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7/08 | 劉威良
德國健保畫出病人等級,醫生「看錢治病」失去懸壺濟世初衷
德國健康保險大致上分為公保和私保兩種:有義務必須參加保險者就參加公保;而自營業者,公務員或者是高收入的受雇者,則多參加私保。
2020/05/01 | 精選書摘
《精疲力竭的一天》:死亡,對於任何人來說都是平等的嗎?
「死亡,對於任何人來說都是平等的嗎?」一開始會想提出這樣的疑問,我認為是因為我們很容易只從側面角度去觀看死亡。就算人在同年同月同日同時出生,也不會在同一個時間死去。
2020/04/27 | 新共和通訊
全球疫情考驗下,台灣健保的高支持度背後有哪些未爆彈?
在預算的控制下,台灣藥廠為了壓低成本,不得不在成分上降低品質,下移品管標準,使得台灣的學名藥經常被詬病藥效不佳。
2020/04/15 | 精選轉載
醫生作家林韋地:生於馬來西亞成長於台灣,如今在新加坡延續華文書店的生命力
正因不斷移動構成林韋地的成長歷程,他對國家認同及國際關係的視角都是同時作為局內人與局外人。談起新加坡、馬來西亞及台灣在華文出版及閱讀慣性上的觀察,他說新加坡華人社群的中文使用上有很嚴重的斷層,已經沒有傳統的中文體系
防護衣重複用、口罩不要戴——美國肺炎疫情下的白色巨塔亂象
筆者訪問的醫護人員,許多都認為自己的單位在兩週內會超負荷崩盤,醫療系統一旦垮了就會出現更多院內感染,整個社會的防禦機制隨之瓦解,這些疫情下這些美國醫護人員,仍在白色巨塔中載浮載沉。
2020/03/24 | TNL 編輯
中國湖北武漢將解除「封城」 ,但廣東出現1起「湖北輸入」確診病例、不排除院內感染
台灣指揮中心表示,日前湖北封城,在湖北的台灣人都有註記,如果解封後回台會特別注意,將和其他國家入境的人一樣,會要求居家檢疫14天。
2020/03/20 | TNL 編輯
義大利確診人數突破4萬,武漢肺炎死亡人數超過中國
義大利官員當地時間19日表示,過去24小時內,義大利因武漢肺炎病故的人數增加427人,累計3405人,已超越在中國登錄的死亡人數3245人。
2020/03/19 | 精選書摘
《說壞消息的藝術》:作為醫生,該怎麼傳達壞消息給病人?
醫病關係這個研究領域的偉大先驅之一,萊斯利・法拉菲爾德(Lesley Fallowfield),曾經針對英國的醫師進行過一項研究。研究結果令人印象深刻:如果醫師特別同情患者,他們就更難以傳達真實的檢查結果或壞消息。
2020/03/19 | 精選書摘
《說壞消息的藝術》:大部分醫師不懂「暫停」,但有時沉默是最好的答案
從許多相關的研究我們得知,在收到壞消息後,患者只需要幾秒鐘的時間就能集中精神並自行提問。醫師不應中斷這樣的靜默,或是試圖利用像是「還有這種與那種治療方案」或「還有一種新的方法」之類的語句來填滿它。
2020/03/11 | 區家麟
必讀文:倖存武漢醫生艾芬揭黨國白色巨塔
武漢市中心醫院急診科主任艾芬受訪時指,看到「SARS冠狀病毒」的化驗報告,會冒一身冷汗,要告訴上級,告訴同行戒備,這種醫生的本能卻令她在醫院遭受「前所未有嚴厲的斥責」。
2020/02/27 | 英語島
在非洲生病免擔心,這裏有稱職的醫療機構,也有「法術高強」的巫醫
除了小問題外,其實這些醫療機構非常稱職,為了廣大居民提供全年無休的服務。除去重大急症外,日常生活會碰到的小病症,他們都能夠把你治好。
2020/02/24 | TNL 編輯
武漢肺炎:台灣新增兩例確診,27日開始從韓國入境一律居家檢疫
今日中午,武漢曾宣佈可以有限度的解除封城,外籍居民可以離開武漢,但稍早又撤回該命令,持續封城。有記者提問,指揮中心有沒有掌握有多少居住武漢的台灣人在這短短的解禁期間出城?對此,陳時中表示,「無法掌握這段時間從武漢出來多少人。」
手術烏龍:癌症腫瘤切除竟切到胰臟,醫責險賠不賠?
一名婦人到北醫進行婦科腫瘤手術,事後卻發現切下來的竟是胰臟組織、而非惡性腫瘤,震驚外界。類似的醫療糾紛每年都有數百件,若該名醫師有投保「醫師責任險」就能全身而退嗎?
2020/02/15 | TNL 編輯
日本「武漢肺炎」疫情延燒:醫院可能出現「院內感染」,官員承認無法確認感染途徑
有流感防疫經驗的日本東北醫科藥科大學教授賀來滿夫,在接受《NHK》專訪時憂心表示,「現在的日本恐怕哪邊會爆發感染都不奇怪了。」目前幾個案例都無法掌握感染途徑,而已經出現6都相繼出現疫情的狀況下,防疫恐怕不太樂觀。
2020/02/14 | 蕭雲
自願剃髮入Dirty Team,黃任匡隔離與妻暫別
昔年沙士爆發,黃任匡仍是醫學生︰「沙士之前我哋從來冇諗過做醫生可能會死。」但他沒有放棄讀內科,而且選擇來到屯門醫院。黃說一些同事滿懷情操,早已準備要繼承遺志。
2020/02/11 | 蕭雲
醫護︰罷工迫不得已,出現社區爆發林鄭要負責
有護士強調,醫護罷工乃迫不得已挺身而出,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市民。
2020/02/08 | 陳牛
當你在悼念李文亮,其實是在悼念什麼?
倘若你悼念李文亮,是為了讓大家不要忘記其他在這場疫病中死去的普通人,是為了讓大家記住是究竟是什麼讓這些普通人一個個默默死去,那我願意與你一同悼念;但如果你悼念只是為了歌頌一個「英雄」,那對不起,很多人都沒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