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翼殺手

《銀翼殺手》(英語:Blade Runner,香港譯《2020》)是一部1982年上映的美國新黑色反烏托邦科幻電影,為雷利·史考特執導,哈里遜·福特、魯格·豪爾、西恩·楊和愛德華·詹姆士·奧莫斯等人主演。 --來自 維基百科


最新文章

TNL+ 2022/06/01 | Ricardo

緬懷《銀翼殺手》作曲家范吉利斯(Vangelis):一代電影配樂巨擘,仿生人會夢見電子音樂嗎?

范吉利斯被許多後代電子音樂創作者讚譽為「電子聲響的先驅」。而他所做的三十多部配樂作品,早已是被認為開創了一種新的音樂視景,從太空到地球這片大地與動物。

2022/05/01 | 漫遊藝術史

當仿生人夢見自己變成人(上):從《銀翼殺手》美學觀點,挖掘科幻片的人造人定位

不管背景設定在地球或外太空,早期科幻電影常出現類似情節,背後透露,面對人工生物的茁壯,人和機器主僕勢力的消長、關係顛轉,人類深陷疑懼焦慮。評論家以「科學怪人情結」(Frankenstein Complex)[1]解釋這種雙重恐懼:人類既深恐自己僭越了神的造物者地位,必將受懲,又害怕終將被自己的創造物毀滅。

2021/09/28 | 方格子vocus

【影評】《銀翼殺手2049》與海德格哲學:丹尼維勒納夫如何透過科幻電影探討「存有」與「存在」?

為何《銀翼殺手2049》的人造人,擁有成熟完整的心智、意識、理性、情緒、愛恨、與各種人性,卻仍然與人有根本上的差異?關鍵在於,人造人的出生,無論是被製造的、或是如華勒斯所願孕育出的,都有其外在目的——成為人力、成為資源。

2020/10/24 | Readmoo閱讀最前線

朱家安:科幻故事與懷疑論的哲學基礎,在心靈/外在世界的邊界

我們掌握感官資料,但不掌握感官資料的因果來源,我們無法突破心靈的邊界,去確認外在世界的存在和細節,這就是為何哲學上的懷疑論如此難以回應。

2020/09/17 | 精選書摘

《深度說服力》:五種技巧幫助你掌握基本能力,說出具說服力的好故事

人為什麼會喜歡聽已知的故事甚過沒聽過的?理由很複雜。三位專家提供的理由之一是,「不同於新故事,熟悉的故事能活化聽者關於過往經驗的記憶,因此比較可能激發豐富的情緒。」

2020/01/17 | 方格子vocus

用人性與科幻電影解讀「路易莎 vs. 星巴克」的咖啡之爭

星巴克毫無個性的裝潢,就像是千篇一律的無聊科幻電影,缺乏了想讓人探索的動機,路易莎咖啡在連鎖體系下,准許了靈魂用自己方式呼吸的空間,就像在未來的科幻故事裡,人性的溫度不見得要完全被犧牲。

2019/02/21 | 精選轉載

「我還是看原著就好」:那些讓書迷又愛又恨的小說改編電影

成功的改編能用影音闡釋原著,甚至大膽的昇華其精神。失敗的改編僅生硬捧讀文稿,又或魯莽的扭曲成魔改。箇中差異微妙難言,使小說改編的電影總讓影迷又愛又恨。

2019/02/21 | 思考的蘆葦

「我還是看原著就好」:那些讓書迷又愛又恨的小說改編電影

成功的改編能用影音闡釋原著,甚至大膽的昇華其精神。失敗的改編僅生硬捧讀文稿,又或魯莽的扭曲成魔改。箇中差異微妙難言,使小說改編的電影總讓影迷又愛又恨。

2018/08/25 | 讀者投書

《Blade Runner》的前生今世:紀念小說出版50週年

「銀翼殺手」三部作品組合在一起就構成了一部偉大的經典。小說提出了許多極具前瞻性的提問、《2020》創造了黑色科幻世界、而《銀翼殺手2049》各方面都十分優秀的電影。今年是《機器人會不會夢見機器羊》出版的第50年,其影響力依然歷久不衰。

2018/08/25 | 思考的蘆葦

《銀翼殺手》的前生今世:紀念小說出版50週年

「銀翼殺手」三部作品組合在一起就構成了一部偉大的經典。小說提出了許多極具前瞻性的提問、《銀翼殺手》創造了黑色科幻世界、而《銀翼殺手2049》各方面都十分優秀的電影。今年是《機器人會不會夢見機器羊》出版的第50年,其影響力依然歷久不衰。

2018/04/20 | 精選書摘

宮崎駿、庵野秀明、押井守:三位日本動畫大師的獨特電影論

製作電影時的第一步通常是畫意象圖,讓所有參與製作的工作人員可以一同想像這部電影的世界會是什麼模樣,接著再搭配劇本,依照想像去製作,然而這並不適用於宮崎駿。宮崎駿本來就沒有寫劇本的習慣,直接就畫起了分鏡圖,問題在於這是什麼個不一樣法?一般來說製作影像都是要依照劇本來做,然而宮崎駿卻是為了影像而變更故事。

2018/01/24 | 葉郎

【電影冷知識】勒瑰恩 vs. 菲利普狄克,兩位大師的奇幻神交

終其一生,勒瑰恩和菲利普狄克從來沒有真正見到面,而是以一種微妙的方式互相影響對方的作品——筆仗。

2017/12/05 | 林澤民

記憶與認同:《銀翼殺手2049》中的存在情境

本文先說明什麼是「黑色電影」,再詮釋電影所探討的「存在情境」,希望能夠從風格與主題兩方面來幫助讀者了解《銀翼殺手2049》的震撼力量。

2017/12/03 | 土逗公社

《銀翼殺手2049》:作為人類,你是什麼?

面對浩瀚的宇宙,人類應該保持更多的謙遜。就像尼采(Friedrich Nietzsche)和馬克思(Karl Marx)分別呼喚的一樣,超人終將到來,歷史終將開始,而我們這些失去了奮進精神的末人們,就隨之風吹雨打去吧。

2017/12/02 | 土逗公社

《銀翼殺手2049》:男人會夢見母猴子嗎?

面對浩瀚的宇宙,人類應該保持更多的謙遜。就像尼采(Friedrich Nietzsche)和馬克思(Karl Marx)分別呼喚的一樣,超人終將到來,歷史終將開始,而我們這些失去了奮進精神的末人們,就隨之風吹雨打去吧。

2017/11/19 | Readmoo閱讀最前線

三個《銀翼殺手》(下):有時候,人類也不免像複製人那樣活著

在下篇裡,讓我們來看看雷利・史考特《銀翼殺手》和丹尼・維勒納夫執導的續集《銀翼殺手2049》裡,那些延續與延伸的電影主題,那些關於存在、選擇、記憶與真實和自我實踐的故事。

2017/11/19 | Readmoo閱讀最前線

三個《銀翼殺手》(上):電影裡那些消失的動物和「摩瑟教」

小說標題裡的電子羊,還有花了許多篇幅描寫的「共感箱」(empathy box)體驗,都是電影並未著墨的橋段。在進入前後兩集電影的討論之前,讓我們從故事的起點——菲利普.狄克的原作開始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