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乘客教我的事


  • 確認
  • .
2019/03/15 | TNL特稿
陳夏民、張亦絢對談《失物風景》:我討厭的那個人,其實就是我
張亦絢提到,過去對陳夏民的理解設定,「是孤僻的相反,以及悲觀的相反。他相當照顧周遭朋友,有夢想又熱情。」是以讀《失物風景》張亦絢感到訝異,除了原本認知被推翻,還有窺看隱私的危險感受。
2019/03/14 | TNL特稿
陳夏民、黃宗潔對談《失物風景》:擁抱世界的傷害,安於做跟別人不一樣的自己
關於會不會再跟狗生活,陳夏民坦白地說:「看到家附近常出現的流浪狗,我都會逃走。我害怕失去,所以就會主動保持距離。一旦跟狗建立關係,再失去那樣深刻的羈絆,太難以承受,我不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