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

查良鏞,大紫荊勳賢 ,OBE(英語:Louis Cha Leung-yung,1924年3月10日-2018年10月30日),筆名金庸,男,籍貫浙江海寧,中國近現代著名的文學家和社會活動家,武俠小說泰斗,1948年起到終老,一直在香港生活。 --來自 維基百科


最新文章

2022/07/12 | 《思想坦克》

香港人哀悼倪匡,哀悼的其實是過去暢所欲言、百無禁忌的香港,已然死亡的香港

金庸、倪匡的故事主角,從愛國到愛人到愛己,正是數十年來香港文人內心變化的寫照。 從衛斯理到原振俠,與中國有關的故事,比例愈來愈低;從原振俠到高達,故事中香港的意象,也愈來愈模糊。

2022/07/04 | TNL 編輯

倪匡逝世享壽87歲:畢生反共,創作衛斯理、原振俠掀華文科幻推理風潮,與古龍、三毛曾有生死之約

倪匡的筆鋒如利劍,又快又準,任職《明報》期間曾經代筆金庸小說《天龍八部》,但他太討厭「阿紫」這個角色,結果金庸早上才上飛機,倪匡下午就把阿紫的眼睛弄瞎了。還曾跟古龍跟三毛這三位生死至交曾立下「生死之約」,誰先過世,就要盡其所能令魂魄回到陽間。

2021/11/01 | 精選書摘

《余英時傳》:余英時友滿天下,錢穆、楊聯陞、金庸、牟宗三,包括棋王林海峰,都是他的棋友

本書為華人世界史學巨擘余英時身後首部傳記,將余英時一生成長與學術追尋的歷程完整於世人面前。並詳錄余英時生平著述繫年要目,為將來的後進提供了一條更為清晰、深闊的學術取徑。

2021/10/19 | 李梓成

藝術演化論:為什麼貝多芬和金庸無可超越?

為何現時已經不會有人寫「傳統定義」交響曲、協奏曲?這是因為莫札特、貝多芬、馬勒、拉赫曼尼諾夫等已經將這形式推至登峰造極的地步,根本就不有任何餘地再寫。

2021/09/19 | 高澄天

「言武俠,必金庸」讓武俠小說的路愈走愈窄,直到今天已無路可走

不論是出於情感認同或真正的精神嚮往,俠義道是不會滅絕的,只是現在的寫作環境,沒有獎、沒有出版社願意「賠錢」出版,讓武俠小說瀕臨滅絕,縱網路上不乏癡心寫手無悔無怨無償發表,但,就我所知,支持得下去的恐怕是億萬中選一。

2021/09/08 | 德尼思化

元好問與《神鵰俠侶》:問世間,情是何物?

元好問不會知道,金庸正是那位騷人:筆下《神鵰俠侶》,讓這首詞再度流傳。

2021/04/26 | 德尼思化

港講《笑傲江湖》:千秋萬載一統江湖的虛妄,情之所鍾正在我輩的逍遙

《笑傲江湖》沒有特定的時空背景,金庸刻意留白,皆因刻劃人性,「類似的情景可以發生在任何朝代」。

2021/04/22 | 德尼思化

《鹿鼎記》.周星馳.香港:遠去的香港人想像,最佳鹿鼎記改編電影

韋小寳這種身分流動,灰色空間求存,謀取各方利益,是許多人以往對香港的文化想像。

2021/04/19 | 德尼思化

〈月雲〉:金庸晚年的懺悔錄,俠義精神的起源

金庸晚年回顧人生,以故事重構創作之因,一切一切,都源自對月雲的懺悔,化成動力。

2021/03/26 | 精選書摘

董橋《文林回想錄》:我的朋友余英時

我喜歡歷史而涉獵浮泛,讀當代歷史學家的著作但覺滿樹棗子只合遠觀無從品嚐。讀余先生的著述我欣喜的是樹上的棗子余先生都採集了放進幾個竹籃裏任人分辨生的熟的酸的甜的,樂趣無窮。

2020/05/01 | 方格子vocus

為什麽金庸會說他最喜歡的人物是令狐沖和喬峰,最討厭韋小寶?

金庸在《鹿鼎記》之後便停筆,說自己寫不出來了,同時至此自我終結了「武俠」的概念,這種無法再繼續下去的狀況,其實很像是一則人生寓言。如果夢清醒了,前方已經看不到跟生存無關的東西,書寫只能複製實際的生活,我們幹嘛還要寫它呢。我們可以多想一下,為什麽金庸會說他最喜歡的人物是令狐沖和喬峰,最討厭的韋小寶這樣的話。

2019/10/21 | 大人學

【大人學】金庸、我、成長、以及其中的人生策略

武俠小說在我身上,有兩個影響。首先,在寫文章和說話時,各種角色都是很好的舉例來源。另一個對我影響甚深的,應該是金庸作品的世界觀,啟蒙了我的人生哲學。

2019/10/16 | 精選書摘

《刀爾登讀史 肆》:「通俗小說」就像一個收拾得井井有條、沒有雜物的房間

「通俗小說」和「文學小說」有其界限,但無法分明。「情節推動」(與性格或命運推動相對)是界限之一。情節推動之外,還有一個因素是我看重的。

2019/09/17 | 精選書摘

《漫筆金心》:韋小寶「連挑了三指甲藥粉」要怎麼畫出來?

除了場景、道具、服飾,質感還來自人物的「演出」。就以主角韋小寶為例,全書沒有一句指出韋小寶的性格與人格特徵,林政德透過人物的言行舉止,直接把個性演出來。

2019/09/17 | 精選書摘

《漫筆金心》:李志清把《笑傲江湖》畫得比小說更細緻

李志清所做的,無非是展示個人看法,任何人同意與反對,也同樣是個人看法。但無可否認地,李志清在沒有更改原著故事的情況下,讓漫畫比小說多了一點點不一樣的地方。

2019/07/29 | 精選書摘

毛尖《夜短夢長》:在令狐沖的目光裡,東方不敗享受身為女人的歡暢

東方不敗的性別成長和欲望覺醒,不僅降低了他的邪惡,還光揚了他的正當性,用劇中的表達,他進軍中原是為受漢人欺負的苗人爭世界,如此,東方不敗撒手墜崖,一邊是他對男性任務的拋棄,一邊是她對女性身份的最終確認。

2019/03/25 | 樂天Kobo電子書

金庸小說的「江湖」:有人就有恩怨,有恩怨就有江湖,人就是江湖

當「江湖」一旦上升成為某種概念,則連廟堂上的官場鬥爭都可視為某種江湖,這時隱喻的是人與人之間的勾心鬥角,是不分黑白兩道、官場民間的,所以才說「人就是江湖」。

2019/03/24 | 樂天Kobo電子書

金庸小說的「江湖」:有人就有恩怨,有恩怨就有江湖,人就是江湖

當「江湖」一旦上升成為某種概念,則連廟堂上的官場鬥爭都可視為某種江湖,這時隱喻的是人與人之間的勾心鬥角,是不分黑白兩道、官場民間的,所以才說「人就是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