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1/24 | 壁虎先生
《燃燒烈愛》X《白蟻:慾望謎網》:一半傑作,一半迷失
李滄東《燃燒烈愛》的前半段對我來說幾近完美,不是非常好,而是完美。然而電影的後半近乎致命性地傷害了這部電影,這讓我想起了另一部電影——朱賢哲的《白蟻:慾望謎網》⋯兩部片的關鍵角色都在電影中段消失/死亡,接著影片的重心即故事的致命傷。
2019/01/18 | Daphne Chung
Ep.58 謝盈萱:我覺得全世界都在等你哭這件事情很可怕
今天《馬力歐陪你喝一杯》的節目的來賓是第55屆金馬獎最佳女主角,謝盈萱。她畢業於台北藝術大學戲劇系,2018年靠《誰先愛上他的》裡面的劉三蓮跟《花甲大人轉男孩》裡面的史黛西打開知名度。其實她的表演經歷超過十年,本是劇場出生的演員,還有個劇場女神的稱號。在她達到演員生涯的里程碑後,未來她有什麼新的規劃?又有什麼新戲呢?還有這十幾年來從劇場、電視到電影的表演經歷分享。
2018/12/16 | Harper's BAZAAR
從叛逆少女到金馬影后:舒淇在鏡頭下的蛻變史
侯孝賢導演曾說:「每次拍電影,心中把演員過一遍,想想還是只有舒淇合適。」
2018/12/15 | Harper's BAZAAR
金馬55視覺總監方序中親自掌鏡:聚焦光影的原色,向「配角」致敬
雖然金馬獎頒獎典禮已落幕,但關於幕後,還有更多你應該知道的事。
2018/12/02 | 讀者投書
誰是別人?誰又是我們?駁朱家安〈為什麼涂們的統一說比傅瑜的台獨說更不合理〉
我們確實不能替別人宣示國族認同,但問題是誰是別人,誰又是我們?文章的論點從一開始就已經建立在台灣與中國大陸乃是兩個不同的或者說獨立的個體之上,然而這個前提並非放之四海皆準,它或許只對部分台灣人有效。
朱家安:為什麼涂們的統一說比傅榆的台獨說更不合理?
這篇文章主張的是,在當前統獨議題上,中國人無權宣示「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就像在花蓮獨立的議題上,宜蘭人無權宣示「花蓮是台灣的一部分」一樣。
2018/11/24 | 傅紀鋼
想擺脫金馬獎的威權遺緒,何不另立「台灣電影獎」?
嚴格說起來,傅榆的言論對本格派的獨派來說,是不太及格的說法。但傅榆只不過是把現況講出來,就受到了中國影人的抵制。外人來不只拿走國家級電影獎的諸多獎項,還軟土深掘。因此一堆支持中國影人的輿論也被罵翻,特別是「藝術歸藝術,政治歸政治」這種吃豆腐說法。
2018/11/23 | 黎蝸藤
金馬獎爭議:如何理解李安所說的「文藝歸文藝,政治歸政治」?
「文藝歸文藝,政治歸政治」,與「體育歸體育,政治歸政治」,這兩句話看上去差不多,實際內涵截然不同。但兩者一向都有被誤解。
傅榆談《我們的青春,在台灣》的創作初衷
《我們的青春,在台灣》這部紀錄片,我總共製作了七年,這是一部關於「社會運動」的片子,尤其很大一部份關於「太陽花運動」,然而它似乎還是一部容易引發爭議和誤會的紀錄片,我希望透過這篇文章,能讓多一點人理解我的初衷。
2018/11/17 | 精選書摘
《大象席地而坐》改編原著《大裂》:我要看清楚那頭大象為什麼要一直坐在那兒
「什麼?」「你要待在家裡嗎?」他老婆顯然很慌張。於是黎凱先走到廁所看,又去臥室,他還特意翻了翻衣櫃。我不知道他最後怎麼知道的,反正他打開了他們家那個大得不像話的洗衣機,因為她老婆每週都要把床單被罩洗一遍。他打開之後,我正坐在裡面。
2018/11/08 | 波昂刺刺
專訪《小美》導演黃榮昇:他者眼光中的存在
《小美》的敘事方式在臺灣電影文類別樹一格。它將主角小美架空,透過9位人物的偽紀錄片訪談,串連觀眾的想像。訪談更不是塑造記者角色進行採訪,畫面外的發問者正是銀幕前的觀眾。
2018/06/02 | 黑潮之聲
日舞影展的反思:一部電影的完成,必須要有「觀影的觀眾」
要用何種方式讓非影視相關的觀眾們能夠看見、看懂,甚至不是只是光有口號地說「支持國片」,而是能夠買票進場,可能才是我們更需要去思考的課題。
2017/12/23 | 放映週報
我對內蒙的鄉愁、電影的思考:專訪《老獸》導演周子陽、演員王超北
摘掉濾鏡,還原人物面孔和土地粗礪質地,都是一地光陰斑駁。寫實還要超寫實,深刻入骨,又似夢非夢,這才是內蒙古現實。靠近世界邊界,其實逼近人心深處。不給人舒服,坐立難安,電影也是獸,我們怕看見自己的眼。
2017/12/20 | 讀者投書
批成功人士互相取暖?反思現代酸民文化
或許有人會認為,為什麼不能酸?不能在網路上自由發表意見,就等於是在扼殺言論自由。然而,究竟酸民文化是在落實言論自由,還是濫用言論自由?
2017/12/12 | 放映週報
我們幾乎已不再在意靈魂的純潔:專訪《嘉年華》導演文晏
我們今天幾乎已不再在意靈魂的純潔,只在意表面的純潔,這種「虛假」恰恰是我電影裡面反映的「現實」。
2017/11/30 | nagee
【插畫】清除低端人口,徹底解決貧窮問題
北京從自2017年開始的「疏解整治促提升」專項行動,甚至啟動「拆牆打洞」運動,中國解決貧窮問題的手段,似乎就是先解決貧窮人口。
2017/11/28 | Harper's BAZAAR
【BAZAAR Salon】吳可熙發問!讓楊雅喆告訴你婊裏不一《血觀音》背後的表裡如一
《血觀音》這個戲就是在講,世界上有一種好叫做「我是為你好」,但是那到底為誰好?很可怕的一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