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4/01 | 李修慧
2公分傷口凸顯「醫師荒」:綠島衛生所8個月只有一名醫師「24小時待命」
綠島鄉衛生所編制有3位醫師,綠島鄉衛生所去年8月起,從3名醫師減少到只剩一名醫師,這名醫師除了白天一般門診至下午5點30分,晚上7至9點還要值急診,幾乎是24小時待命。
2018/04/15 | 羊正鈺
青年自組「無國界醫院」把台灣帶到WHA,募款餐會連阿扁也「現身」
這場餐會還有一個共同主辦方,是由年輕人發起將在5/19~21時WHA會場周邊盛大舉行台灣「無國界醫院」醫療展,並《日內瓦論壇報》刊登台灣積極加入WHO的醫療硬實力。
2017/08/11 | Lo
(更新)12家醫院違法向醫師收「保證金」,北市府開罰北榮6萬元
台北榮總表示,保證金規定過去行之有年,會在醫學生錄取住院醫師時,要求繳交保證金,報到時就會退回,全台多數有訓練醫學生的醫院都有此規定。
2017/06/28 | 李修慧
林口長庚急診醫生集體離職,院方:誤解造成,正積極慰留
林口長庚醫院傳出急診醫師集體離職消息,裡面醫師表示,院方認為急診長年虧損要縮減人力而感到不被尊重。不過院方表示這是醫師對政策有所誤解,正在積極慰留中。
2017/02/06 | 李修慧
健保核刪將恢復「黑箱」審查?新任衛福部長:具名會給醫師太大壓力
具名核刪引起正反兩面的評價,正面者認為具名核刪公開透明,但負面則可能帶來寒蟬效應,對具名醫師造成太大壓力。
2016/12/14 | 精選書摘
超量護病比與畸形班表,讓護理崩壞的狀況陷入惡性循環
醫院資方以降低成本為出發點而刻意地減少護理人員,已經嚴重危及醫療品質,更對病人安全產生實質的危害。會導致這樣的狀況,有兩個相當根本且關鍵的因素,一個是《醫療機構設置標準》,另一個是醫院評鑑的規範。
2016/07/15 | 李牧宜
不再容忍醫療暴力!醫勞盟替醫護人員出頭:再有暴力將主動提告
過去發生醫院暴力事件,往往因院方想息事寧人而被吃案。醫勞盟表示,未來只要有醫院暴力事件,將在收集事證後,直接遞交刑事犯罪告發狀。
2016/07/12 | 精選轉載
為何醫師聽到這「兩個字」就不開心? 淺談健保核刪制度
擦傷施打破傷風疫苗,被核刪;急性胰臟炎,刪掉診斷的依據;把止痛藥當成抗生素刪掉;把不會傷腎的止痛藥,說有腎毒性所以刪掉。 還有很多很扯的例子,所以核刪案件常被同仁戲稱是 「工讀生選的」 或是 「電風扇吹的」 ,就是表達有些核刪有多麼誇張與不合理。
2016/06/17 | Kenzo
醫師救人申報健保15萬反被砍百萬? 健保署:僅核刪36萬
醫勞盟理事長張志華認為,目前健保裁員充足,是著手改革的好時機,全面檢討核刪制度,採具名審查或公布核刪準則以昭公信。
2016/05/03 | 羊正鈺
住院醫師109年才納勞基法!民進黨團卻將修法拉下協商
民進黨團總召柯建銘表示,醫師納勞基法,將造成醫師人力的缺口,該如何因應,必須要有全面配套,因此先拉下協商...
2016/04/20 | Shih Yuan
健保署為醫護人員「加薪百億」 醫師:這不是詐騙,什麼才是詐騙‬?
醫勞盟理事長張志華也指出,給付醫院的錢,實質分配的權利還是在醫院及資方手中,對基層醫護人員恐怕沒有幫助。醫改會則建議應從醫療財團法人讓勞方代表參與董事及薪酬委員會開始。
2016/03/11 | Sid Weng
健保署:去年4萬人「短期復保」返台就醫 健保支出逾2.8億
健保署指出,凡是國民都有全民健康保險納保資格,只要持續繳費,依法就可在台治療,規定適用全體國民,不能因為個案而影響大眾權益。
2015/12/28 | Kenzo
大醫院人滿為患、小醫院快倒一半 醫改團體:應落實家醫與轉診制
台灣社區醫院協會秘書長張克士指出,現在的情況是大醫院人滿為患,小醫院倒一半,嚴重剝奪非都會區民眾的就醫權益,這是非常嚴重的問題。
2015/12/03 | 蟲蟲
【插畫】醫病關係惡化的終點:自己生病你就自己醫吧
請別在醫護人員面前當「奧客」,踐踏他們努力習得的專業。
2015/10/21 | Kenzo
血汗醫護納勞基法要「再等8年」 醫師批:人早就累死了!
事實上,醫療機構雖屬《勞基法》適用對象,但醫師卻不適用《勞基法》,醫改團體多年推動醫師適用《勞基法》,勞動部也規劃了十幾年,卻因為醫界資方長期反對而進展緩慢。
2015/09/04 | TNL 編輯
明年開放自補差額拿「原廠藥」...醫界:「學名藥」不好為何不管制?
台大醫院小兒感染科主任黃立民表示,台大以「原廠藥」為主,因感染疾病通常來得又急又快,藥品穩定與效果非常重要,因此「不太敢用學名藥」...
2015/08/27 | Kenzo
民眾濫用急診連「擠青春痘」都來 健保署擬修法「賴急診一律自費」
醫改會研究員辜智芬指出,先前就有醫護反應輕症患者占用急診資源,「連擠青春痘也要來急診」,而急重症患者雖經醫師立即處置,但輕症患者過多,仍有可能排擠到重症者的醫療資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