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1/24 | 丁肇九
掌控選民「心態」的地方議員,真的只能等他們凋零嗎?
因地方傳統勢力長期掌握左右議員選情的力量,靠此選上的議員自然會對宗親會、宮廟、農會、水利會等「交代」而非有效反映民情,選民也覺得「誰選上都一樣」,那就支持看起來會贏的那一個。
2018/11/19 | TIME
民主黨奪得眾議院多數,並不是因為翻轉了「傑利蠑螈」
事實上,民主黨今年取得的些微多數並非因為克服傑利蠑螈造成的弱勢,而主要是建立在紐約、加州和明尼蘇達等州的勝利上,這些地區的選區劃分是在2010年人口普查後由(各州組成的)委員會、分裂的政府或法院所完成。
「行政區域重劃」如果縣市喬不攏,不如規劃生活圈
歷經數十年的論辯折衝,行政區域重劃仍未能產生具體成果,正因為各方都有高度期待,在現實上反而壓縮了妥協空間,甚至形成零和僵局,其實應該先放下對「理想」的堅持基於「提供民眾好生活」的基礎解決彼此歧見。
台灣仿效日本的單一選區兩票制,產生了哪些問題?
台灣自2008年的立委選舉開始,採用了仿效日本的單一選區兩票並立制,但在日本國內,這套制度反而造成安倍首相的權力集中,小黨難有發展空間,台灣在大談選區調整的同時,也應該檢視自己的制度是否有調整的需要。
2016/02/10 | 極憲焦點
台灣選制阻礙小黨生存? 關於單一選區兩票制的「前世」與「今生」
單一選區制與複數選區制的差別點在於,前者容易形成穩定的少黨互立政治,較容易當選的候選人較容易走中立之道,以求取最大選票。
2015/06/26 | 讀者投書
給社民黨的一封信:真正的左派政黨,不是與民進黨曖昧合作...
社民黨理想很崇高,但是如何真正成為一個在台灣社會存活並茁壯的左派政黨,社民黨這幾個月的表現似乎走錯方向了。更具體地說,社民黨並未突顯自己與民進黨的差異,在政策上,不攻擊民進黨和蔡英文,幾乎主打的議題、論述的方式和內容都沒有突顯出社民黨和民進黨之間有何顯著差異。
2015/03/31 | 讀者投書
選舉強制投票好嗎?在澳洲,如果你不去投票不只有罰款甚至可能吃上官司
投票是人民權利,相對的也是義務。世界上其實有很多國家,規定人民一定要參與投票,澳洲就是其中之一,從 1924年一直實施到現在,不論是聯邦選舉或公投,投票是義務,一定要投,除非有不可抗力因素,否則不投票是犯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