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4/12 | 精選書摘
《噪集》:解嚴後的青年反文化開端──噪音運動
即使在今日的音樂生產環境裡,「噪音」都不算是主流能接受的演出形式,也很少受到媒體注意。那為何1995年那場如此激進地挑戰體制、褻凟道德秩序的後工業音樂祭,在當年卻沒有遭受到媒體嚴厲的撻伐?
2019/03/21 | 陳平浩
【電影狂碎碎念】《在高速公路上游泳》與《Goodnight & Goodbye》:終於死滅的煙火
當年野百合運動的總指揮范雲應邀出席TIDF影展開幕之後,在她的臉書喟嘆:「在綠色小組野百合紀錄片裡見到辜國瑭,聽說他過世了。」某位同一時期活躍學運圈的學長在《Goodnight & Goodbye》上映之後也提及辜在台大學生會長競選的落敗:「那是進步派落選的開始。被『詛咒』的一屆⋯⋯」
台灣農會、寺廟與地方自治:自由與民主的風吹得進農村嗎?
回顧戰後台灣的地方選舉史,在社群媒體尚未出現、假新聞尚未滿天飛以前,誰可以影響選民的投票動向?如何影響選民的投票動向?與今日這種「新時代」的選舉操作方式不同,在地方上的農會與水利會,過去則在選舉中扮演要角。
2018/08/31 | 李修慧
永遠都在當「叛徒」的楊偉中為了救女兒溺斃,享年47歲
擔任工運幹部卻娶了資本家之女、社運出身卻加入「威權政黨」、曾任國民黨卻成為不當黨產委員。《今周刊》針對楊偉中的專訪報導,形容他「永遠都在當『叛徒』」。
2018/08/16 | 生鮮時書
《活在三里塚》:縱使剩下最後一人,你也能堅持信念奮戰到底嗎?
堅持信念看起來是件漫長無止盡的路,既然有改變的決心,縱使不知道盡頭在哪,只要知道這條是對的路,那就持續的往前走下去吧。
學生運動和社會變革間的關係,是我們必須持續思考的重要問題
隨著時代的演進,學生運動已經不見得一定要與民族主義或政治抗議行動掛勾。很大的程度上,與其問說:學生運動為何發生?不如問說:學生會對哪些問題產生了基於良知的熱情,從而願意投入去讓運動發生,從而達成「創造社會」的目的。
2016/08/23 | 吳 承紘
《軍公教退休福利的不正義?你所不知道的真相外篇之二》看不見的18%
為了充分照顧退休公務員,銓敘部在1960年10月31日發布「退休公務人員退休金優惠存款辦法」,讓公務員可以將一次領取的退休金存入台灣銀行,利率則依當時台銀一年期定存利率的1.5倍給予,成為黃世鑫所說的「變形年金」,退休後的所得更有保障,而不是一次領完所有的退休金後,生活就得靠這筆微薄的錢支撐到終老。
2015/08/14 | 精選書摘
李鴻源:那段我在台大當教授的日子
二十年過去了,不論是台灣社會還是台灣大學,仍陷在這民主的陷阱裡,掙脫不出來。眼睜睜看著時機及人才逐漸流失,國家及學校逐漸沉淪,這恐怕不是當初那群懷著滿腔熱血,鼓吹民主的前輩們所能預料的吧。
2014/10/05 | Zou Chi
新聞工作者的身不由己:當曾經懷抱理想的野百合世代進入主流媒體,然後呢?
曾經懷抱言論自由等熱情理想的野百合學運世代,進入主流媒體後,是否真的為台灣帶來改變?他們究竟是媒體中更有揮灑空間的受益人?還是完全受制於體制的犧牲品?讓這篇文章告訴你一些蛛絲馬跡。
2014/04/09 | Emery
臺灣民主運動小故事(一):1991年大學生佔領臺北車站,拯救了四條人命
如果九零年代初,令堂或令尊剛好在臺灣念大學,那麼他們說不定就曾經參與過這場運動。1991年5月,一群大學生佔領了臺北車站的公共區域,並且展開了一場為期數日的抗爭。他們的目的除了是要拯救四條人命,更是為了要保護言論自由,捍衛民主。這是個什麼樣的故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