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2/14 | 李秉芳
社會總要我們積極向上,但他的人生就像「有點歪斜小木屋」
不能說「野青眾」改變了他,相遇和來到草原都是個契機,「我改變我自己,這很重要。很多人經歷了草原,但只是生活型態改變了,沒有面對自己,還是會困在形式。」
2018/12/14 | 李秉芳
社會總要我們積極向上,但他的人生就像「有點歪斜小木屋」
不能說「野青眾」改變了他,相遇和來到草原都是個契機,「我改變我自己,這很重要。很多人經歷了草原,但只是生活型態改變了,沒有面對自己,還是會困在形式。」
2018/08/09 | 李秉芳
那些草民的心裡話:當草原自治區只剩下「自由」,還有什麼價值?
我對烏托邦沒什麼興趣,好像我們要弄個地方完全跟現實脫節,然後反政府、反社會,事實上草原是跟城市緊密關聯的,我們要做的是製造討論空間。
2018/06/25 | 幹幹貓
【插畫】鍵盤柯南們眼中的凶殺案
媒體愛報,警方好大喜功,兩者累加的結果,讓許多滿嘴「媒體不可信」的人,天天默默的被帶風向。
2018/06/21 | 精選轉載
獵巫「野青眾」:這時代已經進化到不需要特別炮製假新聞了
每當有人高喊某人或事有罪,某人或事應該死時,我就想到歷史上歷代因為群眾無知而受傷的人們,不管是無辜被指為女巫的少女、或者找到那個時代不能接受的真相的科學家,還是因為政治鬥爭被公開批鬥的人們。
2018/06/20 | 精選轉載
高舉「此地無限制」的野青眾,有沒有負起華山草原的管理責任?
我們應持續監督草原諸眾所帶來的作為,及為其他藝術團體、與被動捲入的次文化社群所帶來的後續影響力,而不是讓大眾的風向將藝術群體視為妖魔化的同一群人,並與失去道德界線和喪失自我管理能力劃上等號,筆者再一次重述,我認為120草原計畫案負責人與工作人員應出面說明並道歉。
2017/12/28 | 廖芸婕
無主之眾(上):百野遶境的跨年想像
莊奕凡說,腦中常有畫面,有時想一想就起雞皮疙瘩、眼眶泛淚,覺得很扯。然後就覺得「幹,就是這個!」這麼美好的畫面非做不可。「讓它從想像變記憶,有身體記憶。」
2017/12/28 | 廖芸婕
無主之眾(下):走回台北城
文霖則給我一句意味深長的話:「不要成為團隊,要成為群眾。」他說,成為群眾,就可以旁觀著一切,好好地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