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一男抵三女」的刻板歧視,成為東京醫大女性的入學障礙
把目光放到日本女醫正在經受的困局,根源正是日本社會所在多有的陋習「女性婚後退回家庭,照顧家務與子女。」日本女醫在35歲的就業率便下滑至76%,造成醫界形成「一男抵三女」的職場歧視。
2018/08/08 | 安騏
靜岡馬拉松的救護工作——日本社會文明之處
一名香港人在靜岡馬拉松賽道上暈倒,由路過的人到救護員,以至成功救人後對的獲救者致謝的反應,都體現了日本的文明。
2018/08/04 | 精選書摘
《我在一樓急診室的人生》:我的手機發亮,「刀傷。無生命跡象,五分鐘」
我鎖門了嗎?我爬下床檢查。有鎖。空調嘎啦嘎啦響。我檢查手機。是警笛嗎?不是,只是電梯的運轉聲。旅館牆壁很薄,我聽得見電視的聲音。這時誰還沒睡?鈴⋯⋯鈴鈴,鈴──鈴。搞死我了。
2018/06/19 | 李修慧
華航推「機上志工醫生」,空服員工會擔憂:用廉價招待購買醫生專業
其實,華航在去年5月就推出了類似方案,並以金卡會員當作誘因,吸引醫師加入,但有律師表示,這樣的作法可能讓醫師面臨醫療糾紛時有更高的法律責任。
2018/05/31 | 精選書摘
讀台大醫學系是什麼感覺?我的各種鯉魚同學們
一上了大學,這下可好,這再也不是以前高中時稱霸的那個小池塘了,身邊游著各式各樣的特大鯉魚,花色漂亮,甚至還有已經跳過龍門的狂爆鯉魚。和他們一起游泳了七年,有什麼感受呢?
2018/05/24 | 蔡國淦醫生
醫生偵探︰婆婆為什麼沒胃口?
一名約八十多歲的婆婆求醫,表示「沒胃口」,經過一番細問,終於得知中間過程,旁人看來異常曲折離奇。
2018/03/30 | 法操FOLLAW
醫療糾紛下的黃慧夫醫師,有無其他救濟的機會?
近日「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臉書專頁貼出一段影片,從醫13年的台大醫院整形外科主治醫師黃慧夫,懷著滿腔熱血及使命感,在遭遇重大事件時盡心力搶救生命( 曾為八仙塵爆多名急診傷患進行手術),卻因過去司法體制、一場官司判決,讓他前途近乎全毀。
2018/03/18 | 蔡國淦醫生
眼睛出問題,不要掉以輕心
即使感染消除,但由於傷害已成,曾經發炎的位置的自我修復不可能完全完美,有機會留下「疤痕」令視力有點影響。
2018/03/16 | 精選書摘
法醫精神科檔案︰偷竊癖的快感
法醫精神科醫生問診都盡量避免引導性問題,尤其在比較初段的時候,我們會問Opening Question,盡量讓病人說自己想說的。因為想說甚麼,不想說甚麼,這中間的選擇,可能也很重要。
2018/03/16 | 精選書摘
《失常罪》前言︰甚麼是法醫精神科?
必須強調,這並不是甚麼揭露香港殺人案件秘聞的獵奇書,案件本身不是重點,我的目的是帶領讀者從法醫精神科醫生的角度去看每一件案件。
2018/03/12 | 李慧明
談「誤診」和「被誤診」
候診室裏,病人真的要自己的傷患得以痊癒,也首先要對自己誠實,否則醫者只可沿著患者的設定走進思考的誤區,「被誤診」也是意料之內。
2018/03/08 | 法操FOLLAW
從台大醫生兼職部落客「林氏璧」遭記過,談為何公務員不可經營商業?
知名日本旅遊部落客林氏璧,是台大醫院的醫生,日前因公務員不能經營商業,遭公務員懲戒委員會懲處,記過一次,而林氏壁早在去年年底請辭台大醫院醫師一職。究竟林氏壁為什麼會被懲處?公務員被記過會怎麼樣?公務員服務法的規範對象有誰呢?
2018/03/05 | 蔡國淦醫生
用漂白劑醫自閉症?無效之餘更會傷害兒童
有家長以一種「神奇礦物質溶液」來醫治子女的自閉症,但這種另類療法沒有效用之餘,更可能令兒童受傷害。
2018/02/14 | 史丹福
醫學中的愛情故事——外科手套與「情人的骨折」
外科手套這份愛情的結晶,原意只是用來保護醫護人員的雙手,但豪斯泰德的學生發現如果醫護人員使用外科手套做手術,病人得到術後感染的機會也會降低,所以就一直使用至今。
2018/02/12 | 李修慧
不是教妳當「醫院奧客」:6個QA告訴你,為什麼台灣這麼難「溫柔生產」
溫柔生產不是把生命交給醫護人員,然後什麼都不管,出了事就要醫院負責。也不是沒有做任何理解或討論,就在生小孩的前一刻任性的要求溫柔生產。
香港變性手術第一人──袁維昌醫生
複雜的變性手術,他解決得了;自創模具的難題,他解決得了;病人提出的疑問,他也解決得了。唯獨有個心結,袁醫生每次提及都不禁嘆氣。
2018/01/03 | 法夢
反思精神病病人的自主權及醫療權
支援模式於是致力處理障礙及環境調整,而非只是治癒病患;它亦相信我們是給予精神障礙者支援,讓他與其他人平等,以及給予他們肯定及去除歧視,而非要奪去其法律上決定的能力。
2017/11/25 | 羊正鈺
他20年來在離島自駕船巡迴看診劃下句點,澎湖「阿忠醫生」55歲病逝
侯醫師把船命名為「昭滿號」,這是他母親的名。他以母親的慈愛,奉獻給需要他的民眾。近20年來每星期有四天,10級風浪也照開不誤,他準時開著「昭滿號」,往返於員貝和大倉島之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