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8/14 | TNL特稿

專訪《我的兒子是死刑犯》導演:台灣人的正義感是一種膝反射,缺乏共同體的想像

李家驊從拍攝紀錄片《起點》到《我的兒子是死刑犯》於院線上映,為什麼他這麼執意地掌持攝影機,步步逼近這個龐雜又艱難的提問:「人難道能殺對人嗎?」

2019/11/23 | TNL特稿

巴勒斯坦導演蘇萊曼的離經叛道與夢境編織術

作為巴勒斯坦導演,蘇萊曼的作品確實偏離世人預期,以夢境的邏輯來理解蘇萊曼的創作是最適切的,其作品一貫的去戲劇性與突如其來的荒唐場面,都說明了他的作品具備著夢的特質。

2019/11/21 | TNL特稿

周防正行之大道無形:從情色電影、通俗商業電影到社會派電影

周防正行是風格特質難以勾勒的電影大師。他的作品題材類型多變,從入行拍攝粉紅電影情色處女作,到憑藉通俗浪漫商業片聞名全球,忽而沉潛多年,轉身拍起嚴肅批判制度的社會派電影,接著又追尋起默劇、芭蕾、舞伎、辯士等藝術文史的共通本質。

2019/11/20 | TNL特稿

米丘曼契夫斯基的影像宿命:溯返、折疊、迴旋的時空與命運

米丘曼契夫斯基1959年出生於南斯拉夫時期的馬其頓,後赴美學習電影拍攝,與庫斯杜力卡、丹尼斯塔諾維奇並列南斯拉夫三大導演,1994 年以首作《暴雨將至》技驚四座,同蔡明亮《愛情萬歲》共享威尼斯影展金獅獎榮耀。

2019/01/04 | TNL特稿

VR《5×1》:導演李中、陳勝吉、曾威量映後座談

VR有時候像一個任意門,可以瞬間你不曉得你自己身在何處,但是你就去了那個地方⋯空間與空間的連結其實是有趣的,不需要邏輯性或真實性,可以一秒就立刻帶你到一個未知的空間去感受。

2017/12/11 | 唐肇陽

殘暴的人性寓言:《貪婪之家》的視覺機制

阿拉納斯的作品多半在描繪人性中最醜惡的面向,劇情看似煽情,手法卻格外冷靜,他對人性無疑是抱持著懷疑與否定的態度,導演有意藉殘暴以凌遲觀眾的手法,讓我們彷彿置身在妻子受虐的位置上,任其凌虐。

2017/12/06 | 多維TW

【金馬影展】東南亞「華流」北向,台灣文化軟實力該何去何從?

當南北文化相聚交匯的時代,尤其近年來大陸與韓國的文化軟實力席捲了東南亞後,台灣文化軟實力該何去何從?台灣若自我「去中心化」,不僅會失去了彰顯「自由、開放的價值,也讓東南亞華語電影頓時失去了找尋認同之地。

2017/11/27 | KKBOX

《滾石樂團:南美震盪》:在哈瓦那立起搖滾的新旗幟

跟著滾石樂團再走一遭,正如唱了數十年的金曲〈It’s Only Rock ‘N’ Roll (But I Like It)〉,透過影片,這份龐然能量全新顯現,雖「只是」搖滾樂,隨著歲月,使人更加痴迷執著。

2017/11/27 | 唐肇陽

關於《亂世兒女》片中的幾個特殊鏡頭

女人,永遠是戰爭下的犧牲品。一如片中旁白曾經指出的:「那些成功取得勝利的戰役,是用無數女人的幸福與淚水所換來的。」

2017/11/22 | 林阿炮

《血觀音》:新一代家庭倫理大悲劇?

在試片及金馬影展開幕之後,紛紛有人盛讚《血觀音》拍出了國片少見的題材。或許對「電影」來說真是如此吧,但換個角度想,這種所謂「家庭倫理大悲劇+政商鬥爭」的戲碼,在台劇當中還會少嗎。

2016/11/11 | 放映週報

童年的日常,分離的往事:《八月》

中國電影市場蓬勃發展,商業電影追逐聲光與流行,《八月》降臨,卻讓我們能度過安靜的兩小時,儘管是聽著別人的故事,卻能牽動自己的靈魂。

2016/11/09 | 翁 稷安

故事的核心:專訪《一路順風》導演鍾孟宏

「上映對我來講,就像告別式一樣。」一旦作品擺出來,就只能由觀眾自行體會、解讀,創作者只能面向未來,去想像下一部作品,無需欣喜、無需灰心,「對我來說,拍電影是這世界最幸福的行業!」鍾孟宏這麼說著。

2016/11/09 | 翁 稷安

故事的核心:專訪《一路順風》導演鍾孟宏

「上映對我來講,就像告別式一樣。」一旦作品擺出來,就只能由觀眾自行體會、解讀,創作者只能面向未來,去想像下一部作品,無需欣喜、無需灰心,「對我來說,拍電影是這世界最幸福的行業!」鍾孟宏這麼說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