鈴木一朗

鈴木一朗(英語:Ichiro Suzuki,1973年10月22日-),生於日本愛知縣,前職業棒球選手,守備位置為外野手,曾效力於美國職棒大聯盟西雅圖水手、紐約洋基、邁阿密馬林魚等球隊,並保有大聯盟單季最多安打262支的紀錄,以及連續10球季皆能擊出200支以上安打的金氏世界紀錄。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1/06/05 | 精選書摘

《天才的人間力,鈴木一朗》:競爭與傳承——水手51號屬於巨怪還是朗神?

本書從一朗球衣背號51號切入,完整呈現貫串其棒球生涯、人生歷程、朗神哲學、職人美技、經典語錄的51篇真實故事,視角全面,見解專業,筆觸動人,期待能讓讀者在閱覽其人生傳記的同時,也能從語錄金句中找到共鳴,以及實現夢想的勇氣與執行力。

2021/04/05 | 運動視界

如何攻略全盛時期的鈴木一朗?前紅襪教頭:專心對付其他八位打者

說到壓制一朗,「控球能力」、「精密分析」、「投球策略」三者不可或缺。西武王朝時期的牛棚大將鹿取義隆,1994年一朗初上一軍時他已經是16年資歷的老將了,他對戰一朗的投球策略是什麼?

2020/06/13 | 運動視界

隱藏在朗神球棒的秘密:「木棒職人」久保田眼中的鈴木一朗

不論是在日本職棒或大聯盟,打者隨著自己年齡和經驗的增長,調整球棒尺寸或重量似乎是必然發生的,但職棒生涯超過四分之一世紀的鈴木一朗卻是最大的例外。

2020/02/12 | 精選書摘

《搞定的技術》:僥倖反敗為勝是一個完全不可行,且無法「化險為夷」的方法

如同美國著名作家馬克.馬特森(Mark Matteson)所說:「一開始是人養成習慣,接著是習慣養成一個全新的自己。」

2019/12/09 | 精選書摘

《心智鍛鍊》:「矛盾意象法」思維,與鈴木一朗把握「壞球」的方法不謀而合

鈴木一朗之所以異於常人,是他懂得在生命陷落時,也就是被一般人視為「低潮」、「困境」的時刻,安靜地透過「嘗試錯誤」的練習,從一連串錯誤中獲取新的經驗,並將這些失敗經驗反覆思考,用來建構出下一次的成功。

2019/05/18 | 運動視界

稍一閃神就會打死父親,造就鈴木一朗「非生即死」的打擊訓練

鈴木一朗在剛進MLB時表現不佳,在一場比賽中,水手隊教練Piniella質疑一朗到底能不能把球打到右外野。而下一個打數,一朗就把球夯出右外野全壘打牆外。對一朗來說,心隨意轉地操控球棒,來自父親鈴木宣之從他小時候就展開的嚴苛訓練。

2019/04/28 | 運動視界

為何鈴木一朗從不拒絕父親近乎凌虐的《巨人之星》訓練法?

鈴木宣之是個不折不扣的「Ichiromaker」,他將自己無法實現的棒球夢想寄託在鈴木一朗身上,再用《巨人之星》等級的斯巴達訓練來造就一朗。

2019/04/12 | 精選書摘

《周思齊的九局下半》:看著別人退休,也想像著自己離去的身影

能像王光輝那樣打職棒,是我小時候的夢想,他退休了不只代表一個時代的結束,也代表我要告別自己的過去,往下一個階段前進。

2018/10/20 | 運動視界

誰才是「天下第一棒」?MLB近代開路先鋒大評比

誰是天下第一棒?年資未滿十年的球員目前多處在巔峰,數據上跟退休球員相比有失公允,因此以下選出的球員,在大聯盟年資都超過十年,且擔任「先發第一棒」的次數至少800場以上。而第一棒的任務,主要還是上壘,因此以下用「上壘率」的高低作排行。

2018/03/06 | 運動視界

為什麼大谷翔平的打擊實力,比過往旅美日職明星更值得期待?

那些被視為雷聲大雨點小的案例,嚴重影響我們對日職旅美打者的觀感──一些打者一再地證明,即便在日職繳出屠殺般的打擊數據,來到MLB這個世界最高棒球殿堂,也很難成為好打者。這些印象顯然會影響了部分球迷對於大谷翔平打擊實力的看法。

2017/04/24 | 運動視界

「42號」的鈴木一朗,生涯最神奇的滿貫全壘打!

年輕時還在日本打球的一朗,Ken Griffey Jr.是他最愛的大聯盟球星之一。而在2009年Ken Griffey Jr.重返水手之後,這場比賽是兩人頭一次同場擊出全壘打。在一朗心目中,這想必是非常特別的一支全壘打吧!

2017/04/04 | 運動視界

「至死方休」的鈴木一朗

對於自我鍛鍊的價值觀,一朗說:「對我來說,窩在沙發一整天只會讓我更累而已,比體能訓練還累。」

2017/04/04 | 運動視界

43歲的鈴木一朗,「至死方休」的人生定義

對於自我鍛鍊的價值觀,一朗說:「對我來說,窩在沙發一整天只會讓我更累而已,比體能訓練還累。」

2016/08/09 | 運動視界

什麼球都能打,什麼安打都不奇怪——鈴木一朗三千安背後的「視神經打法」

從日職歐力士時代到現在二十多年了,在你記憶中的鈴木一朗,是不是充斥著下面這些高難度揮擊安打的畫面?

2016/07/31 | 楊之瑜

被問要是進入名人堂會怎麼想?鈴木一朗:我那時候應該已經掛了

即使屢屢被提及會成為第一位邁入美國國家棒球名人堂的亞洲職棒打者,鈴木一朗還是用平常心面對,他覺得還是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邊人與事上,而且要有相信自己與判斷的勇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