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鬱症


  • 確認
  • .

2020/09/28 | 精選書摘

《我在精神病院抗憂鬱》:我中了一種叫「電療」的毒,它的最終效果之一就是「遺忘」

我訝異於科技的強大,每個做完電療的人,都把不好的事情忘了。當然相應地,他們也同時忘掉很多東西,包括日期、時間,甚至來探望過他們的人。但比起可以忘掉不愉快的經歷,這些小事就完全無足輕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