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土文學論戰

台灣鄉土文學論戰(1977年-1978年)是一場從1970年代初期開始,關於台灣文學之寫作方向和路線的探討,特別是在1977年4月至1978年1月之間,關於這個議題的討論,更是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一般稱之為「鄉土文學論戰」。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0/06/12 | 精選書摘

《老派文青的文學浪漫》:台北城南是我知識的紮根之地,更帶領我從中國回到台灣

我想:比起一九○○年代的日本漢文學家,乃至一九四九年前後從中國來台的知識份子,我是幸福的。對台北城南地區而言,我雖然同樣也是過客,但台灣就是我的母土,台中是家園所在,台北城南不但是我知識的紮根之地,更是帶領我從中國回到台灣,又遠涉日人在台漢文學的起點。

2020/05/10 | 精選書摘

余光中《天國的夜市》推薦序:展翅遠颺,傲視遼闊詩領域的真正巨鷹

《天國的夜市》收錄了余光中年少時的詩作六十二首,他讓那段時光渲染成久遠的思尋,斟一壺青春的酒,仰首便成美歌;作一段青春的詩,揮毫便成佳作。他有著才華洋溢的靈魂,仰一仰月,月便該成色。

2020/01/02 | 精選書摘

《呼喚》小說選摘:只是要求公布二二八的真相而已啊!都不行嗎?

公開場合不能講二二八,他當然知道。那一天面對那麼多群眾,他就是忍不住呀。二二八,多少人,在港邊被槍殺,用鐵鍊把手把腳都綑綁了,一個串一個,從背後開槍,整排的人幾乎同時都栽進海裡了。海水是一整片一整片的紅。

2020/01/01 | 精選書摘

《吶喊》小說選摘:講選舉,又不是殺人放火,怕什麼?

在大學裡擔任兼任講師的陳宏,原本希望透過自己手中的筆,能在文學創作的園地裡豐收;然而,文學之眼卻引導著他看見現實社會裡的不公不義,成為關心政治的進步青年,進而點燃了他從政的心念與熱情。即便最在闃黑的黎明前夕,也要勇敢吶喊出自由的心聲。

2019/12/31 | 精選書摘

《阿宏的童年》小說選摘:我不是日本人,也不是中國人,我是台灣人,是八斗子人!

在基層漁村家庭成長的阿宏,傳統的村莊風情在人物的互動中躍於紙上。金水嬸跟阿宏說魚娃娃在被生出來時,都會問願不願意被生出來,不願意的話就會把魚娃娃推回身體裡。她也曾這樣問過阿宏,願不願意出生在這複雜的世界呢?

2019/01/02 | 鍾喬

回首《拾月》劇場30年紀念:在後現代的閃避中反叛

《拾月》就是發生在淡水海邊廢棄造船廠的一樁「事件」⋯2018年底,《拾月》被置入「野根莖-2018台灣美術雙年展」中,以「野身體」被命名,再次與整整30年後的觀眾見面。

2017/12/17 | 讀者投書

余光中的鄉愁不是你的,你的政治正確也不是他的

詩人的鄉愁既成不了我們的鄉愁,我們也就不能以我們認為的政治正確去評斷詩人的政治正確。

2017/12/16 | 讀者投書

余光中的鄉愁不是你的,你認為的政治正確也不是他的

詩人的鄉愁既成不了我們的鄉愁,我們也就不能以我們認為的政治正確去評斷詩人的政治正確。

2016/08/12 | 林阿炮

【文評三四五】鄉土文學作家,也是現實主義作家──談王拓的兩篇都市小說

「為受苦的人爭取權益、改善環境」應是他的心願,也是當時的他迫切想做到的事,因此當「用筆改革社會」的目標無法達成時,他會決定投身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