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2/15 | 精選書摘
《人生障礙俱樂部》:別再叫憂鬱的人加油了,他們身上沒有加油孔 
不可否認,對於許多憂鬱症患者而言,鼓起勇氣踏進醫療體系,似乎只是為一場慢性抗戰吹響號角,然後把自己送進漫長的戰線。這確實令人苦惱,但不用絕望,因為憂鬱患者教會我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療癒往往是在日常中不知不覺地達成的」。
「憂鬱症」不是憂鬱,是跟想法無關的生理疾病
重鬱症的狀況是,有關於正面情緒的神經傳導物質的分泌機制出問題了,不分泌、或分泌量極低;然後有關於負面情緒的神經傳導物質狂分泌,停不下來。因此,重鬱症患者們完全感受不到任何正面情緒,儘管清楚這是該感到開心愉悅的事情。
「憂鬱症」不是憂鬱,他是一種跟想法無關的生理疾病
重鬱症的狀況是,有關於正面情緒的神經傳導物質的分泌機制出問題了,不分泌、或分泌量極低;然後有關於負面情緒的神經傳導物質狂分泌,停不下來。因此,重鬱症患者們完全感受不到任何正面情緒,儘管清楚這是該感到開心愉悅的事情。
我該去住精神病房嗎?(下)住院可以/不可以幫到我什麼?
我寫下了這篇文章,希望能以一位在精神醫療體系中病患的角度,盡可能地再現我在病房裡經歷到的一切。
我該去住精神病房嗎?(中)病房的一天是怎麼過的?
我寫下了這篇文章,希望能以一位在精神醫療體系中病患的角度,盡可能地再現我在病房裡經歷到的一切。
我該去住精神病房嗎?(上)精神病房有哪幾種?
我寫下了這篇文章,希望能以一位在精神醫療體系中病患的角度,盡可能地再現我在病房裡經歷到的一切。
我該去住精神病房嗎?(中)病房的一天是怎麼過的?
我寫下了這篇文章,希望能以一位在精神醫療體系中病患的角度,盡可能地再現我在病房裡經歷到的一切。
我該去住精神病房嗎?(下)住院可以/不可以幫到我什麼?
我寫下了這篇文章,希望能以一位在精神醫療體系中病患的角度,盡可能地再現我在病房裡經歷到的一切。
我該去住精神病房嗎?(上)精神病房有哪幾種?
我寫下了這篇文章,希望能以一位在精神醫療體系中病患的角度,盡可能地再現我在病房裡經歷到的一切。
憂鬱症也可能致命,深腦電刺激有機會揮別憂鬱嗎?
以外科手術植入電極、對大腦情緒網絡施以電刺激,可能減輕憂鬱症,為現行臨床治療方法沒有反應的絕望病人,帶來新希望。
憂鬱症也可能致命,深腦電刺激有機會揮別憂鬱嗎?
以外科手術植入電極、對大腦情緒網絡施以電刺激,可能減輕憂鬱症,為現行臨床治療方法沒有反應的絕望病人,帶來新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