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1/03/04 | 伊佳奇

過度依賴「醫療化」,台灣的認知症照護教育還在原地打轉

當認知症政策從未將如何協助解決認知症家庭照護上需求視為問題,無法以同理心去思考:認知症照護的特性、家庭所面對的困惑與衝突等,認知症政策自然不會考慮規劃:提供整合性、系統化、個人化照護知識與技能,共照中心也不會將此視為服務目標。

2020/05/07 | 精選書摘

《病人説了什麽,醫師聽到什麽?》:病醫之間資訊最繁雜的接觸點,在於出院的時候

病人這樣接收資訊,有如從大量湧水的管子飲水,資訊向著他們奔瀉而下,而他們最多只能用手捧著,喝個幾口。無論病人是離開醫院、急診室、或是平常的診間,吊高球般一記記擊出的資訊,通常病人只攔得不到半數。

2017/11/30 | 潘柏翰

不願承認的恐懼:當醫療專業人員遇上愛滋感染者時

面對白色巨塔中的愛滋議題,權促會秘書長認為只有當在醫療體系中具有權力地位的人願意坦承對愛滋的恐懼,看見這個問題,並且運用他們的位置做事時,感染者的就醫處境才有改變的可能。

2015/09/19 | 北美智權報

「恐龍判決」、「娃娃法官」怎麼解決?或許可參考醫學教育方式

法律和醫療,是少數能夠定人生死的工作,也因此這兩個行業長年吸納了台灣最優秀的人才。但法律教育除了在最後一關的國家考試設下高門檻以外,對於教育內容以及入學門檻通通撒手不管。在台灣醫療品質持續精進的同時,司法品質卻鮮見提升,人民對司法的信心當然也日漸低落了。

2015/06/15 | 羊正鈺

批醫療評鑑走火入魔!台大校長:只培養出應付評鑑的專家

楊泮池期許教育是培育符合社會期待的良醫而非名醫,讓學生具有熱誠與無可救藥的使命感,具有敏銳觀察力與挑戰權威的勇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