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1/08 | 史丹福
驚心動魄輸血史(下):戰火的洗禮
戰爭引起生靈塗炭,令無數平民流離失所,卻同時促進了輸血技術的發展。
2018/10/31 | 史丹福
驚心動魄輸血史(上) ︰由被禁到重見天日
早期的輸血其實是一場賭博,當年還沒有血型的概念,病人與捐贈者的血液是否相容完全是由運氣決定。
諾貝爾獎得主的發現,如何為癌症治療帶來革命性轉變?
從前我們都認為已擴散的癌症都只能支持療法,但隨著科技的進步、醫學的發展,癌症或許不再是末日,醫學界希望在往後的日子可以把癌症當做長期疾病般治療。
被奪走的肝臟
由於惡化急速,K小姐被安排換肝,排第一位,24小時後剛好有人捐肝而重獲新生,完全康復——但這並非大團圓結局。
2018/08/28 | 史丹福
為何醫生會盡量避免近親輸血?
除非迫不得已,否則醫生不建議親屬間的輸血,因為這違背了輸血安全的第一守則——「無償捐血」。
2018/08/18 | 照護線上
「王先生吃完之後,肝癌就消失了!」醫療謊言常見的五個特點
面對氾濫成災的錯誤資訊,該如何避免受騙上當呢?其實這類招搖撞騙的詐財招數通常是漏洞百出,我會提醒患者留意幾個特點。
2018/08/04 | 精選書摘
《我在一樓急診室的人生》:呼吸正在消失的聲音並不常見,但一聽難忘
這聲音不常聽見,但一聽難忘。我上一次是在衣索比亞。有個年輕人墜樓,送到我們鐵皮屋急診室。他頭裂開、滿口鮮血,呼吸聲粗啞。我問其中一個衣索比亞的住院醫生:聽見沒?那是世界正在崩潰的聲音。
2018/08/04 | 精選書摘
《我在一樓急診室的人生》:我的手機發亮,「刀傷。無生命跡象,五分鐘」
我鎖門了嗎?我爬下床檢查。有鎖。空調嘎啦嘎啦響。我檢查手機。是警笛嗎?不是,只是電梯的運轉聲。旅館牆壁很薄,我聽得見電視的聲音。這時誰還沒睡?鈴⋯⋯鈴鈴,鈴──鈴。搞死我了。
2018/08/02 | 關懷愛滋
已經2018年了,還在以為愛滋病是絕症?
經過這麼多年的科學研究及發展,我們必須重新認識愛滋病。
2018/08/02 | 史丹福
「瘋子」喬治三世的血液疾病
喬治三世到了晚年得到了一個怪病,會間歇性的精神失常,每到發作的時候,他就會滿嘴污言穢語,全裸地在王宮奔跑,甚至對著石頭自言自語。究竟一位英明的國王為何會落得這下場?
2018/07/31 | TNL特稿
關鍵醫學院(六):現實中可以像《琅琊榜》、《畫皮》那樣「變臉」嗎?
在實際生活中,我們真的有機會透過手術,使容貌變得和別人一模一樣、讓人認不出來嗎?
第一次使用心肺復甦術救人
沒想到人生第一次對活人進行心肺復甦術,竟然不在醫院裏面。
2018/06/25 | 史丹福
「放血療法」的前世今生
放血療法熱潮的退卻全賴一位法國醫生翻查數據,然後用統計學的方法證明放血療法對肺炎並沒有效。這除了是對放血療法的一大打擊之外,更是現代醫學的重要轉捩點。
2018/06/11 | 史丹福
被柏林圍牆隔開的化療藥
當年的東德研究人員發現bendamustine對多種血液癌症有一定療效,但因為當年東德屬於蘇聯的共產勢力下,被「鐵幕」分隔開,所以這種藥物一直不被世界認識。
2018/06/11 | 史丹福
太空人上到宇宙後,會有什麼生理變化?
原來太空人在宇宙中,臉會比較腫,甚至可能「暈太空船浪」?微重力狀態對太空人的健康又有甚麼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