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1/15 | 放映週報
《大餓》:所謂「貪吃的胖子」,是因吞嚥失落情緒而腫脹
謝沛如執導的《大餓》,主軸是女主角姜映娟的減肥故事,但沒有「醜女變正妹」的刻板情節。她獻上的,是本土首見以社會批判角度探討肥胖歧視的電影作品,也讓在地影視中總被扁平化為搞笑甘草的胖女,終於有了悲喜立體的再現。
2019/11/15 | 地下電影
專訪《下半場》導演張榮吉:屬於台灣的青春籃球夢
台灣好久不見的籃球運動電影,曾以《逆光飛翔》榮獲金馬最佳新導演的張榮吉帶著《下半場》再度回歸大銀幕,此片在2019金馬獎中,也入圍了6項大獎,分別是最佳男配角、最佳新演員、最佳攝影、最佳音效、最佳動作設計和最佳視覺效果。
2019/11/14 | 地下電影
《灼人秘密》:深無情的恐懼,醒不來的惡夢
身為緬甸華僑的台灣導演趙德胤,可說是在金馬體系羽翼庇護下一路成長的導演,今年帶著懸疑驚悚類型的《灼人秘密》前進坎城影展「一種注目」單元,也入圍了本屆金馬獎8項大獎,過往4部劇情長片皆聚焦於家鄉緬甸,第5部作品則首度出走緬甸,全片在台灣拍攝。
2019/11/12 | 地下電影
專訪《灼人秘密》導演趙德胤、演員吳可熙:從生命苦難中提煉出影像之美
2019年,趙德胤以《灼人秘密》首度出走緬甸,全片在台灣拍攝,順利入圍作者導演的至尊殿堂坎城影展「一種注目」單元,也在今年金馬獎上入圍8項大獎,趙德胤也將3度挑戰金馬最佳導演,而這部片的核心吳可熙也給出了精采的劇本和演出。
中國巨獸連番抵制,金馬獎選擇不正面迎擊,其實並非怯戰
今年6月中旬,金雞獎宣布頒獎典禮日期確定訂在11月23日,與金馬獎撞期,這似乎已是為中資電影抵制金馬獎埋下了伏筆,而後4個月的一連串風波,包含影人缺席、贊助商撤出等,皆成為金馬獎本屆的最大挑戰。
2019/11/07 | 鹹派
從來離不開政治的「三金」:「中國市場」高調抵制,創作者內化自我規訓
金鐘、金曲、金馬在對創作及產業上深具指標意義,然而,政治力是三金形成目前樣態的其中一個作用力。作為一個肯定創作的榮譽,獎項與典禮的生成脈絡、樣態和影響和台灣政治環境是相當值得探討的關係。
專訪《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導演張作驥:拍電影前,先學會感受生活
台灣名導張作驥第9號作品《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順利入圍金馬最佳導演、女主角、男配角、視覺效果4項大獎,終於要在今年上映,然而這部作品,是張作驥向母親的告別作,也是向過去的致意。
2019/11/01 | 讀者投書
《陽光普照》:太陽升起落下,鍾孟宏的變與不變
鍾孟宏今年交出第5部劇情長片,也順利入圍金馬獎最佳劇情長片等11項大獎,然而這位台灣名導,選擇在今年交出一個不同於過往作品的風格,但在這個「變」之中又有其相似性。
2019/10/29 | fanny
專訪《陽光普照》金馬準帝后:柯淑勤、巫建和戲裡戲外的母子情
台灣名導鍾孟宏新作《陽光普照》入圍金馬最佳劇情片、男主角、女主角等11項大獎,其中柯淑勤和巫建和雙雙入圍影帝后,這對戲內母子檔的表現在現階段大放異彩。這兩人看待彼此、看待電影也成了有趣的情感延伸。
專訪「三金」設計師方序中:設計,就是說一個好故事
經歷過金馬獎、金曲獎、金鐘獎主視覺的設計,方序中三個字早就成為品質保證的代名詞,但即使成為台灣史上第一位「三金」設計師,方序中仍舊是那個愛說故事的人,故事才是設計的起點。
2019/10/25 | 既視感
《聖人大盜》:台灣近年難得一見的商業電影
《聖人大盜》確實拍出一些有別於過往台灣電影的有趣東西,導演入圍金馬獎最佳新導演的成績也確實證明其成果不俗,但嚴格點檢視,還是有不可忽視的通病
2019/10/23 | 地下電影
專訪《陽光普照》導演鍾孟宏(下):談演員、談角色,台灣電影未來的樣貌
談《陽光普照》除了深入創作靈感外,可能很難忽略一幫硬底子演員,演員群的好表現也反映在金馬提名中,共入圍5項演技獎項,使得鍾孟宏這則家庭詩篇有了鮮活的生命力,台灣電影的未來也才看的見曙光。
2019/10/22 | 地下電影
專訪《陽光普照》導演鍾孟宏(上):談創作、談攝影,獨樹一格的鍾式美學
台灣名導鍾孟宏透過13年的積累,在今年交出《陽光普照》並入選多倫多、釜山等多個國際影展,更入圍金馬獎11項大獎,儼然成為今年不可或缺的台灣電影。然而,要談為夫為父鍾孟宏的最新創作,得要先從攝影的概念切入。
讓台灣看到馬來西亞做的音樂,金馬獎提名配樂師盼南洋魅力獲肯定
雖然本屆金馬獎經歷了中國電影集體杯葛下,但也讓新馬電影業出頭,其中憑「夕霧花園」獲最佳原創電影音樂提名的馬來西亞配樂師辛榮安,正好藉電影展現南洋音樂魅力,也讓台灣看到大馬的電影。
2019/10/18 | 既視感
《江湖無難事》:雖非完美,但已看見台灣商業電影成熟的未來
有人說《江湖無難事》是台灣在等的商業類型片,我不完全同意此說法,但不管如何此作或多或少已抓住成熟商業電影的要素,樂觀一點想,台灣商業電影的未來,不再是如入五里霧,而是看得見目標。
2019/10/14 | 布蘭登·坎普
新世代的愛與孤獨:從「台北三部曲」靠近蔡明亮的世界
蔡明亮允許自己去表現新世代的愛與孤獨,成功在這世紀的傑出導演中為自己取得一個位置,想了解蔡明亮,從時間、慾望,以及身體開始。
2019/10/04 | 杜晉軒
中國片飛走進來多元的星馬電影,更彰顯了金馬獎的國際化
儘管面對了中共政府的強烈抵制,但10月1日公佈入圍的電影涵蓋了台灣、馬來西亞、新加坡等國家的華語電影,不僅更凸顯了金馬獎的國際化,也肯定了金馬獎仍作為華語電影界崇高電影獎項的地位。
2019關渡電影節總評:新世代啼聲嘹亮,看見台灣影像的多元性
許多人認為台北電影獎、金馬獎能反映一年下來台灣電影的風貌,但因為入圍名單有限,又是以競賽為目的,許多「璞玉」其實沒有獲得展示的機會,有時甚至不容易從這些大獎的入圍名單看見台灣一年下來創作的多元性。由此,專注鼓勵學生創作的關渡電影節便顯得極具可觀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