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狩獵與保育的兩難抉擇:一位都市原住民青年的自述
baki(祖父)過世前幾個月,開始會看見幻覺。當我靠近baki,他只叫我不要踩到,但我看不到地上有任何東西,只見著他的眼神專注地看著空氣,一手搭著另一手開始繞。後來爸爸說他應該是在整理網具。對這位生命進入尾聲的獵人來說,捕鳥還是很重要的事。
2019/06/02 | 讀者投書
自己的族語自己學?為什麼閩南人、客家人,不能上原住民族語課?
國中時,學校發了族語課程的問卷調查,班上有位女同學勾選要學習原住民族語,不過,學校卻以她不是該族群學生為由,請她改選自己族群的語言。
三鶯部落:從遷移和抗爭中看見家的想像
長久以來,都市原住民面對政府壓迫、經濟剝削以及族群互動的歧視經驗,飽受負面且不符公平正義的待遇,也得不到主流社會的關注。一九九四年月臺北縣政府依防洪整治為由,通知大漢溪沿岸的違建戶搬遷,三鶯部落成為拆遷對象之一。
2018/02/24 | 李修慧
做過加工出口、吸過台塑廢氣,曾提供經濟勞動力的拉瓦克部落,現在成了「違建」
1990年代開始,拉瓦克居民依照法規中有關違建編釘門牌相關規定,申請門牌。高雄市政府也陸續發放門牌,並向部分的住戶收取地價稅。但1997年,拉瓦克部落卻被認定為違建。
2018/02/06 | Mata Taiwan
台灣若成立原住民族大學,就讀的原民生還會是「特殊身份學生」嗎?
去年底,原民會委託東華大學執行「國立原住民族大學設立可行性評估」研究案,盼在台灣設立首間的國立原住民大學。而根據聯合國2009年的「世界瀕危語言」地圖,台灣有許多原住民族都榜上有名。族語教學的瓶頸在於師資欠缺,需要更多年輕人才投入。原住民大學若成立,則應更積極面對這個課題。
2018/01/09 | Mata Taiwan
出生的地方必然就是「家」嗎?——血緣不再重要的年代,原青如何「烙」出一條回家的路
攝影展「烙出一條回家的路」正積極跳脫人類學對原住民身份的定義,讓被攝者藉由影像以嶄新的方式表達自己。原青藝術家Djubelang請每一位被攝者提供小時候的照片、與原鄉有關和母體文化有聯繫的物件。這些空間經由投影的燈光,有如時光機穿梭、返回過去某段記憶的場景,或交疊或混合出新的面貌。
2017/10/03 | 李修慧
三位8年級原住民的自白:在台北與部落的夾縫,到哪都是「邊緣人」
「進原住民藝能班後,對部落的想法很無力:覺得好像要做些什麼,但又不知道從何做起。」原住民藝能班的畢業生嚴毅昇無奈的說,
2015/08/11 | TNL 編輯
43戶在半小時內被淹沒...溪洲部落盼了多年的社會住宅在哪兒?
溪洲部落後援會張慶豐看著溪水迅速吞蝕家園,猜測是上游山區土石流改變地貌,才會發生30餘年都沒見過的大水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