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6/08 | 精選書摘
《譯難忘》:接受委託的郁達夫,到底有沒有翻譯林語堂《京華煙雲》?
雖然郁達夫是林語堂指定的譯者,但郁飛的譯本卻有很嚴重的翻譯腔。其他三個譯本都是先說地點「北京東城馬大人胡同西口」,再談物事,正規中文寫法;只有郁飛的「一批騾車來到北京東城馬大人胡同西口」以騾車為主語,顯然受到英文影響。
2018/11/21 | 王薀老師
馬克思與燕妮、郁達夫與王映霞⋯⋯歷史上那些得來不易的愛情
從東方和西方,從過去到現在,愛情這件事情是沒有時空差距的,有的只是真誠與付出,重要的是互諒與同理,更重要的是必須建立在道德規範下,而且不會影響到視聽,這才是真正正向的感情生活。
2018/05/12 | 精選書摘
《大師們的寫作課》:如何寫出韓國情色電影一樣的唯美?
男作者們請記住,寫情色文字,女性角色自思或自述時,千萬別用什麼酥胸、香肩、皓腕、玉臂等等。這一類香豔的詞語,不覺得只有被撩撥起情欲的男人才會用嗎?
2017/06/30 | 精選書摘
王安憶看張愛玲的文藝觀:無論怎樣抽離和「五四」的關係,她還是時代中人
張愛玲小說寫的多是小市民,即不在知識分子以為有啟蒙價值的範圍裏,也不在左翼文藝歌頌的群體,是被擯棄的人生,但在張愛玲,卻是在「成千上萬的人死去,成千上萬的人痛苦着」的「成千上萬的人」裏,以平等的原則,不也是「五四」的民主科學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