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南榕

鄭南榕(臺灣話:Tēnn Lâm-iông,1947年9月12日-1989年4月7日),臺灣社會運動倡議者、時事評論者,也是臺灣政治雜誌出版者及持不同政見者,主張爭取全面言論自由、支持臺灣民主化且致力推動臺灣獨立運動。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1/04/16 | 《思想坦克》

體制不可能包容像鄭南榕這樣的異議者,紀念他等於再殺死他一次

體制不可能包容像鄭南榕這樣的異議者,體制也必然需要侯友宜這樣的幹才。鄭南榕比任何人都活得更像是一個人,這注定他無法被體制紀念,注定了如果體制要紀念他,等於要再殺死他一次。

2021/02/28 | 逗點文創結社 comma BOOKS

楊翠 X 鄭竹梅對談:戒嚴還在人們的心中暗自延續著,並未完全終結

楊翠說:「白色恐怖最大的特色是高度的體制化,包含戒嚴法制、戡亂法制和總動員法制所組成的整個法制系統是一整個嚴密控制的體系,仰賴核心機關與法制的協力與配合,強化對人民的控制。但若要說,台灣真正度過威權統治的精神控制,到現在都還要努力呢。」

2020/09/22 | 逗點文創結社 comma BOOKS

鄭竹梅:「本刊文責一律由總編輯鄭南榕負責」,希望讀者挑戰他的思想

鄭竹梅說:「在這個時間點,出版《本刊文責一律由總編輯鄭南榕負責》,並不是希望大家背誦他的文句。我們甚至希望大家閱讀之後,可以挑戰他的思想,或是思考為什麼他會這樣表達。」

2020/07/21 | 讀者投書

走出228紀念館,沒幾步路就看到建中門口的蔣介石銅像

228國家紀念館就在建中旁邊,難道都沒有人討論該校門口老蔣銅像的必要性嗎?我不禁為母校師生的冷漠感到悲哀,其實值得師生景仰的人應該是校友陳文成與鄭南榕等人才是吧?

2020/03/15 | 台灣人權促進會

談紀錄片《牽阮的手》:他們流血抗爭,換來現在的歲月靜好

你應該曾在歷史課、公民課中,簡略認識二二八、黨外民主運動、解嚴後的社運與政治民主化。且讓我們用一部紀錄片,從一對老夫妻的愛情故事開始,瞭解前人如何替我們爭取民主。

2019/10/29 | 讀者投書

無論你喜歡或是唾棄,博恩就在「妓sus」旁邊張開雙臂

從藉由吳怡農探討「物化」到邀請童仲彥,博恩是真心想讓夜夜秀成為一場給社會觀眾的大型實驗:如果觀眾討厭或唾棄他已懂得如何處理,如果能再度重拾觀眾的喜愛,第三季的博恩夜夜秀,將會成為他繼續前進的動力與依據。

2019/09/29 | 李修慧

【圖輯】中國建國70週年前夕,愛沙尼亞、波蘭、哈薩克等24國聲援香港「反送中」

中國70周年「十一國慶」將近,28日、29日週末,全球至少24個國家、共65個城市響應聲援香港追求反送中「五大訴求」的活動,是6月9日爆發「反送中」運動以來,海外最大規模的集氣聲援。

2019/08/21 | 林政翰

從金馬獎到博恩夜夜秀,當政治石頭落入藝術水缸會發生什麼事?

從金馬獎的「台獨致詞」到博恩在Open Mic場合的「鄭南榕笑話」,藝術和政治之間好像只隔了一層薄薄的紙,但我們也該問自己,用所謂「嚴厲標準」看待這類事情的態度,是否真有超越政治的藩籬?

2019/08/13 | 讀者投書

談博恩「地獄哏」:別把大衛像遮到剩雞雞, 然後嫌米開朗基羅猥褻

演員如何處理悲劇,是帶觀眾進入「來笑悲劇本身,其實悲劇沒那麼可怕,只是人世的一部分」而非「帶觀眾去笑悲劇的受害者」,這兩種態度天壤之別也一線之隔。

2019/08/10 | 讀者投書

喜劇「Open mic」與言論自由:「曾博恩調侃鄭南榕」從不存在

有人認為作為公眾人物就該謹言慎行,為自己的行為負責,這等同於主張:只要是公眾人物,任何時刻都必須對言論進行「自我審查」。

2019/08/08 | 李律鋒

鄭南榕開得起玩笑嗎?我不知道,但博恩應該看看海綿寶寶

美國有歧視,有種族仇恨,到現在也沒能消弭;或許正是因為這樣,美國的創作者們想盡辦法在各種各樣的文本裡去傳達自由的可貴,以及在日常生活當中,如何透過具體的事件來實踐、示範自由的行使與規範。

2019/08/08 | 精選轉載

建立在鄭南榕身上的笑點:是觀眾不夠幽默,還是博恩越了線?

幽默感是建立在理解和尊重上的,輕鬆不一定就要低級,把被害者的尊嚴踩在腳底下的幽默不叫幽默,那叫做無知。

2019/08/08 | 讀者投書

博恩地獄哏揶揄鄭南榕:「美式幽默」與「政治正確」的界線

既然脫口秀作為一種表演藝術,那它也同時兼備了一個傳播媒介的要素。所以本文將以傳遞資訊時的幾個原則,來分析「起爭議」時如何保護創作者。

2019/04/07 | TNL特稿

不只是「言論自由」:鄭南榕自焚的政治意義,在於瓦解台灣的失敗主義

言論自由日的意義,從來都不應該只有抽象的言論自由,它同時包含了鄭南榕對台灣人一百年來經歷殖民、威權統治的嚴厲控訴;但也包含了台灣人將能夠行動起來,並從「賤民意識」掙脫而出的期待。 

2019/04/07 | 廖千瑤

鄭南榕殉道30週年:台獨派變強了,但親中統派變得更強

今年是鄭南榕烈士殉道犧牲後的第30年,儘管不是所有的台灣人都知道他的英勇與偉大,但很明顯地,相較於過去,鄭南榕烈士的事蹟已經被更多人知道了。然而,令人沮喪的是,台灣社會往負面發展的表現,卻顯得更強烈,更深入。 

2018/11/20 | 精選書摘

陳芳明《深淵與火》:與鄭南榕的相見

在機場與我握別的人,已經選擇在火焰中決絕地飄然而去。他那種毫不吝惜的離去,等於是對壓迫他的統治者表達最大的輕蔑,才能證明國民黨體制是何等醜惡。

2018/07/07 | Abby Huang

「10歲的孩子不該看自焚照片?」小學生參訪鄭南榕基金會遭議員批評

劉芳君表示,議員就是認為鄭南榕基金會有政治立場,在看了當天的活動照片與導覽員解說,結果只注意自焚、只說有政治灌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