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2/03 | 壁虎先生
《陽光普照》:阿豪賺人熱淚的「歸返」是電影對其自身的背叛
如果要我假設鍾孟宏所碰到的問題的話,我會說他似乎是錯誤地將自己的框架(framing)理解為現實的極限,或者是我們太過習於給予一種太過簡單的議題臉譜化正當性,以至於將高材生一而再再而三跳樓的社會現實空虛化為阿豪的中空形象被理解為唯一可能的取徑。
2019/11/25 | 既視感
第56屆金馬獎評析:陽光普照的光明之日,致自由
還是有些人會對於此波中國大規模的抵制行動有些擔心,好奇金馬獎將會受到什麼影響,而今後又該何去何從,確實,就參賽數量來看,今屆金馬獎劇受到不少影響,但金馬獎之於華語電影的意義在於,它提供了一個自由的平台,將所有聲音納入其中,這是無法取代的。
2019/11/23 | 放映週報
專訪《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導演張作驥:當你失去了記憶,你就自由了
臺灣名導張作驥,出獄後的第一部劇情長片《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入圍金馬獎最佳導演、最佳女主角、最佳男配角和視覺效果4項大獎,母親離世後的感觸,近年的生活體悟,拍進這部片子中。
2019/11/22 | 地下電影
專訪《熱帶雨》導演陳哲藝:所有的壓抑都是潮濕的
第50屆金馬獎,來自新加坡的新銳導演陳哲藝以「黑馬」之姿從各大師們間脫穎而出,抱走最佳劇情長片,時隔6年,陳哲藝交出新片《熱帶雨》,以成熟的氣質底蘊,證明自己的影像作品仍舊維持高水平,且對自己誠實。
2019/11/19 | 地下電影
專訪《夕霧花園》導演林書宇:亂世中在夕霧找人心,於花園尋平靜
細數在金馬打響名號的馬來西亞籍的導演,作品揉合了馬來西亞與台灣的養分,不侷限於地區,長出自身的獨特模樣。然而在本屆金馬獎當中,反倒有一位台灣導演特立獨行,前往馬來西亞拍馬來西亞當地的故事,那是林書宇和他的《夕霧花園》。
《陽光普照》:過度保護背後的貞節牌坊
這個社會容忍低品質的婚姻關係,容忍阿文施虐、視為常態,就等於不容忍琴姐對柔情、愛與性的需求。因此如果觀眾覺得這家人很溫馨,就不會知道,這完滿自足的系統需要被爆破,琴姐才是需要逃出陽光普照的那個人。
2019/11/15 | 放映週報
《大餓》:所謂「貪吃的胖子」,是因吞嚥失落情緒而腫脹
謝沛如執導的《大餓》,主軸是女主角姜映娟的減肥故事,但沒有「醜女變正妹」的刻板情節。她獻上的,是本土首見以社會批判角度探討肥胖歧視的電影作品,也讓在地影視中總被扁平化為搞笑甘草的胖女,終於有了悲喜立體的再現。
2019/11/15 | 地下電影
專訪《下半場》導演張榮吉:屬於台灣的青春籃球夢
台灣好久不見的籃球運動電影,曾以《逆光飛翔》榮獲金馬最佳新導演的張榮吉帶著《下半場》再度回歸大銀幕,此片在2019金馬獎中,也入圍了6項大獎,分別是最佳男配角、最佳新演員、最佳攝影、最佳音效、最佳動作設計和最佳視覺效果。
2019/11/14 | 地下電影
《灼人秘密》:深無情的恐懼,醒不來的惡夢
身為緬甸華僑的台灣導演趙德胤,可說是在金馬體系羽翼庇護下一路成長的導演,今年帶著懸疑驚悚類型的《灼人秘密》前進坎城影展「一種注目」單元,也入圍了本屆金馬獎8項大獎,過往4部劇情長片皆聚焦於家鄉緬甸,第5部作品則首度出走緬甸,全片在台灣拍攝。
2019/11/12 | 地下電影
專訪《灼人秘密》導演趙德胤、演員吳可熙:從生命苦難中提煉出影像之美
2019年,趙德胤以《灼人秘密》首度出走緬甸,全片在台灣拍攝,順利入圍作者導演的至尊殿堂坎城影展「一種注目」單元,也在今年金馬獎上入圍8項大獎,趙德胤也將3度挑戰金馬最佳導演,而這部片的核心吳可熙也給出了精采的劇本和演出。
中國巨獸連番抵制,金馬獎選擇不正面迎擊,其實並非怯戰
今年6月中旬,金雞獎宣布頒獎典禮日期確定訂在11月23日,與金馬獎撞期,這似乎已是為中資電影抵制金馬獎埋下了伏筆,而後4個月的一連串風波,包含影人缺席、贊助商撤出等,皆成為金馬獎本屆的最大挑戰。
2019/11/07 | 鹹派
從來離不開政治的「三金」:「中國市場」高調抵制,創作者內化自我規訓
金鐘、金曲、金馬在對創作及產業上深具指標意義,然而,政治力是三金形成目前樣態的其中一個作用力。作為一個肯定創作的榮譽,獎項與典禮的生成脈絡、樣態和影響和台灣政治環境是相當值得探討的關係。
2019/10/29 | fanny
專訪《陽光普照》金馬準帝后:柯淑勤、巫建和戲裡戲外的母子情
台灣名導鍾孟宏新作《陽光普照》入圍金馬最佳劇情片、男主角、女主角等11項大獎,其中柯淑勤和巫建和雙雙入圍影帝后,這對戲內母子檔的表現在現階段大放異彩。這兩人看待彼此、看待電影也成了有趣的情感延伸。
2019/10/25 | 既視感
《聖人大盜》:台灣近年難得一見的商業電影
《聖人大盜》確實拍出一些有別於過往台灣電影的有趣東西,導演入圍金馬獎最佳新導演的成績也確實證明其成果不俗,但嚴格點檢視,還是有不可忽視的通病
2019/10/23 | 地下電影
專訪《陽光普照》導演鍾孟宏(下):談演員、談角色,台灣電影未來的樣貌
談《陽光普照》除了深入創作靈感外,可能很難忽略一幫硬底子演員,演員群的好表現也反映在金馬提名中,共入圍5項演技獎項,使得鍾孟宏這則家庭詩篇有了鮮活的生命力,台灣電影的未來也才看的見曙光。
2019/10/22 | 地下電影
專訪《陽光普照》導演鍾孟宏(上):談創作、談攝影,獨樹一格的鍾式美學
台灣名導鍾孟宏透過13年的積累,在今年交出《陽光普照》並入選多倫多、釜山等多個國際影展,更入圍金馬獎11項大獎,儼然成為今年不可或缺的台灣電影。然而,要談為夫為父鍾孟宏的最新創作,得要先從攝影的概念切入。
2019/10/18 | 既視感
《江湖無難事》:雖非完美,但已看見台灣商業電影成熟的未來
有人說《江湖無難事》是台灣在等的商業類型片,我不完全同意此說法,但不管如何此作或多或少已抓住成熟商業電影的要素,樂觀一點想,台灣商業電影的未來,不再是如入五里霧,而是看得見目標。
《返校》:加害者的答辯狀
方芮欣得知自己罪行後,在學校禮堂上吊自殺,「向全校承認罪行。」換成媽媽的話,就是:「你看她都已經自殺了,你還追究什麼。就原諒她吧,不要那麼小氣。」這符號化、無重量的死亡,反而成為概念上的免死金牌,阻止道德上的深入探究。而這種探究,卻是自由的基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