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2022/01/11 | 讀者投書

回應網友:複投保「實支實付」能有那麼多爭議,剛好證明了法律制定的模糊不清

我的說法或許只是來自於我對《保險法》的理解,和對於這樣模糊法規的個人詮釋,任何人可以輕易地反駁或認同,也可以提出任何不同的想法或觀點,然而,多元卻並不是具有永遠正面的意義,在法律上的規範,不該留有這麼不安定的空白領域,任由枝葉蔓延,而不見具體的規範。

2021/12/12 | 讀者投書

病人投保五家「實支實付」來賺錢,金管會還要繼續放任「不當得利」嗎?

如果約定的保險金額高於市場的經濟價值,超出的部分應該被看成被保險人的不當得利,就像有人一次投保五家實支實付,跟A公司申請實支就已經彌平損失5萬,但當事人卻可以向其他不要求正本的保險公司申請理賠,再取得20萬元。

2020/11/27 | TNL 編輯

健保費率調漲:兩案待衛福部拍板,月薪4.2萬單身上班族每月多負擔35到105元

健保財務連年虧損,健保署再次開會審議討論健保費率調漲事宜,經過3小時激烈討論,從5種方案縮小至2種方案,並決定兩案併陳給衛福部拍板決議。依照調整的幅度試算,月薪4萬2000元的單身上班族每月多付35元至105元,四口小家庭每月須多付141元至418元。

2020/09/01 | 潘柏翰

【政府回應】專訪健保署長李伯璋:保費調整是政治議題,我更看重且在乎的是如何節流

面對健保財務,在任時間最長的健保署長李伯璋表示他認為保費不論收多收少,重點還是在醫療體系裡的工作者能不能得到合理的給付。相較於將重點放在開源,他更看重且在乎的是如何節流。或者換句話說,他在意的是如何找出不必要的醫療支出。

2020/07/29 | TNL特稿

【收費改革】社會保險或社會福利?健康利益共同體為何造成「集體不負責任」?

台灣的全民健保由於在體制上採取單一保險人體制與單一支付這具有買方壟斷效果的架構,使得台灣健保在總體財務控制的能力相當強,卻也因此將所有人利益綁在一起,反而容易產生「集體不負責任」的結果,財務責任不易釐清。要解決此一歸因與卸責循環,可能的方法是「透明化」。

2017/09/07 | 銀享全球

世銀報告:未富先老的亞太國家不得不面對的三大趨勢

國際貨幣基金與世界銀行皆在近期的報告指出,亞太國家可能在還沒變富有前就變老了。本文擷取三大趨勢原因:勞動力流失、退休金議題、低價值的健康體系,並分別進行描述。

2015/04/16 | 羊正鈺

台灣人退休金至少要存1,500萬!不是一年投資三萬就夠了...

有15%的民眾不知道一年該投資多少錢來儲備退休金,還有6%的人天真認為,一年只要投資三萬元,便可以備足退休後每月兩萬元的花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