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1/07 | 鹹派
從來離不開政治的「三金」:「中國市場」高調抵制,創作者內化自我規訓
金鐘、金曲、金馬在對創作及產業上深具指標意義,然而,政治力是三金形成目前樣態的其中一個作用力。作為一個肯定創作的榮譽,獎項與典禮的生成脈絡、樣態和影響和台灣政治環境是相當值得探討的關係。
專訪「三金」設計師方序中:設計,就是說一個好故事
經歷過金馬獎、金曲獎、金鐘獎主視覺的設計,方序中三個字早就成為品質保證的代名詞,但即使成為台灣史上第一位「三金」設計師,方序中仍舊是那個愛說故事的人,故事才是設計的起點。
2019/07/11 | 讀者投書
蔡依林拒走紅地毯的省思:服裝綁架了我們對美的定義嗎?
服裝應是展現個人性格與感受的物品,而非被外界所給的評論所侷限,時尚圈一直都有身形迷思,這股熱潮席捲了人們對於美的定義,可不代表明星無法扭轉紅毯思維。
2019/07/11 | 讀者投書
蔡依林拒走紅毯的省思:服裝綁架了我們對美的定義嗎?
服裝應是展現個人性格與感受的物品,而非被外界所給的評論所侷限,時尚圈一直都有身形迷思,這股熱潮席捲了人們對於美的定義,可不代表明星無法扭轉紅毯思維。
2019/06/30 | 李律鋒
寫在金曲30之後:吶喊自由,祈願我們明年還能大聲歌唱
我們可能會從課本或書上讀到,自由與人權是上天賦予每個人的,是人生來即擁有的權利。但是我一直都不這麼想......而且你稍不注意,馬上又會被那些掌權者奪走了。
2019/06/11 | 鹹派
金曲30入圍更多獨立創作者,反叛精神一如過往?
金曲獎有眾多泛獨立音樂創作者入圍,是這個時代本來就應該要發生的事情。聽眾該做的是檢視作為一個指標性獎項,金曲獎有哪些不合時宜。
2019/06/10 | KKBOX
專訪幼稚「詞王」葛大為:我也會唱〈學貓叫〉啊
為什麼不當專職的作詞人呢?葛大為說:「我怕自己得失心太重,以為寫幾首歌就可以付房租,生活安穩很重要,希望有能力過喜歡的生活!也怕一旦變成賺錢工具,會變得不喜歡音樂。」
2018/06/25 | 精選轉載
對國語宣戰:金曲獎國語專輯是「最」重要的獎項?
林生祥在2007年拒領以語言分類的獎項,已經提醒當時的新聞局應審慎思考,且當以音樂類型作為獎項分類原則。從音樂角度來看這是十分正確的主張,不同樂種之間的差異實在太大,若要以同一種語言為基準去評斷不同樂種的作品,實在強人所難。
2017/11/13 | KKBOX
值得討論,但不宜冷眼旁觀——第八屆金音獎回顧
我敢說,入圍金音獎的作品,單論創作,完全不輸給任何一個市場對手。台灣出產的明星不得不去對岸賺錢,就當是無奈吧,然而真正的實力,蘊含在金音獎裡面。
賣炸雞的肯德基在印尼也賣唱片:金曲論壇窺見蓬勃的東南亞音樂市場
本年度金曲獎以「蓬勃的東南亞音樂市場」為題,首度邀請印尼、馬來西亞、泰國等國家的音樂產業人士分享當地特有的流行音樂市場現況,與各地華語樂壇的動向與進入途徑,論壇由新加坡知名製作人、海蝶音樂及奇大音樂創始人許環良主持。
2017/08/01 | 小日子
歌王謝銘祐-回鄉的路猶外遠
謝銘祐永遠不會忘記他重新開始寫歌的日期:2001年2月8日。那天是他31歲生日。
2017/07/10 | 羊正鈺
黃明志新歌《擊敗人》被批丟大馬的臉 他回嗆「沒人拿槍逼你看!」
即便黃明志如今在臉書上有170萬粉絲,在Youtube尚有超過100萬人追蹤,但一直以來都有不少爭議。所以你支持他嗎?
2017/07/08 | 羊正鈺
黃明志新歌《擊敗人》被批丟大馬的臉、教壞小孩,他用4點回嗆:「沒人拿槍逼你看!」
即便黃明志如今在臉書上有170萬粉絲,在Youtube尚有超過100萬人追蹤,但一直以來都有不少爭議。所以你支持他嗎?
2017/07/03 | 讀者投書
金曲獎的時代包袱
當頒發此獎時,主持人黃子佼在台上說:「我們看看入圍名單有那麼多……破了世界紀錄了!」這個世界紀錄,恐怕不是好的那一種。
2017/06/29 | KKBOX
音樂融入他的靈魂裡,他挑出來寫成歌——專訪郭頂
有別於先前以日常入題的創作,《飛行器的執行週期》則具有宏大的宇宙觀,郭頂更是突破以往地包辦整張專輯的詞曲創作,提到專輯原始概念,他鉅細靡遺地描述那個如宇宙洪荒誕生的過程。
2017/06/28 | 沈政男
從紀露霞到草東:唱出時代精神與集體認同的當代流行金曲
今年金曲獎最讓人眼睛一亮的,是獲得年度新人、年度歌曲與最佳樂團獎項的草東沒有派對。金曲獎評審說,「他們是悶世代的爆發」,固然沒錯,但更讓人驚訝的是,他們受到了中國獨立樂團與新世代搖滾音樂的重大影響,其背後的文化意涵值得台灣社會思索。
2017/06/28 | Ricardo
【Ricardo專欄】金曲獎的未來:有了你,誰還需要金音獎?
在這一波金曲獎的討論議題中,除了各方對於「年度專輯」大獎頒給桑布伊的《椏幹》專輯;以及「年度歌曲」草東技壓五月天大感不解外,其中最值得令人深思的意見是:似乎金曲獎越來越有金音化的現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