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問

鄭問(1958年12月27日-2017年3月26日),本名鄭進文,出生於臺灣桃園縣大溪鎮(現今桃園市大溪區),為漫畫家。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0/09/27 | 點讀華山

專訪台灣科幻漫畫第一人:阿推與《九命人》,一段熬了35年的的奇幻旅程

漫畫家姜振台,筆名阿推。一個絕大多數台灣年輕人沒聽過的名字,但他創作的漫畫,不僅是台灣最早的科幻漫畫啟蒙之作;也是次文化風潮的先聲。

2020/08/24 | 漫遊藝術史

漫畫難登「大雅之堂」?論藝術終結與當代動漫畫的耦合

「人人可以是藝術家,人人或許也能成為藝評家。」雖然這句話說來有些不負責任,但是我們也不能固守在象牙塔內,重蹈歷史的覆轍,把可能性排除在外。

2020/04/11 | Readmoo閱讀最前線

馬利談《阿鼻劍》與前傳:要幫小說主角找出路,也要替自己的人生找出路

2017年,鄭問猝然辭世。2019年,《阿鼻劍》面世30週年,重新製作的版本面世,出版社也辦了紀念活動。馬利在其中一場活動裡感嘆,自己大概沒法子寫完前傳小說,但現場讀者的鼓勵觸動了他。於是,馬利決定繼續寫下去。

2020/02/22 | 精選書摘

《阿鼻劍前傳〈卷一〉封印重啟》:身為阿鼻第九使者,我所記得的

《阿鼻劍》漫畫版的第三集有過短暫的兩回。當時是把勿生回憶起的前世,和他的現世交錯進行。而小說版的《阿鼻劍前傳》,則是集中寫前世,寫阿鼻劍的由來,寫勿生如何由摩訶劍的大護法轉變為阿鼻使者,甚至再成為尊者。整個故事則透過阿鼻第九使者的旁觀和回憶來敘述。

2019/11/09 | 精選書摘

《阿鼻劍》馬利後記:與鄭問的合作,可以說行雲流水,超越愉快所能形容的經驗

鄭問過去的《刺客列傳》,使我成為他的讀者。所以,如果我編一個劇本和他一起創作一部漫畫,豈不是人生一大快事?這就是《阿鼻劍》的起源。

2019/03/02 | 精選書摘

小川和久:當年能與鄭問一起製作《鄭問之三國誌》真是太好了! 

2001年,《鄭問之三國誌》遊戲上市。2019年,大辣以「人物點評版」磅礴推出《鄭問之三國演義畫集》,以鄭問工作夥伴《阿鼻劍》編劇馬利的觀點、羅貫中《三國演義》的原典文句,讓讀者可以重新認識鄭問筆下的三國人物風流。

2019/03/01 | 精選書摘

小川和久:當年能與鄭問一起製作《鄭問之三國誌》真是太好了! 

2001年,《鄭問之三國誌》遊戲上市。2019年,大辣以「人物點評版」磅礴推出《鄭問之三國演義畫集》,以鄭問工作夥伴《阿鼻劍》編劇馬利的觀點、羅貫中《三國演義》的原典文句,讓讀者可以重新認識鄭問筆下的三國人物風流。

2018/09/13 | 藝術很有事

【藝術很有事】尋找深邃美麗的鄭問

其實所謂「深邃美麗的亞細亞-不可思議的超級亞細亞」正是《早安》漫畫雜誌的總編輯栗原良幸對鄭問的想法。他無法理解鄭問的深度,對他而言,鄭問先生就是深邃美麗的亞細亞。

2018/08/13 | 讀者投書

簡秀枝抓鄭問祭旗,這才是赤裸裸的政治黑手介入藝術場域

簡秀枝在文章中,不斷強調鄭問剛過世,就不免令人懷疑,簡對於古物的認識為何?只要這個作品有文化意義,是人為加工的物品,都可稱之為古物,與年代沒有關係。即使剛過世,又有何妨?

2018/07/09 | VY

從《人物風流》看鄭問故宮大展(下)

《深邃美麗的亞細亞》裡出現了各式各樣的王,不過鄭問描繪的王並非憑藉血統、權勢而成的王,也沒有皇冠、寶座、權杖等典型的王的符號,而是以形塑出的品格,來作為王的證明⋯

2018/07/09 | VY

從《人物風流》看鄭問故宮大展(上)

《東周英雄傳》也好、《始皇》也罷,鄭問雖然大多以中國傳統歷史作為主題,也將毛筆揮灑自如,但他的畫裡沒有一樣是純粹的、刻板印象裡的中國傳統。反而用了現代人的現代意識,甚至物質主義的意識,來重新詮釋古代,賦予古代中國更大的能量。

2017/05/28 | 劉彥甫

「亞洲至寶」鄭問作品進故宮展出背後,對台灣漫畫產業的意涵

臺灣動漫人才面臨生存空間的擠壓,除了天助自助還得政府挹注開拓。待鄭問畫作在未來撤展,那些筆鋒下的花落化為千頃的一次春泥,恐難再滋潤臺灣漫畫界的廣袤乾涸。

2017/03/31 | 翁 稷安

阿鼻劍斷俠客亡:悼漫畫大師鄭問

鄭問創作生命的起落轉折,就像他自己作品的寫照,試圖在不可逆的大環境中,衝決網羅,即便渾身是傷,結局悲愴,但活出了自身獨特的風度神采。

2017/03/28 | 羊正鈺

他融合東方水墨與西方繪畫技巧——台灣「鬼才」漫畫家鄭問過世

日本《朝日新聞》曾讚歎他是漫畫界20年內無人能出其右的「天才、鬼才、異才」,日本漫畫界更譽為「亞洲至寶」。

2016/04/29 | 沈 伯丞

刻意的香蕉-誰人的文化、誰人的明星

在全球化及網路資訊大爆炸的時代裡,即使成長於台灣的在地人也開始一點一滴的成為了黃皮膚白靈魂的「香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