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0/31 | 史丹福

驚心動魄輸血史(上) ︰由被禁到重見天日

早期的輸血其實是一場賭博,當年還沒有血型的概念,病人與捐贈者的血液是否相容完全是由運氣決定。

2018/10/26 | 史丹福

驚心動魄輸血史(上) ︰由被禁到重見天日

早期的輸血其實是一場賭博,當年還未有血型的概念,病人與捐贈者的血液是否相容完全是由運氣決定。

2018/06/25 | 史丹福

「放血療法」的前世今生

放血療法熱潮的退卻全賴一位法國醫生翻查數據,然後用統計學的方法證明放血療法對肺炎並沒有效。這除了是對放血療法的一大打擊之外,更是現代醫學的重要轉捩點。

2018/06/25 | 史丹福

「放血療法」的前世今生

放血療法熱潮的退卻全賴一位法國醫生翻查數據,然後用統計學的方法證明放血療法對肺炎並沒有效。這除了是對放血療法的一大打擊之外,更是現代醫學的重要轉捩點。

2018/06/11 | 史丹福

被柏林圍牆隔開的化療藥

當年的東德研究人員發現bendamustine對多種血液癌症有一定療效,但因為當年東德屬於蘇聯的共產勢力下,被「鐵幕」分隔開,所以這種藥物一直不被世界認識。

2018/06/11 | 史丹福

被柏林圍牆隔開的化療藥

當年的東德研究人員發現bendamustine對多種血液癌症有一定療效,但因為當年東德屬於蘇聯的共產勢力下,被「鐵幕」分隔開,所以這種藥物一直不被世界認識。

2018/03/27 | 歷史學柑仔店(kám-á-tiàm)

從初識之無到新旱望雲,我的醫學人文修煉記

那些醫學人文的掌旗人,如今已逐一遠去。三十年後的今天,雖然幾乎所有的醫學院校都有了自己的人文課,我們卻逐漸感受不到那種在人跡顯至的山頂,輕輕振翅就能飛越整片天空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