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一開始,他敬老闆如神;此刻,他懼老闆如鬼
所有把管理與帶人這件事等同軍隊領導統御的人都蠢到爆燈,也不想想軍中是一個與民間脫節的團體,而且打仗是要死兵的,一個認為下屬可死的領導者,哪有可能愛人?
一開始,他敬老闆如神;此刻,他懼老闆如鬼
所有把管理與帶人這件事等同軍隊領導統御的人都蠢到爆燈,也不想想軍中是一個與民間脫節的團體,而且打仗是要死兵的,一個認為下屬可死的領導者,哪有可能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