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2/06 | 王薀老師
與焦慮和躁鬱形影不離的邱吉爾,如何牽動大英帝國的命脈?
一直到了他六十六歲,受到當時英國國王喬治六世授權給予首相的重責大任,他才有機會一展鴻圖,平反英國人數十年來對他的曲解。如果邱吉爾和絕大多數的人一樣的態度,一遇到挫折就縮成一團或躲在黑暗的區塊與世隔離,那就沒有日後的二次大戰反敗為勝的機會。
無酒不歡邱吉爾:因酒精而活、因酒精而死,更因酒精而成名
邱吉爾因酒精而活,也因酒精而死,更因酒精而成名。很多歷史學家認為,酒精影響了邱吉爾的思考方式,才使他罹患了憂鬱症,但是作者倒不這麼認為,精神疾病是邱吉爾與生俱來的詛咒,邱吉爾只能使用大煙大酒的不健康療程,化解他的病情。但就他自己表示:「我從酒精所得到的,比酒精吞噬我的還要多。」
2018/12/03 | 精選書摘
《最黑暗的時刻》:邱吉爾曾經認真考慮過與希特勒和談?
在這樣極端巨大的壓力下,而且當可採取的選項又如此有限,哪一個神智清楚的人不會認真考慮和平談判,而一定要選擇幾乎確定的全盤毀滅?
2018/12/03 | 精選書摘
《最黑暗的時刻》:邱吉爾的「鮮血、辛勞、眼淚與汗水」
不可否認地,這四個字詞,在長達四十年的時間裡,給邱吉爾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2018/11/29 | 精選書摘
《大腦的悖論》:心智退化或失智症如何影響20世紀的英雄與梟雄?
過去一個世紀以來,我們逐漸發現不少國家領導人有「神經衰退」、心智退化或真的失智的狀況。失智同時影響梟雄與英雄,沒人知道自己是否會受到影響。
2018/11/26 | 王陽翎
英國已失去理想?不只放棄香港,也背棄了世界:脫歐之後
梅伊脫歐方案順利獲歐盟一致通過,然而英國未來還要面對相當多挑戰,離開歐盟只是中途站,到底戰後數十年,英國有哪些榮辱得失值得我們一再思量?作者就此加以分享。
2018/10/16 | 余杰
拉下「新冷戰」鐵幕的不是彭斯,而是自食惡果的共產中國獨裁者
彭斯的演講當然不是對中國宣戰,卻宣誓了一種更嚴峻的「圍堵」政策——今天的中共政權對美國乃至整個自由世界的威脅,已然超過昔日的蘇俄。
2018/08/11 | 英倫酒哥
除了招牌叼雪茄形象,最能形塑邱吉爾個人特質的就是Pol Roger香檳
除了邱吉爾那執著、強悍的人格特質外,只要讀過邱吉爾傳記的朋友,想必對他那精雕細琢的飲食要求有著深刻的印象。
2018/01/30 | 李卓舲
要勝利,就別失去與「最黑暗的時刻」對峙的勇氣
電影《最黑暗的時刻》深深感動作者的話,是邱吉爾在最黑暗的時刻仍說:「勝利非終結,失敗非致命,重要的,是繼續走下去的勇氣!」並以本文分享對時局的感想。
《最黑暗的時刻》中的大不列顛大法官
西蒙在兩戰之間的英倫政壇叱吒風雲,加上在邱吉爾首相麾下身居大法官高位,職掌橫跨行政立法司法三權,卻未能進入戰時內閣。
2018/01/14 | 精選轉載
問題在經濟而非勞基法,別讓台灣民主變成鐵達尼號最後的晚宴
此時此刻的台灣,如果經濟衰退時間久一點,就沒有民主了。到時倒的就不只是一個執政黨,而是一個社會、一個國家,和一個生活方式了。
2018/01/10 | 王陽翎
邱吉爾是個什麼人?(上)—早午晚飲酒慰藉暗黑「循環人格」
作者認為香港把電影Darkest Hour命名為《黑暗對峙》,沒有任何批評的理由,而且有畫龍點睛的味道:只要理解邱吉爾的個人特質,便知道此人如何渡過生活的陰暗歲月,如何渡過長期被政界人士邊緣化的壓抑,如何早早認清希特勒的狂妄野心,如何接受敦克爾克令人黯然的大撤退,如何渡過跟納粹德國交手的苦難時刻。
2018/01/05 | 精選書摘
邱吉爾在《最黑暗的時刻》接下首相,全國上下都不看好他能勝任
自從邱吉爾進入唐寧街十號以後,許多政府官員和保守黨人認為,「整個國家已落入一個機會主義者的手中。雖然他是位絕頂聰明、擅於搧動人心的雄辯家,但他的朋友和支持者對其過去的行為不敢苟同,令人無法相信他在危急時刻會負起責任。」
2017/12/05 | TIME
透過《最黑暗的時刻》製作內幕,發現邱吉爾在二戰不為人知的故事
在丘吉爾博物館名譽導演菲利普.里德(Phil Reed)和國際丘吉爾協會(Churchill Society)執行董事麥克.畢曉普(Michael Bishop)的幫助下,我們得以一窺當時邱吉爾背負的壓力、歷史背景與其他重要場面。
2017/08/30 | 精選書摘
200種投票前應該思考的想法:政治,是適時適度欺騙的技藝
政治人物必須說謊的時候,可不僅僅是選舉期間。不過呢,對統治者而言,說謊並不代表是為了讓自己勝選而做⋯⋯那些國王,跟民主體制一樣,都受惠於施展這種審慎地欺瞞的技藝。這就是為什麼身為啟蒙時期人物與路易十五臣民的伏爾泰,已經能夠來思考這個問題。
2017/08/05 | 精選轉載
歷史罪人還是幕後功臣——背負二戰與敦克爾克罵名的英國首相張伯倫
或許是受到「姑息主義」的刻板印象影響所致,張伯倫在這些敘述中總是顯得很不堪,無能、愚蠢、懦弱甚至老年癡呆等詞如影隨形。只是,我總覺得後世看待這位老好人的眼光實在有些太苛刻、太過簡化了點。
2017/07/30 | TIME
敦克爾克大撤退後,那些被留下來持續奮戰的英、法軍隊
當同盟國軍隊於1944年6月6日在諾曼地登陸,對於所有參與戰事的人而言,勝利是甜美的,但對英國人而言,這場戰役的意義遠勝於此,對他們來說更多的是向那些在敦克爾克撤退中被留下來的人進行償還、救贖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