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5/15 | 鹹派
春吶走進來,高雄發大財?高雄市政府如何賠錢又摧毀獨立音樂場景(下)
春吶是一個台灣最悠久,市場差異性也已經很明確的音樂祭,要累積成如今的聲望和成績要多久?高雄市政府是否知道,如果真的有心要經營獨立音樂產業,這個傷害有多徹底,有多致命!
2017/11/13 | KKBOX
值得討論,但不宜冷眼旁觀——第八屆金音獎回顧
我敢說,入圍金音獎的作品,單論創作,完全不輸給任何一個市場對手。台灣出產的明星不得不去對岸賺錢,就當是無奈吧,然而真正的實力,蘊含在金音獎裡面。
2017/11/08 | Ricardo
【Ricardo專欄】沒人在乎你在乎的獎:金音獎的冷漠處境
執行單位畢竟是商業公司,承辦活動還得講求利潤,但主管機關、主辦單位貴為國家機構,只能因循此道放任一個音樂獎項年年不了了之,又如何期待社會大眾願意注意這已快沒人在乎的「大獎」呢?
2017/07/03 | 讀者投書
金曲獎的時代包袱
當頒發此獎時,主持人黃子佼在台上說:「我們看看入圍名單有那麼多……破了世界紀錄了!」這個世界紀錄,恐怕不是好的那一種。
2017/06/28 | Ricardo
【Ricardo專欄】金曲獎的未來:有了你,誰還需要金音獎?
在這一波金曲獎的討論議題中,除了各方對於「年度專輯」大獎頒給桑布伊的《椏幹》專輯;以及「年度歌曲」草東技壓五月天大感不解外,其中最值得令人深思的意見是:似乎金曲獎越來越有金音化的現象。
2017/02/23 | Ricardo
【Ricardo專欄】沾鏽塵的獎盃:從59屆葛萊美音樂獎得獎名單談起
正因為葛萊美的評審機制是可斡旋的投票制,風向容易受到影響,因此評審結果反映的往往是統計數字的極大化,不是一個在既定前提的折衝,所以才給外界一種搖擺不定的印象。
2015/11/09 | Shih Yuan
金音獎頒獎典禮:「濁水溪」奪最佳樂團、新人「熊仔」受3獎肯定
評審團總召黃連煜表示,濁水溪公社持續關注底層聲音,奇想趣味刻畫眾生,觸及土地故事歷史人文,讓樂迷聽見特立獨行中的誠懇自省及全新生命力,符合評審團獎對於「創作精神」核心價值的鼓勵。
2015/09/24 | Kenzo
長期關注鄉土與底層社會 濁水溪公社成「金音獎」最大贏家
評審團總召黃連煜表示,濁水溪成團至今持續關注底層聲音,其《鄉土・人民・勃魯斯》專輯以道地方式觸及土地故事,讓聽眾聽見特立獨行中的誠懇自省與全新生命力,因此獲頒評審團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