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9/19 | 李修慧
獵人最怕的不是毒蛇猛獸,而是警察——台灣如何讓原住民「自己狩獵自己管」
嘉義縣阿里山鄒族獵人協會理事長高德生說,「你知道獵人在森林裡面最怕什麼?所有人都以為是毒蛇猛獸,但獵人會跟你說『我最怕警察。』」如今,林務局的新計劃,將改變這樣的現象。
台灣獼猴大家談(下):「民眾最反感的野生動物」,移除保育就能一勞永逸嗎?
在移除保育前虐殺、毒殺、獵捕、私養各種問題就層出不窮,在民眾對於獼猴的科普知識又不足的情況下,獼猴移除保育後的衍生問題、配套措施,林務局真的想好了嗎?
過街獼猴,人人喊打:臺灣獼猴降級造福了誰?
在還沒降級以前,農民即可自行處理猴害問題,乃至降級之後,依舊可以因受到危害等事由,進行人道處理......因此農民想要的不是能不能正大光明處置獼猴,而是有沒有良好的防治措施,保障他們的果園不再受到危害,或者能在受到危害之後獲得補償。
2018/06/26 | 李秉芳
除了台灣獼猴,還有誰也被踢出「保育類」野生動物?
獼猴從保育類被降級為一般類野生動物,還是受到野保法規範,除非基於公共安全、危害農作物等原因,不可任意騷擾、虐待及獵捕。
2018/02/17 | 李修慧
台灣養出世界第一隻人工哺育穿山甲,什麼原因讓牠們在全球「最瀕危」?
2010年至2015年間,全世界共查獲1,270起穿山甲走私案件,涉及67個國家或地區,查獲超過120噸的穿山甲,大多以中國為最終目的地。
實地訪查39家五金行有賣獸鋏嗎?答案跟我手上的獸鋏一樣沉甸甸
與讀者分享當時調查獸鋏販賣情形的過程,並非是表達孟昀和筆者的勇敢犯難,而是要向青年朋友們傳達以下幾個訊息:學習如何察覺和界定一個動物保護問題,接著依照對問題的瞭解,設想提出改善問題的方案,之透過方案的進行了解到問題的根本所在,最後設法提出根治問題的處方。
2016/09/03 | 讀者投書
數百年前的生活方式如何在今日實現?談生態保育、狩獵與被剝削的原住民
公聽會上,一位來自宜蘭南澳的原住民獵人提到政府鼓勵他們種植枇杷,但公所只會賣肥料給他們,卻沒有產銷管道,讓他們生計困難。現場至少兩位鄉長也提到:「如果大家過得好,還需要狩獵嗎?」
海豚眼淚的背後,其實也隱含著漁人之淚
既然這隻受苦的動物已經犧牲,那麼當然希望除了「海豚好可憐」之外的憐憫之外,我們能夠更有智慧看到這起事件背後的結構性問題。
2016/04/14 | Kenzo
《野保法》 鬆綁找回獵人尊嚴 將開放原住民「非營利自用」狩獵
原住民大多認為,平地人誤解原民狩獵意涵,原民獵人王光祿說:「反對者不了解原民狩獵方式,我們不是趕盡殺絕,家裡需要用到才會去捕獵,而且通常都是只打一隻、兩隻,不會拿去賣的。」
2015/12/08 | Kenzo
打獵坐牢憂老母無人照顧 原民孝子:可以把媽媽帶進去嗎?
王光祿的族人說,在外來文化統治下的幾百年間,原住民文化快速流失,現在一個獵人竟要被關進中華民國大牢裡,「我們這麼珍貴的一位耆老因為荒謬的法律被關進監獄裡,大家覺得合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