢獻高於汽車駕駛,「自行車經濟」早已在國際上不容忽視

假使交通配套措施完善,失去機動車輛客戶的商店街很可能會因為自行車及行人等新客群進入而有新的光景。

2015/10/19 | 王鐘銘

為什麼有時候我們需要一個把路變彎、變窄、變難走的道路政策?

這是活生生的例子,告訴我們道路寬敞不只是寬敞,還會改變行人和駕駛的行為,帶來新一輪路權爭奪戰,結果可能是部分使用者的空間不增反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