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0/18 | 蔡又晴
美國全面撤軍之後,伊拉克將陷入教派、種族與經濟惡鬥之淵
其實伊拉克的問題由來已久,當經濟不好,民族主義就會上升,越加反對外國勢力干涉,伊拉克政府還不夠健全之下,少了美國原先扮演的「穩定者」角色,就會陷入動亂,等到美國真的全面撤軍,伊拉克的內部問題會爆發得更快。
2019/08/28 | 羊正鈺
孟加拉打破超過50年慣例:結婚不用表明是否為「處女」
孟加拉自1961年起實施穆斯林結婚證書註記處女字樣。維權團體長久以來一直批評結婚證書註記處女字眼,並說此舉「羞辱且具歧視性」。
2019/04/18 | 精選書摘
《我必須獨自赴約》:無論膚色是黑、是棕是白,我們最終都會被埋在同一片土壤中
從西方國家介入阿富汗與巴基斯坦的歷史來看,我們應該學到教訓:今日所訓練、給予武器的部隊,明天很有可能就轉過身來反抗你。賦予軍事組織高權,可能會讓我們如今所知的民族國家面臨毀滅。
2019/03/24 | 精選書摘
《神的歷史》:十六世紀伊斯蘭教,也發生遜尼與什葉派「宗教改革」
西方學者常常斥責十五和十六世紀的穆斯林,沒有能認真思考義大利的文藝復興。這是歷史上偉大的文化果實之一沒錯,但是它並沒有超過十二世紀曾啟發穆斯林的中國宋朝文化,或有什麼不同。
2019/02/06 | 羊正鈺
首位踏上阿拉伯半島與伊斯蘭對話的教宗:宗教絕不能煽動戰爭
羅馬天主教宗方濟是訪問伊斯蘭教誕生的阿拉伯半島的第一位羅馬天主教宗。梵蒂岡估計,阿聯酋可能有100萬天主教徒,其中大部分是到阿聯酋工作的菲律賓人和印度人。
2019/02/06 | 羊正鈺
首位踏上阿拉伯半島與伊斯蘭對話的教宗:宗教絕不能煽動戰爭
羅馬天主教宗方濟是訪問伊斯蘭教誕生的阿拉伯半島的第一位羅馬天主教宗。梵蒂岡估計,阿聯酋可能有100萬天主教徒,其中大部分是到阿聯酋工作的菲律賓人和印度人。
2018/05/09 | 蔡又晴
川普對付敵人的一貫伎倆:先撕毀協議,再讓代理人對付他
川普的策略是要壓制伊朗,但是手段跟成本是轉嫁到了其他國家,再委由代理人以色列跟沙烏地阿拉伯來協助扮演黑手。
2018/04/24 | TNL特稿
千萬人飢荒、三年打不完的也門內戰,最傷的將會是沙地
也門南北長期對立不只有文化原因,還有經濟跟階級的對立,南方省分生產石油,卻對需要納重稅給北方政府感到不平。從這些歷史背景就知道,這個國家有結構性的分裂危機。
2018/04/24 | 蔡又晴
千萬人飢荒、三年打不完的葉門內戰,最傷的將會是沙烏地
南北葉門長期對立不只有文化原因,還有經濟跟階級的對立,南方省分生產石油,卻對需要納重稅給北方政府感到不平。從這些歷史背景就知道,這個國家有結構性的分裂危機。
2018/04/19 | Han Way
【國際大風吹EP5】我的家卻是你們的戰場:敍利亞內戰為何這麼多「外國人」?
這場戰爭除了敘利亞國內的挺反政府之爭,還包含了伊斯蘭世界的遜尼和什葉派的地緣政治角力、土耳其和庫德族的恩怨、美俄之間的傳統對抗,同時在一個戰場上演。
2018/02/26 | 讀者投書
我愛她,所以不娶別人:在倫敦,我遇見一個為愛守獨的伊朗男子
「她的父親那邊有些意見,妳知道的,伊朗是一個保守的國家,我們不像英國這樣,可以有男朋友、女朋友的關係,我們是不一樣的。」穆斯林教義不允許世俗上所謂「男女朋友」這種事,只能以結婚為前提認識彼此。
2018/02/24 | 亞瑟蘭
我愛她,所以不娶別人:在倫敦,我遇見一個為愛守獨的伊朗男子
「她的父親那邊有些意見,妳知道的,伊朗是一個保守的國家,我們不像英國這樣,可以有男朋友、女朋友的關係,我們是不一樣的。」穆斯林教義不允許世俗上所謂「男女朋友」這種事,只能以結婚為前提認識彼此。
2017/11/29 | 精選書摘
《走入敘利亞破碎的心臟》:我們希望人們信仰伊斯蘭教,還有我們要殺死阿薩德
我能活下去,是因為我需要他們的人生;我需要把他們的經歷化為文字。我希望他們所描述的故事,將能修復這一切的破壞。如果無濟於事,至少我的證詞會成為證據,發生過的一切的證據,過往才不會隨風而逝。
2017/11/15 | 精選書摘
《烈焰焚春》:是時候該面對敘利亞政權殘暴的事實了
她開始反覆做同一個惡夢。夢裡,她一個人在深夜的街頭,突然間,她聽見刺耳的剎車聲,警車停在路邊,員警從上面衝下來,拿槍指著她的頭。
2017/10/20 | Project Syndicate
巴勒斯坦和解是否會恢復兩國方案?問題在於以色列人是否願意做出讓步
巴勒斯坦和解必將開啟和平進程,特別是因為新選舉將為與以色列談判人員提供所必須的合法性。但對埃及和巴勒斯坦人而言,真正艱鉅的工作還有待完成。
2017/10/09 | Project Syndicate
「伊斯蘭國」逐步瓦解後,如何打破中東的恐怖循環?
中東國家已經成為極端意識形態的溫床,向全世界輸出恐怖。如果它們想要恢復名聲,重塑社會和經濟健康,就必須堅決扼殺恐怖招募者的誘惑力。
2017/10/09 | Project Syndicate
「伊斯蘭國」逐步瓦解後,如何打破中東的恐怖循環?
中東國家已經成為極端意識形態的溫床,向全世界輸出恐怖。如果它們想要恢復名聲,重塑社會和經濟健康,就必須堅決扼殺恐怖招募者的誘惑力。
2017/08/20 | Project Syndicate
沙爾曼王儲的新衣:「沙烏地-卡達」外交封鎖戰如何收尾?
人們並不清楚葉門災難性的軍事行動何時結束,也不清楚伊朗和土耳其是否會繼續破壞對卡達的封鎖。卡達是否會屈從於沙烏地和其他海灣國家的要求仍有待觀察——特別是沙烏地一方要求半島電視台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