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9/12 | 精選書摘
《鄉野間的幸福出版》:投入「反對高樓大廈運動」的韓國里長
身兼里長的姜守乭教授在調查後發現,他所居住的新安里原本並不是建造高樓大廈的預定地,在都市計畫中,其實是要將新安里打造成以低層建築為主的大學文化城,但建商卻盜用居民的名字製作假資料,將此處改成可以建造高樓大廈的地區。
2018/08/19 | 精選書摘
《台北慢步》:從錫口到台北城東門,看盡都市變遷的齊東街古道
齊東街的開發,在古道、都市計畫、水圳道、華山工廠、鐵路線等周邊設施下,呈圓弧形發展,興建的日式房舍不但屋內動線是傳統日式融入洋式的格局,屋外也像是迷宮一般,大部分開車的人一進入齊東街的單行道,往往就是迷路,繞不出來。
嚴重缺乏公義的台灣社會,可否就把都市計畫廢除?
當政府無意願執行相對容易的土地使用管制時,又有何理由來執行土地徵收與市地重劃?若政府無意執行土地使用管制時,是否也能夠放這些多屬於社會弱勢的土地被徵收戶及被重劃戶一馬?
2018/07/22 | 精選轉載
政治因素擺一邊,如何從都市計畫法規解決文化大學宿舍問題?
因選舉被挖出來的文化大學宿舍爭議,若從都市計畫的角度來看爭議在哪?又該如何透過法規解決這個問題?
2018/06/10 | 精選書摘
《中國變奏曲》:一九八○年代至今,我們開心地摧毀我們的文化
梁思成將中國建築分成豪勁時期、醇和時期和羈直時期。我納悶他會如何歸類現代。「疏離異化,」他的兒子梁從誡答道。而他更悲嘆,公眾在形塑城市上無從發表意見。「都市計畫嚴格受政府控管,因為這裡是首都,操縱權實際上在中央政府手中。」
2018/05/26 | 精選書摘
貫穿三「城」的台南大軸線——從摩登老街到文化創意大道
從台南驛到台南船溜這條軸線上及其兩個街廓內,包含了在興建時,是台南市,甚至是台灣最摩登的建築與設施,也包含了台南市重要的老街、古蹟、博物館、文教設施。比台南市任何其他地區或街道更具有文創大道的可能性。
2018/03/27 | 精選書摘
被視為「首都救星」的建商,其實是貪圖都更利潤的投機者
他主張城市的生命是由持續湧進勞工市場的年輕人所給予的,建築是倫敦的主要工業之一,養活並雇用了大部分社區團體,當市區邊緣蓋了新房子以後,市中心的住宅也提高了租金。
2018/02/08 | 讀者投書
窮到只剩下拼經濟(上):效法美英德,高雄的轉型不是天方夜譚
很多說高雄是「幸福之都」的人都帶有一些蔑意,由於產業久未轉型,長期的低薪問題導致留不住人才,市政府不應該只想靠大型建設帶動經濟,而是參考歐美國家「繡帶」的經驗,並建立會合產官學的窗口,由根本加速城市的轉型。
2018/01/19 | 李修慧
52年前「誤植」的保護區被改成「農地」,宜蘭羅東啟動50億都市計畫案
而前宜蘭縣農業處處長的楊文全質疑,既然50多年前就誤植為「保護區」,為什麼50幾年都改不回來,現在才改?
2017/10/16 | 陳柏翰
里長可以廢除嗎?從里長角色重新思考社區公共性
「里長」已經被視為社區中習以為常的存在,也鮮少有人關注這個職務所造成的影響,因此本文嘗試從里長的情況著手討論,並提出對此職位存廢可能性的探討。
2017/05/16 | 李修慧
文萌樓案日日春協會敗訴,日日春:「你們買得了屋子,但買不走歷史」
日日春也說,會在文萌樓守到最後一刻,「投資客雖然以330萬元買走這個屋殼,但不代表可以買走這邊的歷史。」
2017/05/14 | Lo
北市議員建議「磨平」樁位點 專家:現在用不到,不代表以後沒用處
專家解釋儘管暫時沒用,以後也可能有用處,一顆不起眼的樁位點民眾平時沒注意,它卻是土地測量的重要基準點。
2017/02/15 | 地球觀點
容積獎勵發放要有正當性,想想「花園城市」永和的教訓
都市更新不只限於原地重建,更期望發揮公益性及達成都市再發展之意義。但老屋都更容積獎勵,有發揮這樣的精神嗎?
2017/01/01 | 精選書摘
紙上明治村:百貨公司的新潮消費空間
十九世紀在歐洲各大城市,都能見到百貨公司的蹤影,到了二十世紀初,日本著名百貨——三越、白木屋、高島屋等接續在台灣開幕,為民眾帶來截然不同的消費體驗。  
2016/12/11 | Shih Yuan
司法院公布大法官解釋 擴大都市計畫救濟管道
「742號解釋」內文提到,雖然原都市計畫作必要的變更,屬於法規性質,並非行政處分。但民眾若對其中的具體項目,「有直接限制一定區域內的特定人,或可得確定多數人或增加其負擔者」,應准許其就該部分提起訴願或行政訴訟。
2016/10/23 | 精選書摘
「區段徵收」的本質:地方政府以「合作開發」之名行徵收之實
歐洲在二十世紀上半葉廢除「區段徵收」,主要理由是因為有「一般徵收」,便不需另訂「區段徵收」。但臺灣政府覺得「區段徵收」很好用,所以到了二十一世紀的今天,還在使用十九世紀的舊制度,說起來令人慚愧。
2016/10/22 | 精選書摘
「區段徵收」就是一種土地炒作,全世界只剩臺灣還在實施
地價稅大幅上漲的原因,是因為經歷抗爭之後,「土地徵收」和「市地重劃」的方法逐漸不能再使用了,地方政府沒有財源,只好走回課稅的正途。公共建設的費用本來就應由全民負擔,怎麼可以剝奪社會的弱勢族群,由他們承擔大部分人使用的公共建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