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小平

鄧小平(1904年8月22日-1997年2月19日),原名鄧先聖,由啟蒙老師在法國留學時改名鄧希賢,1927年正式改名為鄧小平,男,四川廣安人,中國政治家、軍事家、思想家、革命家及外交家,是中國共產黨及中華人民共和國於20世紀70年代末至80年代末期的實際最高領導人。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0/10/20 | 精選書摘

《美國如何丟掉世界?》:中共相當強調「百年屈辱」,這影響了他們看待美國的觀點

中國的未來前途尚不明朗。但是二○一四年有一點算是清楚的是,支持美國在冷戰結束後對中國保持樂觀的假設——假設中國經濟成長可使中國在國內更民主、在國外更和平——再也不能做為美國在亞太地區政策的基礎。

2020/07/20 | 精選書摘

《共產世界大歷史》:中共能代表中國人民嗎?從毛澤東、鄧小平的功與過說起

習近平如果真想實現「中國夢」,真想讓中國偉大,只能做兩件事。第一是把毛澤東的像從天安門上拿下來,第二是停止共產黨一黨專政。毛澤東的像如果不拿下來,我敢斷言中國及中共體內長久以來積存的毒素就永遠無法清除乾淨,中國也將永遠無法獲得新生。

2020/07/13 | 精選書摘

《只有資本主義的世界》:政治資本主義體系的三項特徵與兩處矛盾

目前實施政治資本主義的國家都做了點修正,在執政時納入高效率且技術嫻熟的官僚系統,特別是中國、越南、馬來西亞和新加坡。這是此體系的第一個重要特徵:官僚系統(顯然是政治資本主義的主要受益團體)的主要目標為實現高經濟成長並且執行能達成此目標的政策。

2020/07/04 | 《思想坦克》

帝國邊陲陷落的桃花源:東方之珠的昨日、今日、明日

未來香港也許舞照跳、馬照跑,但政治上形同戒嚴,文化、思想、學術、創作自由,一律向中國內地看齊。這樣的香港,還剩下什麼值得緬懷的記憶?

2020/04/04 | 德國之聲

中國外交:回不去的「韜光養晦」

從「韜光養晦」到「戰狼外交」,中國是否已經拋棄了鄧小平的外交路線?習近平的新時代外交要向何處去?

2019/09/25 | 精選書摘

史景遷《追尋現代中國(下)》:鄧小平1989鎮壓民主,跟慈禧太后1898推翻新政沒兩樣

在鄧小平掌舵之下,中國共產黨一方面通過選擇性壓縮國內批判空間,同時又加速國內各經濟部門成長,透過這種巧妙的均衡手段,不僅屹立不搖而牢牢控制權力、維持既有的特權,也大幅增加了中共政府成員的財富。

2019/06/25 | 新加坡紅螞蟻

新加坡不當中國或美國的跟屁蟲,李顯龍總理這番話有幾層意思?

胡以晨問總理,他有一台蘋果手機,也擁一台華為手機,究竟應該放棄哪一台?李總理說:「在理想的世界裡,你可以在購買華為後,隔年再買蘋果手機,而兩台手機之間能夠順利切換。」

2019/06/04 | 黎蝸藤

如何理解美國的六四政策?

六四事件發生在東歐和東歐共產主義政權骨牌式的倒臺之前(俗稱「蘇東波」),而蘇東波緊接在六四事件之後,很快就轉移了國際注意力,也分散了對中國的壓力。

2019/06/03 | Raphael

血染天安門:解放軍人憑著良知拒絕開槍,但中共施加的壓力堪比納粹

以六四事件為例,你我就真真切切看到秉持良知或道德直覺而抗拒射殺自己同胞的軍方領袖。在威權高壓北京政權眼底,這些軍人承受的壓力不下二戰期間帥氣軍服下的無良納粹。

2019/06/02 | TNL特稿

「兩個太陽」的鬥爭:1989年戈巴契夫訪華,間接成為六四事件推手?

1989年戈巴契夫訪華,是中蘇交惡30年後,中國從以前權力不對等的「小老弟」成為與蘇聯平起平坐的強國,這可不謂是中共對蘇外交的一大勝利,而關乎國格的一大勝利卻被天安門事件模糊了焦點!

2019/03/18 | 黎蝸藤

中美關係七十年與領袖特質(中):鄧小平讓老布希知道,「面子」對中國人的重要性

布希不希望中國放棄開放政策,原因是他認為中國只有開放,與外交接觸,才能繼續走向民主。他相信隨著時間的推移,中國依然會「變好」。這是後來形成的「吸納中國」的思路一脈相承。中美關係在六四事件後沒有惡化,布希是最大的「功臣」。

2019/03/15 | 黎蝸藤

中美關係七十年與領袖特質(上):毛澤東「帝王思想」,中美建交卡在意識形態

美國對毛澤東的評估大致沒錯,只是存在一個時間差。現實中,史達林是毛澤東唯一畏懼的人,中共急需蘇聯的武器和資金,所以毛澤東不可能站在蘇聯的對立面。

2019/02/19 | 關鍵評論網 ASEAN:Indochina

越中戰爭40年:學者列出越方錯誤、越官媒稱中方出兵為救赤柬、老兵因「政治」逐流

越南與中國於1979年2月爆發邊界戰爭,至今屆滿40年。越南學者表示,這場戰爭除了給越南帶來很大的軍事教訓外,也可從中吸取政治外交上的經驗,像是偏離平衡外交等錯誤路線。

2019/01/30 | 余杰

吹捧鄧小平的一國兩制,李柱銘不配稱「香港民主之父」

在李柱銘的論述裡,香港獨立是一個被共產黨壓迫出來的負面價值,只要共產黨對香港稍稍恩賜一點民主,港獨就會煙消雲散。然而,越來越多追求香港獨立的香港年輕人完全不認同這種看法。

2019/01/30 | 余杰

吹捧鄧小平的一國兩制,李柱銘不配稱「香港民主之父」

在李柱銘的論述裡,香港獨立是一個被共產黨壓迫出來的負面價值,只要共產黨對香港稍稍恩賜一點民主,港獨就會煙消雲散。然而,越來越多追求香港獨立的香港年輕人完全不認同這種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