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翻牆讀金庸》讀後感:金庸和古龍,只差三個詞而已
六神磊磊的寫作讓我讚嘆,難怪有「金學」之詞,難怪金庸小說能晉升到一門之學,就是六神磊磊這樣的粉絲讀者,能反反覆覆,裡裡外外閱讀金庸,每有意會,欣然為文,與眾人分享成果。
2018/12/30 | 精選書摘
《翻牆讀金庸》:《笑傲江湖》裡沒有偉大的武功,只剩下偉大的公公
我們不得不承認,閹人確實是武士的完美進化形態,比什麼儒釋道都更讓人放心。眾所周知,雄性動物再溫順也難免會咬人的,只有閹掉,才會完全失去攻擊性。
2018/12/30 | 精選書摘
《翻牆讀金庸》:金庸會議學——開會重要性和人數成反比
不妨看看金庸小說裡那幾場真正震動天下、扭轉乾坤的會議,無一例外都是小會;而那些所謂的「群雄大會」、「武林大會」,不管再怎麼開得鑼鼓喧天、鞭炮齊鳴,也幾乎無一例外都成了過場乃至鬧劇。
2018/12/27 | 精選書摘
《小群效應》:金庸小說是最好的社群經營教科書
社群成員之間互相模擬關係,毫無疑問可以迅速消除陌生感,使相互關係更加緊密。不過,這僅僅是最基礎的運用,模擬關係還能協助社群爆發出意想不到的能量。
《翻牆讀金庸》:是什麼造就了金庸的武俠世界?
「如果華人想要到海外去,又很害怕忘記中國文化的話,只要帶三樣東西就可以了,第一就是家書,第二是麻將,第三就是金庸的小說。」這個淺顯而生動的比喻,充分說明了金庸的武俠小說對於華人世界的影響,是如何的深而且廣。
習近平巡視後,禮佛故鄉大理開始「鐵腕治海」
因為過熱的觀光,大理西北方洱海的農村樣貌逐漸改變,而在中國政府祭出鐵腕整治和強制停業後,又再重創居民經濟,綜合治理的背後,如何在寬鬆之間找出一條永續的路?
2018/11/10 | 黎蝸藤
金庸提出特首選舉「雙查方案」,真斷送了香港的民主?
查良鏞的方案當時得不到理解,批評者只看到其「保守」的部分,沒有提及其「進步」的部分,這是相當不公道的。後來,不少人開始認同,雙查方案並不是這麽保守。
2018/11/09 | 余杰
鄧小平是《鹿鼎記》的康熙帝,韋小寶正是金庸自己
金庸的作品傳達的仍是儒家大一統觀念、君臣父子倫理,是《三俠五義》傳統之延續,俠儒合一,俠道互補,不是顛覆乃是維護既有的帝國秩序。
2018/11/07 | fanny
告別金庸:跨世代的江湖傳奇,武俠界的登峰造極(下)
金庸小說也可以當做成長小說,書中的男主角在成為英雄前的過程,多半命運多舛,他們都得歷練許多磨難與挫折,最終才能成為一代大俠。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就會有恩怨,生命總是在百般無奈處硬是求得一點解脫。
2018/11/07 | fanny
告別金庸:跨世代的江湖傳奇,武俠界的登峰造極(上)
1956年金庸連載《碧血劍》,1958年又連載《射鵰英雄傳》,造成一股普羅大眾瘋迷武俠的旋風。於是,合稱「中國武俠小說三劍客」的金庸、梁羽生、古龍為代表,開啟了「新派武俠小說」。
以武俠之名,寫人性之實:致永遠退出江湖的金庸大師
「有人就有恩怨,有恩怨就有江湖;人就是江湖。」金庸以武俠之名,寫人性之實。一筆一畫,寫的都是人生百態。「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
2018/11/05 | 王陽翎
金庸這個人,很容易令人誤解
近來「金庸(查良鏞)」二字引起無數爭議,尤其觸及他的政治生涯,傷透了不少人的心,到底我們應如何金庸這個人?作者嘗試重點回顧他80年代的社跡,辨清脈絡與真相。
2018/11/04 | 精選轉載
選擇當岳不群還是令狐沖是一種智慧,有才華不一定有智慧
雖然我真的再也在看不下金庸,但是感謝他給我在年輕歲月那些美好武俠的幻想日子。我不認為金庸是Kitsch ,細細品嚐他所塑造的世界,充滿典故細膩的描述,武俠世界中沒有幾個人可以有他那種想像力。
2018/10/31 | 羊正鈺
10句最「虐心」的金庸經典語錄,都出自於哪裡?
金庸的文壇好友倪匡當年率先提出「金學」,1986年台灣及海外華文文學研討會也首次把金庸學端上學術論壇;1994年北京大學中文系更開設金庸學選修課。
2018/10/31 | Y.t.Chan
金庸小說人物,早已成為香港文化一部分
金庸武俠小說早就成為香港人生活文化的一部分,其小說人物成為一個有文化意義的符號或代名詞,並不會那麼容易被人忘記。
2018/10/31 | 精選轉載
「一世做穩建制派」:金庸一生的政治事功,是中華士大夫的活化石
相比很多前清遺老、南來文人,想做帝師而終一生沒有得到,金庸算是最成功的了。至少他取得了一些經世致用的幻覺、見過聖上一面、摸過軍機處外面的一塊,在香港也擔過一些權力的虛銜,對士大夫文化的末裔來說,也算是死而無遺。
2018/10/31 | 昆洛斯
金庸的新派武俠江湖:一個氣勢磅礡的宏大虛構世界
武俠小說的江湖由最初的「依附歷史」,變成「平行歷史」,去到金庸手上「改寫歷史」,達到高峰,成為一個氣勢磅礡的宏大虛構世界。
2018/10/30 | 羊正鈺
「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一代武俠泰斗金庸的一生
「武俠小說本身是娛樂性的東西,但是我希望它多少有一點人生哲理或個人的思想,通過小說可以表現一些自己對社會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