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柯文哲暴露肺炎隔離安置地點宣稱「公開透明」,他錯在哪裡?
就算打著「公開透明」、「公眾知情權」的大旗,與疾病和病患有關的事情也不能如此粗糙處理,柯文哲要維持「心直口快的政治素人」形象,隨口爆料壞事,做事粗魯得像是個土包子,那被人唾棄也是剛好而已。
2020/01/03 | 港台電視31
零距離科學:「安慰劑效果」信則有,不信都有? 
對不少科學家來說,安慰劑效果只會令實驗添上變數,卻又無法消除,是一種必要之惡。不過近年科學界卻對它逐漸改觀。既然安慰劑效果真的有效,那我們不妨善用它,為患者減輕苦痛之餘,也減少服用真藥物所帶來的副作用,達一石二鳥之效。
2019/12/30 | 李修慧
基因編輯寶寶案,賀建奎一審被判3年有期徒刑、300萬人民幣
2018年11月,中國科學家賀建奎宣布,他們透過基因編輯技術促成號稱抗愛滋嬰兒誕生,引發生殖醫學道德爭議。賀建奎今日因非法行醫罪,判處有期徒刑3年,罰金300萬元人民幣。並遭到廣東省衛生健康行政部門列入「黑名單」,終生禁止從事人類輔助生殖技術服務工作。
2019/06/19 | 精選轉載
AEIS︰醫管局記招沒有告訴你的事
相信不少人與筆者一樣,對警方能如此迅速在示威者留院就醫期間進行拘捕,抱有疑問。究竟警方是如何在獲取示威者的個人資料,包括他們所在的病房床號,是否就如警務處處長所言,由醫護人員主動舉報?
五個關於葉克膜的事實:活摘器官需要使用葉克膜嗎?
如果要指控一位醫師違反醫學倫理,就要拿出明確的證據。或者說,要指控任何一位專業人士違反了專業倫理,都應該要拿出明確的證據來。當沒有明確證據,只有大家互噴口水的狀況下,這樣的討論對社會進步的價值就很有限了。
2018/09/12 | 新公民議會
從醫學倫理觀點,看柯文哲的「洩密」爭議
把法律放一旁,柯市長時任醫療小組召集人時,已受「尊重(病人)所託付給我的祕密」正式規範,逕自公布病人病情明顯的違反了醫學倫理,應該誠實及嚴肅的面對和自我檢討。
2018/05/22 | 精選書摘
「海拉細胞」改變了人類醫療史,但她的家人起初卻一無所知
海莉耶塔的細胞最近常上新聞,因為它們汙染了其他體外培養細胞,造成許多問題。苞貝特只是不停搖頭,說:「為什麼沒有人告訴她的家人,她有一部分還活著?」和大多數科學家一樣,他也從來沒想過,海拉細胞背後的女人當初是不是自願捐出細胞。
2017/02/15 | Kayue
可以編輯人類胚胎的基因嗎? 專家報告提出規管建議
由國際專家組成的委員會發表報告,針對基因編輯技術的不同應用作出規管建議。
2017/02/09 | TNL香港編輯
中國肝臟移植研究涉死囚器官 醫學期刊撤回論文
國際權威醫學期刊《Liver International》撤回一篇中國肝臟移植的論文,因其涉摘取死囚器官。
2016/09/28 | 蔡國淦醫生
醫學教授的有趣觀察︰坐過山車可以減少腎石?
美國密芝根的一位泌尿科醫生Wartinger教授無意中發現,他一些有腎石的病人在坐過山車後似乎腎石減少了,於是做了一個初步實驗。
2016/09/28 | 蔡國淦醫生
醫學教授的有趣觀察︰坐過山車可以減少腎石?
美國密芝根的一位泌尿科醫生Wartinger教授無意中發現,他一些有腎石的病人在坐過山車後似乎腎石減少了,於是做了一個初步實驗。
2016/08/16 | 當今大馬
病患自主權,該有多自主?
病患個人的自主權,乍看下是個明顯及毫無爭議的項目,因為獲得醫療照護是現代社會公認的一種權益,每個人也理所當然有自己決定醫療的基本權利。然而在現實裡,這課題其實處在灰色地帶,及存有很大的爭議空間。
2016/08/16 | 當今大馬
病患自主權,該有多自主?
病患個人的自主權,乍看下是個明顯及毫無爭議的項目,因為獲得醫療照護是現代社會公認的一種權益,每個人也理所當然有自己決定醫療的基本權利。然而在現實裡,這課題其實處在灰色地帶,及存有很大的爭議空間。
2016/06/15 | julia
中國醫學團隊的頭部移植手術,是幫助癱瘓的人還是挑戰道德的底線?
不論最終手術是否執行,這項計畫都已經引來多位權威專家的譴責。黃潔夫博士受訪時表示,「就科學上不可能,就道德層面來說也是不可能的;」黃博士接著說,「你怎麼能夠將一個人的頭,放到另一個人的身體上?」
2016/06/15 | julia
中國醫學團隊的頭部移植手術,是幫助癱瘓的人還是挑戰道德的底線?
不論最終手術是否執行,這項計畫都已經引來多位權威專家的譴責。黃潔夫博士受訪時表示,「就科學上不可能,就道德層面來說也是不可能的;」黃博士接著說,「你怎麼能夠將一個人的頭,放到另一個人的身體上?」
2016/06/11 | 當今大馬
另類醫學倫理旅遊:從達豪到紐倫堡,反思國家與個人權利的拉鋸
若到了德國慕尼黑,除了享受啤酒和烤豬腳,抽空到達豪集中營和紐倫堡審判法庭參觀和反思人體實驗和醫學倫理,肯定會是一趟物有所值的醫學旅遊,畢竟我們每個人總有一天會成為病人,也極大可能會成為現代醫學的受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