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3/15 | 影迷大宅門
在「還願」以前:從電玩被視為毒物的年代,細說台灣遊戲史(下)
2017年赤燭以台灣白色恐怖為背景製作的《返校》造成一股旋風,有許多根本不玩遊戲的人因為這個題材而去玩它。赤燭最大的貢獻,就是讓這些人接觸電玩,並且體認到電子遊戲的影響力⋯而它也指出了台灣遊戲的新路徑:過去的創作者不知該如何下手、中國廠商礙於審查無法製作的「恐怖遊戲」類型。
2019/03/15 | 影迷大宅門
在「還願」以前:從電玩被視為毒物的年代,細說台灣遊戲史(上)
就如同遊戲裡何老師所指示,這種事情本來就是輕者當日,重者七日見效;《還願》在第七日就下架,不知道是什麼東西起了作用?而到底當初是許了什麼願,才會讓一款原本能看見台灣遊戲產業新希望的作品,瞬間落入了進退不得的窘境?
2019/03/11 | 壁虎先生
赤燭遊戲中的大衛林區基因:我們是否只是一個尚未轉場的幻覺?(下)
《返校》之所以有如此巨大的能量,正是因為它給予了轉型失敗的我們,一次重新言說的機會。我們就像方芮欣,無法說出:「魏仲廷死了。」因而成為困在歷史裡的魍魎,而透過「返回校園」(創傷場景),方芮欣終於能夠重新用第一人稱言說自身的症狀。
2019/03/11 | 壁虎先生
赤燭遊戲中的大衛林區基因:我們是否只是一個尚未轉場的幻覺?(上)
這個融合心理恐怖、台灣白色恐怖政治歷史與民間信仰符碼的2D心理恐怖冒險解謎遊戲,精湛地一刀切穿了壓抑在台灣社會集體記憶腦隨裡的創傷肌理⋯赤燭的遊戲似乎以一種迂迴的方式,成為台灣真正解開林區式美學密碼的影像敘事作品。
2019/03/11 | 精選轉載
【插畫】整個《還願》裡的悲劇,都是沒有家庭醫師的觀念
《還願》劇情裡的種種悲劇,都是沒有家庭醫師的觀念引起的,只要有一個好的家庭醫師,就可以控制住整個場面,有需求再與精神科合作,根本用不著什麼何老師出場,而美心更不會被當成「神經病」。
2019/03/09 | 讀者投書
《還願》下架風波:面對資本,獨立遊戲能真的「獨立」嗎?
事發至今,多數的討論其實是聚焦在閱聽眾與國族主義的角度,所延伸出的針鋒相對。然而事實上,這場戰火還燒出了獨立遊戲與資本間的拉鋸,點出的正是整個產業的結構性問題:獨立遊戲與資本間的關係究竟為何?
何老師,他們來還願了——迷信與破除迷信的古人
其實信仰與迷信只是一線之隔,信仰讓我們在迷茫時找到療癒與救贖,但過度沈迷難免失去理智。我們花費了漫長的歷史,讓自己成為更理性更進步的生物,這不是很偉大的文明積累所在嗎?
2019/03/06 | 精選轉載
【插畫】等等,遇到神棍不要遷怒陰陽家啊
宗教百百種,但濫用教義的往往是人,《還願》也不該被當成是精怪的故事,而是人的故事。
2019/03/05 | 翰林小書僮
《還願》何老師那種「宗教神棍」,為何至今依然存在?
追求終極幸福感的道路上,最簡單便捷的方式是什麼?答案呼之欲出:無條件的跟隨一個所謂宗教上的「大師」、「上人」。畢竟這些都是號稱所謂的「得道之人」,他們宣稱已經脫離了人生的苦難、證得大道,而就像前往一個陌生的地方,有一個熟門熟路的人帶路總是能夠少走很多彎路的。於是乎,這些大師就因應而生了。
2019/03/04 | Ka Wai Wong
回歸商業本質,維尼事件後的「赤燭」還能延燒下去嗎?
以熱度而言,《還願》的確再度席捲了兩岸社會,然而若回歸到商業面向的本質,又該如何看待這次維尼彩蛋事件?
赤燭恐怖遊戲《還願》,英文名稱為什麼叫devotion?
近來最夯的恐怖遊戲《還願》,由台灣團隊「赤燭」製作,遊戲推出後從國內紅到國外,蔚為話題。遊戲中寫實刻劃了早期台灣的住家環境、宗教信仰等元素,貼近生活,故事背後的意涵也是最值得深思的一部分。《還願》的英文名稱為Devotion,一起來探討為什麼叫devotion吧。
2019/02/28 | 民俗亂彈
反思《還願》的文化挪用:把觀音形象邪魔化,問題出在哪?
赤燭在《還願》的空間與物件上作出許多努力,但是《還願》核心話題之一「慈孤觀音」的形象呈現,真的妥當嗎?隨著《還願》的白熱化,更有越來越多宗教人善意提醒不要招惹惡靈。
2019/02/28 | 法操FOLLAW
【玩遊戲學法律】把《還願》的印章和符咒製成衣服販售,有違法嗎?
在《還願》的符咒事件爆發後,有台灣網友在公開了「習近平小熊維尼」印鑑供大家下載,也有人將該印章和符咒製成衣服販售,但這會不會違反著作權法呢?
2019/02/28 | 讀者投書
「故事真實」很恐怖,「敘事真實」很悲哀,《還願》的核心是「愛的錯待」
國產遊戲《還願》 頂尖的美術設計無庸置疑,但文本情節的設定則眾說紛紜,曾擔任遊戲劇本工作的作者,從文本的角度用三個觀點,分析評論《還願》 的故事。
2019/02/27 | 精選轉載
私佛別亂拜:《還願》裡「慈孤觀音」可能的參考原型是?
從赤燭在《還願》上市前釋出的短片我們就可以理解,遊戲中有著一尊「慈孤觀音」,杜豐于磕頭叩拜「慈孤觀音」時甚至弄傷了頭部。祭拜「慈孤觀音」的「慈孤壇」位於公寓之內,由此可以判斷「慈孤壇」屬於「私壇」,「慈孤觀音」也可歸類為「私佛」。
2019/02/27 | 精選轉載
《還願》事件有感:為什麼新創團隊光靠賣軟體很難活下去?
總結就是以下3點:新創團隊靠賣軟體類產品,真的很難實際賺到錢;若不幸得罪金主,保證公司會超慘;如果該團隊因為特殊原因出包,導致暫時沒有大金主敢接手投資,那更是雪上加霜。
2019/02/27 | 黎蝸藤
《還願》爭議與其說是「言論審查」,不如視為「文化禁忌」會更明白些
中國政府為何如此敏感?首先是本身的性質,「習近平小熊維尼」的字樣印在一張符咒上,很可能在「有關部門」看來,已經超越了「調侃領導人」的層次,到了「攻擊領導人」的層次。
2019/02/27 | 讀者投書
你孤立無援,在你之外空無一物——這就是《還願》的恐懼來源
《還願》的遊戲英文名稱是「Devotion」,意指奉獻、真誠。這個字玩味的地方,在於它對人的意義,對人的盡心盡力。不管是杜先生、莉芳、還是美心,最最悲悵的,最終都是有情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