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1/15 | Syrena Lin
「死刑定讞就該執行!」——台灣如何應對死刑爭議?
國際人權聯盟主席在社論中指出,廢死後的台灣只會成為一個更公正的國家。他寫道:「通常,在一國廢除死刑後,輿論並不會要求重新執行死刑,因為民眾意識到廢死並不會改變他們的日常生活。」
憲法保障人民「秘密通訊自由」,受刑人的信為何會寄不出去?
憲法保障人民「秘密通訊自由」,但換到受刑人時,出現了什麼限制?受刑人的信為何會寄不出去?寄不出去又該如何救濟?
2019/05/09 | 讀者投書
一次「校外教學」探望死囚,衝擊了我長久以來對司法的信任
司法並不該是高懸在上的聖物,它雖不完美,但人民卻能親手觸及,用自己的力量做出行動來改變,這是一位死囚所教給我的。
2016/07/15 | Kenzo
沒證據也能判死刑? 檢察總長為死囚邱和順提起非常上訴
此案纏訟27年,民間司改會認為,檢警方面提出的證據力有相當大的瑕疵,邱和順遭到誣陷。而邱和順遭逮捕後,曾經歷過偵訊階段的一名退休刑警也替邱和順喊冤,強調邱和順根本是被警方不當取供、做出不實自白。
2016/01/07 | Kenzo
2員警願出面為邱和順案作證 司改會籲高院「聽退休警察良心話」
律師團代表尤伯祥、周漢威等人請求高院開庭並傳訊2位退休刑警作證,「聽聽退休警察的良心話,即使是已定讞死刑案件,也不能阻擋司法為轉型正義而追求真相的決心」。
2015/09/09 | 阿Ken
退休刑警的告白:這件事我很不甘,每次執行死刑時,看到沒這個人才鬆口氣...
刑警透露,大家都知道兇手不是邱和順,但因為怕扯長官後腿,都不願作聲,沒想到邱一羈押就23年,還被判死刑,現在他自己退休了,想起這件事就很不甘心...
2015/06/23 | 阿Ken
主張遭刑求第三度聲請再審 邱和順案仍遭駁回
司改會痛批:「所有的再審,均是提出新證據,以動搖原來的調查結果。高院此次裁定的主要理由,認為刑求部分已經調查過,毋庸再行調查,根本就是邏輯荒謬。」
刑求取得供詞的證據力早應排除,為什麼台灣還可以藉此將人判死?
我覺得支持死刑的人,更應該要去關注瞭解像是徐自強、邱和順這些案子的判決過程。推動司法改革,不應該只是少數律師或非政府組織的事情,只有當有更多的人一起關注,也一起親身去體驗台灣的法官判案是怎麼回事,只有這樣才能真的給這些在司法體系的人有真正的壓力。而在這個關注瞭解的過程,我們才會長出更深的思辨能力,去想出可以讓台灣司法更好的作法。
2014/07/18 | 胡博硯
洪仲丘案一週年——別再說台灣充滿人情味了
洪仲丘過世已一年,但組織犯罪者卻未被判處合理的徒刑。台灣司改有很多問題急待解決,但問題最大的還是我們的思考方式:一方面告訴自己充滿人情味,卻又馬上出現反人性的思考。
2014/07/17 | 法治時報
台灣司法第一次:審查確定判決 54位刑法學者連署聲援
法官從現在開始不是做完判決確就了事了,到底公不公正可以受到社會的檢驗。3月15日開始,民間可對已經判決確定的案子要求進行「書類審查」,司改會6/26針對「邱和順案」要求審查,是台灣司法第一次,同時有54位刑法學者連署聲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