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9/24 | 劉彥甫
氣候、難民與正義:從「台灣國際民族誌影展」看見主權
臺灣國際民族誌影展(TIEFF)是亞洲同類型影展中率先創立,舉辦歷史最悠久的影展,今年以「看見主權」為主題,在最後入選的35件作品中,不僅包含柏林國際影展得獎作品,也再現了原住民與土地議題的連動、女性身體與主權關係的互文,期待與觀者一同摸索何謂多元「主權」。
2019/07/05 | 李秉芳
原住民在國有林採集除罪化:紅檜、牛樟等貴重木有條件開放
雖然十多年來,都沒有繼續抓原住民採集,但這法案對原住民來說像是緊箍咒,要用的時候拿來念一下,對原住民山上採集造成很大的心理壓力。
2019/04/21 | 眼底城事
青年返鄉的安居難題:可遠觀而無法入住的東部閒置空間
對於「搬到鄉下」,一般人會想到找不到工作的問題。但如果想在花東定居,最大的挑戰是找到適合居住的房子。
2019/03/18 | 精選書摘
《辶反田野》:蜻蜓和泰雅文化有什麼關係呢?
我開始思索身為一個人類學家在這樣的發展計畫中能夠扮演的角色。究竟何謂「傳統」?何謂「文化」?在當代的情境裡「復振文化」或「延續傳統」到底又意味著什麼?
2019/02/28 | 李秉芳
台灣雲豹疑再現蹤,為何阿朗壹部落會議會決議「封山」自主調查?
部落族人說,過去發現礙於要保護雲豹都不敢公開,這次為了爭取傳統領域的主權才公諸於世,希望政府落實原住民歷史和土地轉型正義,還給部落主導雲豹的調查研究。
2018/11/23 | Alvin
美傳教士硬闖極排外「禁忌島」 遭與世隔絕原住民放箭射殺
「桑提內爾人」是群島中最排外的一支原始部落,對任何外來者都抱持敵對態度。
2018/11/11 | 鄭揚宜
把回饋金當萬靈丹?蘭嶼核廢料「鋼彈模型說」的幾大謬誤
「以核養綠公投案」領銜人黃士修日前在一場演講中,用其獨創的「鋼彈模型說」,解釋低階核廢料和蘭嶼人的回饋金情結,好像蘭嶼只要有了回饋金,一切就都順理成章。而既然要說回饋金,那就從具體的執行層面來談。
2018/10/27 | 徐樂
在台東嘉蘭部落,一棟排灣土地上的魯凱石板屋
東部的排灣族因為石板取材不易而少用石板建屋,自從離開了舊部落,就更少用石材興建屋舍,也有不少族人住進了政府興建的國民住宅。但隨著部分魯凱人的東遷,為台東太麻里附近的嘉蘭部落帶進了石板的建築技術。然而,一位石板屋主提到了這項傳統工藝的危機。
2018/09/05 | 李修慧
解決失業又傳承文化的部落互助「幼兒園」:加拿大發展50年,台灣卻一再「違法」
教育部希望「教保中心」的老師出自專業科系,但比起「專業」,部落更重視「文化能力」,「如果你連部落傳統食物都不知道怎麼吃,怎麼教孩子日常生活?」
2018/07/14 | 李秉芳
頭目私釀小米酒遭警方查扣,導致原住民祭典「無酒可祭祖」
族人表示其實許多人都自釀小米酒,「有人問自然會賣,但主要是自用為主」。包顏華說,由於自己是頭目,職責之一就是釀酒供收穫感恩祭,「頭目沒有酒,是很丟臉的事」
2018/06/03 | 李秉芳
一度連行李箱都買不起,原民學童合唱團出國比賽奪大獎讓世界聽見台灣
學童大多是當地原住民,全校有3分之2來自單親、隔代教養、低收入或清寒,比賽出發前半個月旅費還短缺50萬,有五分之四的人「連行李箱都買不起」。
2018/05/15 | flyingV
流浪在凱道上的愛人同志:巴奈與那布
巴奈在兩年前曾是總統就職典禮上的演出嘉賓,現在卻選擇在距離幾百公尺不到的地方抗爭⋯問她這段時間最辛苦的事情是什麼?「最辛苦的就是『裝睡的人,你怎麼叫都叫不醒』」巴奈想了一下說。
2018/03/26 | 徐樂
在台東嘉蘭部落,一條令人難過的「垃圾瀑布」
如果上游的棲地都因山崩被破壞了,小溪流又被到滿垃圾,而下游又處處可見蟹籠和撈捕的人,如此又何盼眾生一切無恙?
2018/01/28 | 讀者投書
傳統修補科技的情感失能──電子紡織工作坊 Tribe Against Machine
《Evoked 承誌》是一本介紹傳統文化的全新刊物,書寫者由一群背景各異,但對傳統文化保有熱情的成員組成,內容以專題方式記錄不同領域的當代創作者/行動者如何回應從過去而來的召喚。
2018/01/28 | Mata Taiwan
想讓人一再去部落,就先自問台灣人為何熱愛去日本旅遊吧
Balu(巴魯)是魯魯灣的主人,在莫拉克風災後返鄉投入這場「新煮藝復興運動」,他帶著過去在台北的掌廚經驗,在探索傳統食材的創新可能性的同時,也重新認識這些食物與部落的真實連結。Balu 想把創意料理的感動帶給顧客,也將傳統文化的美好傳承下去。
2018/01/09 | Mata Taiwan
出生的地方必然就是「家」嗎?——血緣不再重要的年代,原青如何「烙」出一條回家的路
攝影展「烙出一條回家的路」正積極跳脫人類學對原住民身份的定義,讓被攝者藉由影像以嶄新的方式表達自己。原青藝術家Djubelang請每一位被攝者提供小時候的照片、與原鄉有關和母體文化有聯繫的物件。這些空間經由投影的燈光,有如時光機穿梭、返回過去某段記憶的場景,或交疊或混合出新的面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