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一項大膽的演化遺傳實驗:我們可能像小王子一樣馴化狐狸嗎?
我們即將進行的實驗要挑選和人類互動最良好的狐狸進行多代選育繁殖。假如這項實驗成功了,過去狼演化成狗所發生的遺傳改變,也就是馴化,將在我們眼前真實上演。
2019/11/06 | 精選轉載
人類起源的故鄉找到了?這篇論文堪稱「過度解讀」的負面教材
現代粒線體型號的分佈,到底能不能代表古代族群,其實沒人知道。這個論文研究的又是相當稀有的型號,我猜這方面問題只會更大。
2019/10/30 | 王薀老師
在淵谷之處如處康莊:費時八年奠定遺傳學定律的孟德爾
無論在各行各業中都有各領風騷的人物,但也有默默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為自己的興趣或人類的福祉而努力,不求聞達者,為數也不少,像是被尊稱為遺傳學之父的孟德爾就是一個例子。 
2019/09/17 | 精選書摘
阿城《常識與通識》:基因不仁,以萬物為芻狗
我們好不容易進化了幾百萬年,有了喜怒哀樂,結果到了基督降生快兩千年的時候,不知道是該喜該怒還是該哀該樂。基督是救世主的意思,還要不要救呢?耶穌是上帝的兒子,這回搞清楚了,我們不是上帝的子民,我們只不過是他媽的「數碼」。
《基因編輯大革命》:電影裡的基因改造人比較優秀,但事實上⋯⋯
《基因編輯大革命》這本書也讓人見視到發明革命性技術的科學家,針對該技術帶來的風險並不避諱,而且對該發明的未來有什麼樣的責任感。
2019/07/10 | 精選書摘
《每個人的短歷史》:氣候變遷可能造成紅髮人滅絕?
淡膚色和金頭髮可能是人類在北方區域的適應結果,在非洲人、東亞人、南亞人以及美洲原住民中,淡髮色則很罕見。不過還有更罕見的髮色,那便是紅色。
2019/07/06 | 精選書摘
《每個人的短歷史》:鑑識科學空想事件——認錯了開膛手傑克
從這件事情得到的教訓簡單明瞭:不要相信媒體上的大肆宣傳。DNA可以當作線索,但不是解決所有問題的萬靈丹——DNA需要技術與仔細檢驗才有價值。
薩波斯基《行為》:有時幫他、有時捅他──為什麼我們老做一些自己也不明白的行為?
《行為:暴力、競爭、利他,人類行為背後的生物學》在很多人類最好和最糟的行為上,並沒有試圖給我們教科書式的簡單答案,而是讓我們勤於思考。雖然真的很厚重,可是卻真是本不可多得的好書,讀了這本書勝讀十幾本書,是CP值很高的投資,非常划算!
2018/11/26 | 周雪君
【全球首例】中國宣稱一對免疫愛滋病的基因編輯嬰兒誕生 引發科學界爭議
中國科學家宣稱以基因編輯技術,修改一對胚胎的基因,參加計劃的母親成功誕下一對終生免除愛滋病風險的嬰兒。事件引發科學界爭議。
《基因:人類最親密的歷史》:對基因的認知是科學史上最有力也是最危險的觀念
基因確實造就個人之間的差異,可是卻非身分的決定性因素,我們還有很多有關基因的知識要學,現在知道的可能連皮毛都算不上,在後基因體時代,我們正在學著如何解讀和編寫我們自己。
2018/09/10 | 時報出版
《基因:人類最親密的歷史》書評:基因與家族病史,你我無法逃避的命運
辛達塔.穆克吉(Siddhartha Mukherjee)不是普通人,這位醫師兼癌症學者,靠著講述癌症的前作《萬病之王》榮獲普立茲獎,而且書賣得很好,可謂叫好又叫座,才榮獲無限寫作權,帶給讀者一本如此豐富的書。
2018/06/11 | 精選書摘
《基因編輯大革命》:CRISPR修改人類胚胎基因體的隱憂
基因編輯能夠增進人類遺傳學的知識,以較為永續的方式來生產食物,還能用來治療重大遺傳疾病的受害者,我不能否認這些會為世界帶來正向的影響,不過可想而知CRISPR還能發展出其他用途,我愈來愈擔心這一點。
2018/05/22 | 精選書摘
「海拉細胞」改變了人類醫療史,但她的家人起初卻一無所知
海莉耶塔的細胞最近常上新聞,因為它們汙染了其他體外培養細胞,造成許多問題。苞貝特只是不停搖頭,說:「為什麼沒有人告訴她的家人,她有一部分還活著?」和大多數科學家一樣,他也從來沒想過,海拉細胞背後的女人當初是不是自願捐出細胞。
《孟德爾之夢》︰連遺傳學博士都覺得十分有趣的必讀好書
《孟德爾之夢》最了不起之處,是連我有遺傳學博士學位,讀起來還是覺得十分有趣,而且還有很多我初次讀到的知識!
《孟德爾之夢》是一本必讀的好書,連遺傳學博士都覺得十分有趣
探索「基因」真身的過程,並不僅是個生物學家的盛事,許多化學家及物理學家也參了一腳,甚至扮演關鍵角色,分子遺傳學可說是跨領域合作打造出來的!
你把壓力視作「威脅」還是「挑戰」,決定你可以多健康和活多久
近年愈來愈多基礎科學研究的發現,儘管仍有許多未解之謎待科學家繼續努力,但我們確實越來越了解老化究竟是怎麼回事。
2017/04/03 | 新公民議會
遺傳學助澳洲原住民尋回「失竊的一代」,兼助研究人類演化史
當年人類祖先離開非洲以後,澳洲原住民的祖先最早與其他人分家,又長期獨居澳洲,與其他地方的人少有交流,因此對遺傳學家而言,能獲取澳洲原住民的DNA深入研究人類演化史,相當有學術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