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鬱症


  • 確認
  • .

2020/11/16 | 小鬱亂入 Depressy Trouble

簡介憂鬱症的常見類型:重鬱症、輕鬱症、冬季憂鬱症、產後憂鬱症

憂鬱症會以不同的形式出現,這邊簡要地介紹幾種常見的憂鬱症類型,包括:重鬱症、輕鬱症、冬季憂鬱症、產後憂鬱症。

2020/10/05 | TNL特稿

讀《我在精神病院抗憂鬱》:沒有誰的日子是晴朗的,比悲傷更悲傷的「微笑憂鬱症」

我跟作者的想法一樣,認為憂鬱症的患者,很多的時候都是善良的人,寧可自己受苦,也不要給別人帶來麻煩,可是有些時候,人跟人之間建立連結,就是以「麻煩」當作地基,因為我們願意彼此麻煩,所以才成為彼此生命當中重要的陪伴。

2020/09/28 | 精選書摘

《我在精神病院抗憂鬱》:我中了一種叫「電療」的毒,它的最終效果之一就是「遺忘」

我訝異於科技的強大,每個做完電療的人,都把不好的事情忘了。當然相應地,他們也同時忘掉很多東西,包括日期、時間,甚至來探望過他們的人。但比起可以忘掉不愉快的經歷,這些小事就完全無足輕重了。

2020/04/05 | Objection - 蕭奕辰

我跟心理疾病共存的每一天(下):大眾缺乏對於精神疾病的理解,尤其是重鬱症

社會大眾缺乏對於精神疾病的理解,尤其是重鬱症。當有患者犯下重罪時,這就會成為新聞媒體「重點加強」的關注點,所以在媒體的推波助瀾下,憂鬱症被妖魔化地很嚴重,人人避之唯恐不及,宛如「憂鬱症=殺人魔」。

2020/04/05 | Objection - 蕭奕辰

我跟心理疾病共存的每一天(上):罹病之後,我比一般人更加體會「隨緣」的本質

有趣的是,反而是罹病之後,能比一般人體會到什麼叫做「隨緣」的本質、「緣分」的意義、還有「一期一會」的可貴。

2018/12/15 | 精選書摘

《人生障礙俱樂部》:別再叫憂鬱的人加油了,他們身上沒有加油孔 

不可否認,對於許多憂鬱症患者而言,鼓起勇氣踏進醫療體系,似乎只是為一場慢性抗戰吹響號角,然後把自己送進漫長的戰線。這確實令人苦惱,但不用絕望,因為憂鬱患者教會我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療癒往往是在日常中不知不覺地達成的」。

2017/08/29 | Objection - 蕭奕辰

「憂鬱症」不是憂鬱,是跟想法無關的生理疾病

重鬱症的狀況是,有關於正面情緒的神經傳導物質的分泌機制出問題了,不分泌、或分泌量極低;然後有關於負面情緒的神經傳導物質狂分泌,停不下來。因此,重鬱症患者們完全感受不到任何正面情緒,儘管清楚這是該感到開心愉悅的事情。

2017/08/29 | Objection - 蕭奕辰

「憂鬱症」不是憂鬱,他是一種跟想法無關的生理疾病

重鬱症的狀況是,有關於正面情緒的神經傳導物質的分泌機制出問題了,不分泌、或分泌量極低;然後有關於負面情緒的神經傳導物質狂分泌,停不下來。因此,重鬱症患者們完全感受不到任何正面情緒,儘管清楚這是該感到開心愉悅的事情。

2017/07/18 | 哇賽!心理學

我該去住精神病房嗎?(下)住院可以/不可以幫到我什麼?

我寫下了這篇文章,希望能以一位在精神醫療體系中病患的角度,盡可能地再現我在病房裡經歷到的一切。

2017/07/18 | 哇賽!心理學

我該去住精神病房嗎?(中)病房的一天是怎麼過的?

我寫下了這篇文章,希望能以一位在精神醫療體系中病患的角度,盡可能地再現我在病房裡經歷到的一切。

2017/07/18 | 哇賽!心理學

我該去住精神病房嗎?(上)精神病房有哪幾種?

我寫下了這篇文章,希望能以一位在精神醫療體系中病患的角度,盡可能地再現我在病房裡經歷到的一切。

2017/07/17 | 哇賽!心理學

我該去住精神病房嗎?(中)病房的一天是怎麼過的?

我寫下了這篇文章,希望能以一位在精神醫療體系中病患的角度,盡可能地再現我在病房裡經歷到的一切。

2017/07/17 | 哇賽!心理學

我該去住精神病房嗎?(下)住院可以/不可以幫到我什麼?

我寫下了這篇文章,希望能以一位在精神醫療體系中病患的角度,盡可能地再現我在病房裡經歷到的一切。

2017/07/17 | 哇賽!心理學

我該去住精神病房嗎?(上)精神病房有哪幾種?

我寫下了這篇文章,希望能以一位在精神醫療體系中病患的角度,盡可能地再現我在病房裡經歷到的一切。

2017/01/23 | 《科學人》粉絲團

憂鬱症也可能致命,深腦電刺激有機會揮別憂鬱嗎?

以外科手術植入電極、對大腦情緒網絡施以電刺激,可能減輕憂鬱症,為現行臨床治療方法沒有反應的絕望病人,帶來新希望。

2017/01/23 | 《科學人》粉絲團

憂鬱症也可能致命,深腦電刺激有機會揮別憂鬱嗎?

以外科手術植入電極、對大腦情緒網絡施以電刺激,可能減輕憂鬱症,為現行臨床治療方法沒有反應的絕望病人,帶來新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