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7/31 | 鍾喬
【鍾喬專欄】荒涼的豐收:「台西村影像館」的現實與想像
台西村影像館作為載體,呈現這個在空汙下罹難的村庄,因著土地、河流與人的犧牲,以及不斷面對犧牲之下的抵抗,生產出以人作為核心,重新審視發展與現代化的迷思。
2018/03/23 | 鍾喬
【鍾喬專欄】左翼視角:身體暨現場的決定性瞬間
拍攝鹿港反杜邦、李長榮化工廠事件圍堵、後勁反五輕運動、大潭村鎘米汙染等等、原住民青年湯英伸以及被囚禁的買主生,幾幾乎充滿了影像記憶帶給我們的強烈撞擊。
2016/11/25 | TNL特稿
在文學、思想與行動中:悼 陳映真老師  
陳映真就是陳映真,反對他,當然可以,但請切切記得,莫以己身未加確知的妄語,對人進行汙衊,這是不科學的,更是不道德的。
2016/07/13 | 讀者投書
反水庫到返里山:「美濃黃蝶祭」二十年農村文化行動的轉型
1995年首辦的「美濃黃蝶祭」,是此時期為了反水庫運動所創發的文化行動。到了2000年,黃蝶祭朝向更廣泛的對生態保育、客家文化的關懷,如今正向下一個20年轉型。
2016/04/26 | 陳峻毅
幌馬車變調曲:對鍾喬先生的左翼回應
任何看似中性的手法或材料,都可能反過來成為一種置入,當它愈是表明自身的史實性與報導性(所謂報告劇),它就愈可能經由對事實的選擇和縮放(甚至改寫),來隱含作者欲傳輸的主觀政治意圖。