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8/21 | 精選書摘

舒國治《遙遠的公路》:當心「紅頸」,南方很多,他們是很奇怪的一種人

男子漢氣慨,愛國心,這些皆是南方封閉下的紅頸們自然因襲的固有品質,於是他愛槍,同時愛提貨卡車;即使他甚少打獵及搬貨。可以說,拓荒居民是紅頸的遠方祖先;因此當一個現代的紅頸舉起長槍,眼前的情勢似乎立刻上溯到南北戰爭時的戰場或是在草萊未闢的山林裏瞄準野獸之剎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