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0/07 | 李秉芳
【專訪】3Q陳柏惟:如果「芒果乾」是假議題,看了香港「一國兩制」為何會怕?
陳柏惟直言,選他就代表改變和翻轉。他去掃菜市場,就有地方的阿嬤說,如果這次他又沒當選,以後她孫子恐怕還要繼續投給顏清標的孫子。
2019/07/17 | 黑波克
日本參議院大選:為了解決「票票不等值」,把兩個縣合併成一個選區?
在日本,每次選舉後都會有人向法院控告選票的民意價值不均等。民意價值不均等,是因為日本各個地方的人口有增有減,如果沒有依人口調整選舉區的當選名額,選票的民意價值就會變化。所以兩縣的合併區就是調整到最後不得已的做法。
2018/12/28 | 羊正鈺
賴清德和蘇嘉全的共識:下屆立法委員高雄、屏東各減一席
台南市及新竹縣各增加一席,高雄市及屏東縣各減少一席。由於立法院內政委員會的藍綠召委,包括管碧玲、黃昭順都出身高雄,幾乎不可能排審,因此該案送到立法院後,遲無動靜。
2018/11/24 | 丁肇九
掌控選民「心態」的地方議員,真的只能等他們凋零嗎?
因地方傳統勢力長期掌握左右議員選情的力量,靠此選上的議員自然會對宗親會、宮廟、農會、水利會等「交代」而非有效反映民情,選民也覺得「誰選上都一樣」,那就支持看起來會贏的那一個。
2018/11/19 | TIME
民主黨奪得眾議院多數,並不是因為翻轉了「傑利蠑螈」
事實上,民主黨今年取得的些微多數並非因為克服傑利蠑螈造成的弱勢,而主要是建立在紐約、加州和明尼蘇達等州的勝利上,這些地區的選區劃分是在2010年人口普查後由(各州組成的)委員會、分裂的政府或法院所完成。
「行政區域重劃」如果縣市喬不攏,不如規劃生活圈
歷經數十年的論辯折衝,行政區域重劃仍未能產生具體成果,正因為各方都有高度期待,在現實上反而壓縮了妥協空間,甚至形成零和僵局,其實應該先放下對「理想」的堅持基於「提供民眾好生活」的基礎解決彼此歧見。
台灣仿效日本的單一選區兩票制,產生了哪些問題?
台灣自2008年的立委選舉開始,採用了仿效日本的單一選區兩票並立制,但在日本國內,這套制度反而造成安倍首相的權力集中,小黨難有發展空間,台灣在大談選區調整的同時,也應該檢視自己的制度是否有調整的需要。
大馬選區重劃爭議:淨選盟5.0成立,「紅黃衝突」再起
自9月起,大馬選委會公佈了最新的選區劃分,各執政黨皆對因此而生的各項問題感到不滿。淨選盟5.0於今年10月再次發起遊行,亦成立研究小組,希望能喚起馬國大眾對完善民主體制的關注。然而,黃衫客和紅衫客間的歷史糾葛卻再次浮上檯面,激化了暴力和威脅。
2016/08/30 | 王陽翎
勿輕信「拉票建議、選情報導」 認清各區真假告急與變數
作者除了評論網媒部分有問題的選情報導與分析,也回應特定立場讀者的一些詢問。
2016/02/10 | 極憲焦點
台灣選制阻礙小黨生存? 關於單一選區兩票制的「前世」與「今生」
單一選區制與複數選區制的差別點在於,前者容易形成穩定的少黨互立政治,較容易當選的候選人較容易走中立之道,以求取最大選票。
2015/06/26 | 讀者投書
給社民黨的一封信:真正的左派政黨,不是與民進黨曖昧合作...
社民黨理想很崇高,但是如何真正成為一個在台灣社會存活並茁壯的左派政黨,社民黨這幾個月的表現似乎走錯方向了。更具體地說,社民黨並未突顯自己與民進黨的差異,在政策上,不攻擊民進黨和蔡英文,幾乎主打的議題、論述的方式和內容都沒有突顯出社民黨和民進黨之間有何顯著差異。
2015/03/31 | 讀者投書
選舉強制投票好嗎?在澳洲,如果你不去投票不只有罰款甚至可能吃上官司
投票是人民權利,相對的也是義務。世界上其實有很多國家,規定人民一定要參與投票,澳洲就是其中之一,從 1924年一直實施到現在,不論是聯邦選舉或公投,投票是義務,一定要投,除非有不可抗力因素,否則不投票是犯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