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1/15 | 讀者投書
「有錢買春,何必性侵?」問句背後的三個問題
「明明可以去買(春),為什麼要性侵?」、「有錢好好的,去嫖不就好了?」、「要性侵不會去演日本A片?」這類留言的同質性,在於認為使用性產業資源,便能消除性侵的念頭及行為。然而真是如此嗎?
2019/01/15 | 讀者投書
我們不教男孩性教育卻說他性侵害,如何避免下一個鈕承澤?
鈕承澤說他已經被判了死刑,我不知道他偏差的性別互動的觀念能不能再改變,但我相信我們可以減少創造下一個鈕承澤,性(別)教育就是從孩子建構他的「原來」開始。
2018/12/12 | 精選轉載
【插畫】我無心傷害阿豬,雖然阿豬已變豬腳飯
螢光幕上常出現加害者想什麼、做什麼、感覺什麼的影像文字,反倒受害者變成配角,群眾的激憤之情也逐漸化作花邊談資,過幾個月,大家忘記了,加害者依然生龍活虎。
涉嫌性侵的導演說「我可能是個笨男人吧」,多麽瓊瑤式的卸責方式
性騷擾、性侵害並不只是性慾的問題,更是施展權力的方式之一。而決定「該不該繼續下去」的原則一直都很簡單,only yes means yes。
2016/07/11 | 戲劇漫步
說不同的故事:台灣電視劇盼到的新突破
台灣拍出來的偶像劇,給人飄來不定的感覺,總是「不知所云、太過夢幻」。長年下來,台灣電視劇早應該說些不同的故事。
2015/01/06 | Humans of Taipei
北市最後一座聯勤眷村嘉禾新村:這裡像與世隔絕一樣,不少電影、MV都曾來取景
我們很希望這塊空間能保留。上次文化局長帶柯市長去了寶藏巖和紀州奄,卻跳過中間的嘉禾新村,我覺得很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