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4/19 | Han Way
【國際大風吹EP5】我的家卻是你們的戰場:敍利亞內戰為何這麼多「外國人」?
這場戰爭除了敘利亞國內的挺反政府之爭,還包含了伊斯蘭世界的遜尼和什葉派的地緣政治角力、土耳其和庫德族的恩怨、美俄之間的傳統對抗,同時在一個戰場上演。
2018/02/24 | 亞瑟蘭
我愛她,所以不娶別人:在倫敦,我遇見一個為愛守獨的伊朗男子
「她的父親那邊有些意見,妳知道的,伊朗是一個保守的國家,我們不像英國這樣,可以有男朋友、女朋友的關係,我們是不一樣的。」穆斯林教義不允許世俗上所謂「男女朋友」這種事,只能以結婚為前提認識彼此。
2017/11/29 | 精選書摘
《走入敘利亞破碎的心臟》:我們希望人們信仰伊斯蘭教,還有我們要殺死阿薩德
我能活下去,是因為我需要他們的人生;我需要把他們的經歷化為文字。我希望他們所描述的故事,將能修復這一切的破壞。如果無濟於事,至少我的證詞會成為證據,發生過的一切的證據,過往才不會隨風而逝。
2017/11/15 | 精選書摘
《烈焰焚春》:是時候該面對敘利亞政權殘暴的事實了
她開始反覆做同一個惡夢。夢裡,她一個人在深夜的街頭,突然間,她聽見刺耳的剎車聲,警車停在路邊,員警從上面衝下來,拿槍指著她的頭。
2017/10/20 | Project Syndicate
巴勒斯坦和解是否會恢復兩國方案?問題在於以色列人是否願意做出讓步
巴勒斯坦和解必將開啟和平進程,特別是因為新選舉將為與以色列談判人員提供所必須的合法性。但對埃及和巴勒斯坦人而言,真正艱鉅的工作還有待完成。
2017/10/09 | Project Syndicate
「伊斯蘭國」逐步瓦解後,如何打破中東的恐怖循環?
中東國家已經成為極端意識形態的溫床,向全世界輸出恐怖。如果它們想要恢復名聲,重塑社會和經濟健康,就必須堅決扼殺恐怖招募者的誘惑力。
2017/08/20 | Project Syndicate
沙爾曼王儲的新衣:「沙烏地-卡達」外交封鎖戰如何收尾?
人們並不清楚葉門災難性的軍事行動何時結束,也不清楚伊朗和土耳其是否會繼續破壞對卡達的封鎖。卡達是否會屈從於沙烏地和其他海灣國家的要求仍有待觀察——特別是沙烏地一方要求半島電視台關閉。
2017/08/07 | Project Syndicate
誰是川普的中東政策絆腳石?
如果川普想要在中東問題上取得成就,那他最好認真考慮該地區問題的複雜性,不要像還在與歐巴馬或希拉蕊競選總統一樣。用希波克拉底的話說,避免造成傷害是最重要的外交原則。
2017/08/02 | Lo
300名信徒在晚禱,阿富汗少數人信仰的什葉派清真寺遭炸彈攻擊
伊斯蘭教在阿富汗的分布非常極端,遜尼派約占90%至95%,什葉派則僅有5%到10%。長期以來,人口只有極少數的什葉派,在阿富汗都是被排斥、欺壓的對象。
2017/06/26 | Project Syndicate
從人質危機到干涉敘利亞,伊朗這些不光彩的遺產美國無法輕易原諒
說到底,是伊朗人決定著他們的未來。他們選擇魯哈尼連任,邁出了重要的第一步,現在,他們需要支持他採取困難重重的國內和外交政策改革。
2017/05/31 | 黎蝸藤
在通俄案爭議中,川普的首次出訪成績單——中東回歸傳統,歐洲蜜月不再
川普的中東之行基本上成功奠定了美國在川普時期的中東策略:即建立美國、以色列與遜尼派伊斯蘭國家之間的同盟,以對抗什葉派穆斯林,及與俄羅斯劃分勢力範圍。
2017/04/16 | 李修慧
自殺炸彈客攻擊敘利亞逃難車隊,炸死上百平民
敘利亞政府軍和反抗軍原本達成協議,讓北部兩個城鎮的居民撤退到政府軍控制區,撤退車隊卻在半路遇上自殺炸彈客攻擊,造成100人死亡。
2016/12/06 | Project Syndicate
川普的中東大悶鍋:「內向」的美國如何繼續對外扮演積極的角色?
川普政府常常強調它的內向計劃,聚焦於國內政策,在對外政策中則要將美國放在第一位。但川普無法避免在中東扮演重要角色。我們希望這個角色會是一個建設性角色。
2016/09/02 | Project Syndicate
歐巴馬政府在敘利亞犯下的兩個致命失誤
真正失去的機會在於未能儘早啟動談判並製制定一個可行的、促進和平的安置方案。這也許單純是為了政治自保:在美國——在其他國家可能沒那麼嚴重——改變主意會被譏諷為牆頭草,甚至被視為比堅持一項失敗政策更糟糕的選擇。
2016/04/16 | 精選轉載
別傻了,伊斯蘭世界的動盪才不是因為教派衝突
在解釋今日中東的派系鬥爭,一種常見的解釋是遜尼與什葉派的宗教鬥爭。然而,這種論述,就如同穆斯林與猶太人敵對超過千年一樣,只是一種迷思;中間的兩派關係史則幾乎不被提及。
2016/04/11 | Zou Chi
埃及「歸還」紅海兩座無人島回報沙國金援 遭批:喪權賣地
在沙烏地阿拉伯國王訪埃及的5日行程當中,兩國官員共簽署了價值220億美元(約1560億港元)的15項協議,雙方的熱絡互動也被外界視為阿拉伯世界保守派新聯盟的崛起象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